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后陪伴我们的,可能会是超可爱的索尼机器狗

AppSo

05-07 11:02

笛声响起,太鼓敲动,参拜者安静地踏入神殿,坐上摆放好的胡床(布面凳子)。神职人员挥动祭祀道具、宣读祝词,台下的参拜者们搂着孩子,低头祈愿。

这看起来是一次普通的「七五三节参拜」。日本人会在孩子三岁、五岁和七岁那年的 11 月 15 日,带上孩子到神社参拜,向神明表达感谢,祈求孩子健康成长。就像诗僧良宽在两百多年前写的:

愿祈福的小松树 / 为三、五、七岁男女孩 / 添注十足幸福。

唯一不同的是:参拜者们带来的,不是真的孩子,而是索尼 Aibo 机器狗。

这款 2018 年 1 月上市的机器狗,到 2021 年正好满 3 岁。于是在当年的 11 月 15 日,东京神田神社举办了「Aibo 机器狗的七五三节」活动,邀请将机器狗视如己出的「父母」们前来修禊祈愿。

▲ 低头祈愿的参拜者. 图片来自:EuroNews

无独有偶,2018 年,日本千叶县夷隅市的光福寺才为初代 Aibo 机器狗举办了一次最大规模的供祭法事,800 只即将被拆解的机器狗身上挂着写有主人名字和家乡的标签,在法事上接受僧人「超度」。

▲ 2015~2018 年间,光福寺进行了 4 次供祭法事,这是 2016 年的法事现场. 图片来自:Nippon.com

这死亡与重生的故事背后,是一段关于机器狗的、横跨 20 年的执念。

创造一只机器狗

1993 年,现任索尼计算机科学实验室总裁兼 CEO 北野宏明(Hiroaki Kitano)教授加入了索尼公司。他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 5 年周期内设计出一款机器人。

考虑到当时的技术水平,他的团队一致认为没法创造出一个能做具体工作的机器人,于是他们决定另辟蹊径,做一个能陪人聊天、让人开心的娱乐用机器人。

团队请来了著名设计师协助设计,后者给出的方案草图里,机器人看起来非常像一只小狗,他们很快就接受了这个设定,决定做一只机器狗出来。

于是 1999 年 5 月 11 日,Aibo 机器狗横空出世。在那个人们对人工智能还非常陌生的年代,Aibo(Artificial Intelligence Robot,人工智能机器人)将「人工智能」的概念带到了大众面前,它可以借助摄像头和麦克风,对人的指令产生反应。

▲ 最前方为初代 Aibo ERS-110 型号 图片来自:Sony-Aibo.com

同时,它的发音也和日语词「相棒」(aibō,意为搭档、伙伴)一样,寓意了它开创性的陪伴功能。借助着先进的理念和科幻的外形,尽管售价高达 25 万日元,首批 3000 只 Aibo 机器狗还是在短短 20 分钟内销售一空。

当时的索尼还没有大胆到将还远不完善的 Aibo 定义为「机器狗」,而只是说这是一款「娱乐型机器人」,以免人们误会它能代替真的狗狗。但事实上,确实有很多买家将它当成了真正的小狗来看待,迅速将它接纳为家庭的一份子,哪怕是出现故障去维修了,狗主人们说的也是「它关节有点不舒服」而不是「它坏掉了」。

尽管 Aibo 在 2006 年停产前合共卖出了 15 万台,市场反响还算不错,无奈进入 21 世纪后集团整体经营状况不佳,索尼公司高层最终还是为了节流叫停了 Aibo 项目,任用户再怎么难过都无济于事。

▲ A·Fun 工作人员正在修理 Aibo。 图片来自:A·Fun

已经被带到人们家中的 Aibo 机器狗还在继续着它们的使命。

幸运的是,Aibo 总体来说是一款很「长寿」的科技产品,但随着时间推移,现存的机器狗还是不可避免地磨损故障。不幸的是,索尼在 2014 年按计划结束了最后的售后维修支持。

即使后续有索尼前员工创办的 A·FUN ~匠工房~ 致力于维修这些超出保修期的索尼电子产品,但零部件不再生产的事实,还是意味着他们必须拆解废弃的 Aibo 获取零件才能修理其他机器狗。

