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好评如潮」的国产恐怖游戏,是怎么让猛男落泪的?

AppSo

04-08 10:32

近年来,恐怖游戏市场里出现了许多「中国风」恐怖游戏的影子,里面的优秀作品如《港诡实录》《纸人》《纸嫁衣》《探灵》等深受玩家的喜爱,为恐怖元素的本土化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烟火》是今年 2 月 4 日发布、由拾英工作室制作的一款 PC 端中国本土题材恐怖解谜游戏。游戏采用横版 2D 模式,时长约为 3 小时,目前 steam 上的售价为 36 元。

上线 5 天就卖出了 10 万份,获得多位著名游戏 up 主大力推荐,好评率高达 98%……这款获得 steam 平台「好评如潮」用户评测成就的《烟火》到底好在哪里?又为何能「引无数猛男落泪」?下面一起来看看。

*以下内容会包含部分游戏的剧透

代入感十足的本土恐怖元素

从游戏里的布景、人物对话推测,游戏故事应该发生在上世纪 90 年代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玩家扮演的主角林理洵是当地的一名年轻刑警,自幼丧父,由于八字属纯阴,自小就有与冥界沟通的能力。

一天夜里,镇上小卖部老板王金财的葬礼上突发火灾,身为警察的林理洵介入处理,一桩本已了结的田家灭门惨案的疑点随之浮出。凭借着通灵的能力,主角在事发凶宅看到了很多潜藏的「真相」,我们的故事也由此展开。

在《烟火》里,本土元素俯拾皆是。镇上贴着小广告的电线杆、被涂画的宣传栏,室内的不锈钢热水壶、有线座机电话、脚踏缝纫机等器物让 80、90 后的玩家有种梦回童年的感觉。

▲ 砖墙书写着标语的小镇

▲ 年代感十足的座机电话

▲ 摆放着木制桌椅的教室

二三十年前,中国内地盛行一种叫「花瓶姑娘」的猎奇表演。据说可怜的「花瓶姑娘」从小寄居于花瓶之中,身体软化、只有头会长大,有问必答,若离开瓶子则会因不适应环境而死。

在《烟火》中,我们将再次看到这一童年阴影,只要将宝贵之物献上,她就会为玩家解答问题。

中式恐怖和西式恐怖最大的区别在于后者注重视觉冲击,而前者则强调气氛渲染和细思极恐,西式的恐怖是惊悚,而中式的恐怖是诡异。《烟火》中禁忌的仪式、民风民俗、因果报应等元素让玩家快速进入熟悉的东方神秘主义语境中。

和一众港产恐怖片一样,各种的仪式在本游戏中占据十分重要的地位。点蜡烛、折元宝、烧纸钱等操作既是游戏解谜的一部分,也成功渲染了游戏的气氛。

游戏中有一段主角穿越到地府看到田家儿子死后代父受刑的剧情。由于其父田向荣倒卖墓中文物,儿子田宇死后要在地狱代其父受一亿六千三百八十四年的「磔刑」才能投胎转世,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因果报应、父债子偿观念在此处得到了体现。

立体的人物塑造

《烟火》这款游戏的难度系数不高,按照提示操作基本可以解决 90% 的谜题,精彩的故事情节和人物塑造才是其成功的关键。

不同于很多恐怖游戏只看重巧妙谜题和惊吓画面的打造,而忽视人物和情节的构建,《烟火》中出现的每一位主要角色都有自己背负的过去和理想。

主角林理洵的父亲在他小时候因公殉职,背负着烈士后代的光环长大的主角虽然从小受周围人的关注和期望,也取得了不少成就,但却怎么也摆脱不了父亲的影子。

无论做什么,大家都会将之与父亲进行比较,无论获得多少的荣誉,内心的空虚都无法被填满,久而久之他甚至心生魔障。

搞清楚对自己想要什么,想要成为怎样的人,是林理洵这个角色面对的最主要的挑战。

女主角陈青穗是一名从外地来小镇支教的语文老师,善良、美丽、关爱学生的她还拥有活泼爽朗的性格,在调查过程中给予了林理洵很多的支持,可以说每次她一出现,玩家的心就安稳了。

