3 亿人开视频会议踩过的坑,它都给你逐个填上了

AppSo

07-22 18:00

不知不觉,我们恢复回公司办公也已经快两个月了。

远程协作和视频会议,也恢复疫情前的状态 —— 通常在和异地同事开周会时才出现 —— 这是我们的工作常态。

我不禁思考,那对于疫情前没有视频会议习惯的团队来说,恢复回公司上班后,视频会议也会随之消失吗?

很可能不会。

视频会议技术早已存在,为什么大家不喜欢用?

视频会议还真不是新鲜事。

从国内来看,其实视频会议在 2003 年的「非典」期间就迎来了一次「小爆发」。只是因为当时的产品对硬件和软件都有苛刻的要求,基本上只有政企才能折腾来。

▲ 早期的视频会议产品需额外购买相应硬件才可使用,图自 Bilinga

2010 年后,随着云计算发展的推进,视频会议产品逐渐摆脱硬件的束缚,走进了更多企业。到了 2017 年,全球已经有 24% 的公司选择远程办公方式,而在美国,超过 3000 万人都远程办公。而在 2018 年的中国,远程办公的人数大约只有 490 万人。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徐思彦曾指出,如果从这几年来看,虽然美国企业级软件服务更成熟,但中美两国在远程协作的技术水平上其实是差不多的。

然而,由于中国消费者更习惯使用微信、电话等沟通方式,在心智上会抗拒像视频会议这类「专业」远程协作工具。

▲ 谁还没有永远带「红点」微信工作群

由于人们不想去用,这领域的产品缺乏需求,没有发展动力,服务不稳定,因此当偶尔一次必须使用的时候,产品的体验很可能就会不好,最后导致企业以后就愈加不想去尝试,更别说为此服务付费了。

3 亿人的「一小步」,打破了存在已久的刻板印象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在今年春节期间,我国开启远程办公的企业达到 1800 万家,进行远程办公的人员更是超过 3 亿人。

这次集体远程办公实验,彻底改变了我们对视频会议的认知和消费心智。

▲ 远程办公少不了视频会议,图自猎云网

就算没有去到「人人都爱视频会议」,但至少也做到「大部分人都觉得这也不是不能用」。

当然,这个体验升级也是来自云计算技术的普及和视频软件设计的功劳。

譬如,从前想开个视频会议,那就得先买好装好摄像头、音响、显示器和视频会议终端等硬件,然后大家还只限于在那个装好一切设备的房间里开会。

现在,这成了一件下个 app 就能解决的事。

▲ 图自 Giphy

全面免费的「有道云会议」为例,想发起个视频会议,只需要下载应用或软件,不用注册,直接用「手机号+短信验证码」登陆后即可发起。

如果别人邀请你参与?那就更简单,输入对方发来的 6 位数会议室号,手机号都可以不输入,直接就能「走」进会议室。

▲「有道云会议」不注册也能快速加入会议

这次长时间的远程办公实验,还让我们克服了在使用视频会议时,将私人家庭空间「公开化」的不适感。

以我自己为例,最开始当公司说每天都要用视频会议来快速同步大家的工作进度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然而大概过了一周后,我的抗拒早已进化成了娴熟,给我三分钟,我就能换上开会专用「造型」,熟练地把电脑搬到家里比较整齐的一个角落,淡定地等待主编呼唤大家一起开会。