这才有了文首的那次大型「供祭法事」。

Aibo 的重生

随着索尼的经营状况在 2010 年代开始好转,集团决定重回 AI 和机器人领域。当被问到最先应该开始做什么项目时,Aibo 的缔造者北野宏明这样回答:「咱们把 Aibo 带回来吧。」

在 Aibo 项目被砍掉的这段时间,北野宏明目睹了用户的失落与孤独,所以决定当务之急就是让 Aibo 回归。

2018 年 1 月 11 日,第二代 Aibo 机器狗正式发布——刚好赶上了狗年。之所以选择这个日期,是因为 1 月 11 日用日式英语发音就是「wan-wan-wan」,跟狗的叫声很相似。

这一回,索尼没有再用「娱乐型机器人」的遁词,而是自信地声明它就是机器小狗。

初代 Aibo 那 Daft Punk 风格的「电子头盔」也被替换成了更接近于金毛犬的垂耳朵和大眼睛。由 LED 屏幕构成的眼睛,现在可以表达更多的情感。

4000 多个零部件和 22 个可动关节,也让 Aibo 得以更真实地模仿小狗的行为动作。

新一代 Aibo 的发布纪念活动上,46 岁的大阪上班族中村康之说

我一直在等待着 Aibo 的回归,我今天是乘坐子弹头列车来(东京)的,我要把我的 Aibo 命名为光(Hikari)。

时隔 12 年后重生的 Aibo,绝不只是变得更可爱了,借助着这段时间里算力和 AI 技术的突飞猛进,Aibo 变得比前代聪明了很多。

新版的 Aibo 可以听懂躺下、握手、击掌、唱歌、跳舞、打滚甚至装死等各式指令,覆盖全身的传感器让它能准确地感知到主人的抚摸,而且借助着 AI 技术,它会在互动过程中慢慢熟悉自己的新家,并形成自己的个性,成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宠物。

比如,它会利用摄像头绘制家中地图,学会自己找到充电器,以及发现主人不在身边时主动去找主人玩耍。此外,它会靠着面部识别功能慢慢熟悉主人的家庭成员,并通过数据收集来了解主人的情绪喜好,从而调整行为让自己更讨家里人欢心。

用户现在不用害怕新一代的机器狗会像初代 Aibo 那样,会因为零部件的老化故障而「死去」。它会全程联网,将主人喜好和个性养成等数据保存至云端,日后也可以继承到其他机器狗身上,这样一来,你所爱的宠物就能实现「永生」。

当然,根据等价交换定律,永生的一个小小代价是 217000 日元的本体售价、 3 年 99000 日元的云服务订阅费和 59400 日元的保修服务费(总计约 19000 人民币)。

真算下来,恐怕要比饲养真的小狗贵不少。

然而,机器狗确实有一些真实的动物无法比拟的优势。

赵海虹的短篇科幻小说《宝贝宝贝我爱你》里,主角设计的「全息婴儿」可以带给人抚育孩子的乐趣,但又回避了真实养育孩子中的种种麻烦之处。

Aibo 机器狗正是这样的造物:它们可能会找主人撒娇,也可能在半夜吠叫,但只要主人命令它们安静,机器狗就会马上乖乖听话。狗主人也不必担心喂食、遛狗、生病和收集排泄物等问题,这意味着即使是住在不隔音的小公寓里、没有太多时间的上班族,也能靠 Aibo 完美满足自己养宠物的愿望。

当然,嫌不够真实的话,索尼也提供了食物碗和水碗 AR 配件,让人通过喂仿生狗吃电子食物来赢得徽章。

▲ 售价 2178 日元(约合 110 元人民币)的虚拟喂食套件. 图片来自:Scree Rent

机器狗还没有动物的应激反应,狗主人可以大大方方地带着 Aibo 去咖啡馆和其他机器狗社交。

它们会像真的小狗一样闹腾、相互绕圈、听错命令,带来一种调皮的欢乐;但与此同时,它们又可以相互学习技能,或者作为一个团队跳舞表演,这是真实的宠物社交里见不到的景象。

▲ 被带到社交活动上的 Aibo 们。 图片来自:Taro Karibe for Buzzfeed News

你可能会好奇:为什么非得是机器狗,而不是机器猫?