青穗与学生田芳芳的互动为这个丧父、家庭不和谐的悲惨少女带来黑暗中的一点光。

因为陈老师,芳芳重新有了对学习的热情,从被老师留堂、罚抄的问题孩子成长为能在作文比赛获奖的好学生,二人之间的师生情完美阐释了「教育点燃希望」这个命题。

陈青穗其实还有报社记者这一隐藏身份。当初来清潭镇本是为了调查某个重大案件的她在与镇上的学生接触后,想法发生了改变。让芳芳这些孩子学习文化知识,走出去见识更广阔的世界成了青穗新的理想。

田家媳妇赵小娟和小镇诊所医生叶敬山有着同样苦痛的过去:他们都是被拐卖才来到清潭镇的。

清潭镇闭塞落后的环境以及公婆的冷漠让赵小娟整天郁郁寡欢。在丈夫死后,她一直希望带女儿芳芳离开这个压抑的地方,去外面更好的学校念书,这样的想法自然遭到了公婆的反对。

赵小娟在日记本中写下的那既优美又不详的诗句表达了一个被拐卖的、身不由己的女人对自由的向往。

如果说赵小娟的不幸是客观的环境和女性的弱势造成的,那叶敬山被困于清潭镇则是他自己的心魔作祟。笼子里呆太久了,鸟就会忘记怎样飞翔,在一个地方困太久了,人也会变得胆怯,无力再面对牢笼外面的新世界。

得益于如此细腻、精彩的人物塑造,和对多个深刻主题的探讨,恐怖游戏《烟火》具有了文学的高度,玩家在惊吓之后更多的是对余韵悠长的故事的回味。

优秀的节奏把控

很多恐怖游戏都追求高潮迭起、高能不断,恨不得让玩家的神经从头绷紧到游戏结束。然而持续恐怖最后可能让人麻木,反过来张弛有道的叙事,在恐怖中穿插温馨、感人的情节,却能让这两种情绪因得到彼此的反衬而增强,《烟火》的制作者似乎深谙这个道理。

游戏中有一段前往田家媳妇赵小娟工作的影楼找线索的剧情。在调查自助摄影机时,玩家会得到一张男女主角合影的照片,虽然样式土气,但足以让先前情绪紧张的玩家会心一笑。

随后玩家将扮演赵小娟设计未来的婚房。将影楼布景中的图案撕下来贴在原来空荡荡的相框里,就能使之变成理想的居所,这个廉价版的「幸福一家」寄托着着平凡人对美好生活的朴素憧憬。

虽说是一款恐怖游戏,但《烟火》的泪点并不少,其中最容易让玩家突破眼泪防线的要数陈青穗和田芳芳两人的剧情。

在进入该段剧情时,玩家刚经历了阴森恐怖的田宅冒险,了解了压抑的家庭环境给芳芳幼小心灵蒙上的阴霾,突然出现的水墨画场景和动听的背景音乐让人耳目一新。

游戏以非常形象和富有想象力的方式呈现了小女孩芳芳的内心世界。

陈老师的话语就像一个个音符一样敲入了芳芳的心中,笔记本上的文字从此不再枯燥,它们化作一颗颗星星点亮了这个孩子心中的黑夜。

在陈老师的鼓励下,芳芳这只困在池塘里(小镇的名字叫清潭镇,似与水墨画中的池塘相对应)的小蝌蚪终要变成飞鸟,到更广阔的天空下翱翔。

孩子童真的话语和温馨感人的画面让玩家原来紧张的情绪突然之间得到舒缓,犹如在漫长的苦涩中突然给你点甜,这谁能招架?眼泪自然要夺眶而出了。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在亚洲天使童声合唱团演唱的《送别》中,游戏来到尾声。B 站著名恐怖游戏 UP 主 C 君在结束游戏实况录制时说:「能录制这样一款游戏是我的荣幸。」

不仅能把人吓哭,还能让人因感动而流泪,在恐怖与情感叙事如何兼容这方面,《烟火》给予了国产恐怖游戏一个很好的范例。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