不过啊,视频会议那一度使用频率之高,「翻车」总是难免。

见惯风(duan)雨(zi)的「有道云会议」就特别贴心地设置了不少「防翻车」小细节。

譬如,它默认所有人进入会议室时的状态都是「默认关闭摄像头」+「默认关闭麦克风」。

这样你就不用担心自己在匆忙加入会议后,不小心在调整电脑摆放时被同事看到睡裤了。

万一尴尬真是来了,有道云会议还会帮大家快速止损,设置了一系列主持人管理功能。

噢,我们听过太多学生在上网课时,没意识到自己开麦,突然开起个人演唱会的故事。

而在工作场景下,我们也会遇到在开会过程中,同事突然接到电话,一下子忘了先关麦就和对方聊起来的情况。

这时候,发起会议的人可以一键静音这位同事的麦克风,让「会议室」重回清静。

▲ 会议发起人可一键静音成员麦克风

更让人尴尬的,恐怕就得数那些以为自己离开了会议,但其实又还开着摄像头,「自由自在」做自己的朋友了。

上一秒,小吴快乐地和大家挥手告别👆。

也许,是不用开会带来的快乐冲昏了头脑,小吴居然忘了退出会议室……还好,主持人还是能及时「踢」他出会议,避免小吴的「偶像人设」彻底毁掉。

通过这些小功能,有道云会议又为我们带来了多一点安心和控制。

这次长期的集体远程办公实验,除了给每个人都带来了不一样的会议回(shi)忆(gu),它还让更多人增进了对视频会议的理解,也为这个工具带来了更多可能性。

疫情后,视频会议产品可能还会影响我们工作以外的沟通方式

回顾历史,不少科技产品在普及使用后,应用都出现了「异化」的情况,使用的场景也超出了原本设计者所设想。

在线文档,最开始主要服务需要远程协作办公的人。当 Google 决心要打入教育市场后,它让平价的 Chromebook 以及配套的在线协作文档工具 Google Docs 成为了美国大部分中小学生的「学习用品」。

▲ 图自 GovTehc

但 Google 一定没想到,被家长和老师禁止上学用社交媒体的中学生,现在居然将 Google Docs 当「聊天室」来用。通过实时用不同的颜色的字体在文档上打字,孩子们成功地在大人眼皮底下「光明正大」地开小差。

视频会议工具现在也开始展现出这种「异化」趋势。

当美国启动居家隔离后,不少在家里闷得慌的人想到了一个社交法子 —— 通过 Zoom 来和朋友们「相见」聊天。虽然隔着屏幕,但也能快乐地(各自)举杯,排解苦闷和焦躁。

这个情况下,视频会议软件不再和「办公」挂钩,它是人们保持情感连接的媒介。

最近,荷兰动态设计师 Erwin Van Den IJssel 则从视频会议这一形式出发,打造了一部独特的定格动画短片

▲ 用视频会议软件演绎的定格动画

他邀请了 22 位设计师参与其中,让「视频会议」和「定格动画」这一旧一新的媒介碰撞出独特的艺术效果。

这样一来,视频会议则成为了一种可启发创新艺术内容的媒介工具。

想创造更多可能性,降低门槛让更多人用上是关键

视频会议这个工具,的确充满了可能性。

然而,问题是在于不少在疫情期间免费开放的视频会议软件,现在都已经回归到收费模式了(当然,这也合理)。

不过,这也一下子提高了使用视频会议工具的门槛。

而要激发对工具可能性的不同想象,广泛到可以「破圈」的普及性非常重要 —— 只有它足够轻便低门槛,才有原本目标受众以外的人去使用,能从不一样的角度去看待这个工具,进而激发创想。

也有公司抓住了成本和功能间的「sweet spot」。

有道云会议放弃了「大而全」产品路线,在提供核心功能点的基础上,保持了向用户免费开放的优势。

就和大家熟悉的有道云笔记以及网易有道云词典一样,有道云会议保持了品牌一贯的 「轻」「快」「简」体验。

「轻」,在于只保留了能满足大部分人需求的核心功能。

「一键投屏」可谓是视频会议一大「生产力」来源。

原本得这样👇 解释的应用操作说明:

有了投屏,就能一边语音解说,一边直观地展示操作流程:

「主持人权限管理」,就像上面说的,让主持人能够更好地掌握会议节奏,减少「翻车」对会议的影响。

最重要的是,有道云会议在免费状态下,还能做到不限参与会议的人数,甚至还支持过 700+人数的会议,也不限单次会议时长,使用时不用掐着时间,数着人头忧虑

「快」,则在于使用轻便。

想邀请其他人加入会议,你只需要将六位数的会议室号码拷贝给对方,对方甚至都不用登陆就能直接加入会议。

「简」,则在于使用简单和明了。

有道云会议软件使用界面简明直观,「开启麦克风」、「开启视频」、「共享屏幕」、「聊天」、「结束会议」按钮不仅采用了我们熟悉图标设计,并且在每个 icon 下还注明了对应功能名称,即便第一次使用也能快速上手。

设计上的「断舍离」让有道云会议成为视频会议软件中的「小清新」,让用户不用受限于付费订阅的束缚,随时启用视频会议。

同样的,它既能解突发情况的燃眉之急,也能助燃迸发的灵感之火,创造无限可能。

题图来自 Unsplash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