身为资深「猫奴」的北野宏明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时给出了回答:狗很喜欢和人互动,而高冷的猫经常爱理不理。要真做成机器猫的话,估计索尼的售后热线会被打爆,用户想必会纷纷投诉「这只猫不理我!」而客服人员只能无奈回答「猫就是这样的啊……」

再说了,深受藤子·F·不二雄熏陶的我们,可能会更希望机器猫有一个百宝袋,而不只是乖乖任人撸的小猫咪。

孤独时代的解药

北野宏明这么说,不代表就没人尝试过做机器猫。

2015 年,玩具巨头孩之宝就推出了名为 Joy for All 的智能毛绒猫玩具用于陪伴老人。它被抚摸时会发出呼噜呼噜的叫声,如果有人挡在光线传感器前,它还会睁开眼撒娇。

类似的还有和 Aibo 同期发明出来的智能毛绒海豹 Paro,一项临床研究表明,跟 Paro 的互动可以改善抑郁症、焦虑症和疼痛症状,目前 Paro 也被广泛用于缓解 ICU 中儿童的压力、治疗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退伍军人和痴呆症患者。

▲孩之宝的 Joy for All 毛绒玩偶. 图片来自:Cole Saladino for Thrillist

不过,这些毛绒玩具的智能程度相对有限,充其量只能带来有限的抚慰,而不能像真正的宠物一样持续培养。

在这方面,人工智能技术显然还有很多的潜力可以挖掘。在谈到开发 Aibo 的目的时,索尼就表示过,他们想要让用户与 AI 之间不再是冰冷的「用户与工具」,而是去探索人与 AI 的情感交互,让后者能成长为陪伴用户的朋友。

同样的理念可以在 Groove X 公司开发的 Lovot(Love+Robot)上发现。

它长得像一只小企鹅,被设定为拥有 37℃ 的体温,会在人讲话时抬起头目光注视对方,还内置了情感程序来培养对人的好恶:如果有人经常无视甚至辱骂 Lovot,那机器人就会选择回避他;反过来,如果对它充满爱意,就能收获来自机器人的热情。

▲ 可爱的 Lovot 机器人。 图片来自:Lovot 官网

不论是毛绒玩具还是更完善的人工智能机器人,在这个正在因为新冠疫情和老年化、城市化发展而变得愈加疏离的世界上,它们所带来的陪伴价值越来越不容小觑。

根据日本矢野经济研究所的估算,Aibo 等「通信机器人」的国内市场规模从 2014 年的约 8.5 亿日元迅速膨胀到了 2020 年的 87 亿日元。面对繁忙现代生活与家庭结构变迁所带来的普遍孤独,不断迭代的人工智能机器人显然正在用一种温暖而柔软的方式,为复杂的社会问题带来了新的解决方案。

比如说,2019 年索尼为 Aibo 更新了一项名为「Aibo Patrol」的功能,主人可以事先让 Aibo 机器狗记住要找的人的相貌,然后它就会每天定时放着《小狗巡逻队》的旋律满屋巡逻找到那个人,为他展示一些可爱的动作;索尼还宣布与家庭安全服务公司 SECOM 合作,未来可能会带来诸如监测家庭成员安危和预防房屋失窃等安全功能。

以后缺少亲人陪伴时,陪在我们身边的,可能会是各式各样的机器人。

▲ 一位老人在亲吻她的机器狗。 图片来自:Taro Karibe for BuzzFeed News

2019 年,数字媒体 BuzzFeed 的记者在东京的咖啡馆和活动中拜访了一些 Aibo 的主人,里面有不少都是头发花白的老年人。他们常常将自己的机器狗打扮得漂漂亮亮,为它戴上遮阳帽、项链和花饰,还为它开设社交媒体账号,记录一家人出去旅游的记忆。接受采访时,一位狗主人这么说:

我从来没把他当成是玩具,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家人。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