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草过时了,现在流行「草皮」

玩物志

07-08 18:00

刚刚过去的 6 月 25 日,艺术品味很好又频出爆款的 LOEWE 罗意威办起了 2023 春夏男装走秀,被评为「自然和科技」的完美结合。

因为模特身上挂着的「屏幕墙」和脸上罩着的「屏幕面具」,在播放鱼儿在海中遨游、鸟儿在空中飞翔、水滴、花卉等自然景象。

▲ LOEWE 罗意威 2023 春夏男装走秀. 图片来自:Vogue

不过,纯自然部分才是这场秀最惹眼的重头戏——运动鞋、运动裤、牛仔裤、卫衣、外套上「长草」了!

▲ LOEWE 罗意威走秀后台照. 图片来自:Vogue

这些草可不是临时用胶棒粘上去的,而是在衣服面料上撒种后,花费 20 天精心照料后种上去的。草长得稀疏的地方,还能看到底下的发芽了的种子。

▲「长草」衣服和鞋子. 图片来自:Instagram @loewe

平日沉迷手机、平板这些大大小小屏幕的我们,错过了太多沿路的自然风光,尤其是坐着火车踏上旅程的时候。

现在,LOEWE 罗意威让你只想看自然,科技的东西都靠边站。就算看科技,也要看有自然风光的。

当坐在火车上或咖啡厅时,发现每个人都在看屏幕,于是我对这个想法很着迷:当屏幕变成人脸时会发生什么?

——Jonathan Anderson(LOEWE 罗意威创意总监)

▲ Jonathan Anderson 发布的「恶搞」视频. 图片来自:Instagram @jonathan.anderson

LOEWE 罗意威的这些很环保的「草皮」,会不会替代很不环保的皮草,成为下一波时尚潮流呢?在宜家餐厅都在「种草」、「吃草」的当下,身上是不是也该「长草」呢?

▲ LOEWE 罗意威走秀后台照. 图片来自:Instagram @ulargui_escalona

▲ LOEWE 罗意威的「草皮」鞋. 图片来自:Puro Diseno

01. LOEWE 罗意威的「草皮」怎么来的?

LOEWE 罗意威的「草皮」事实上是 LOEWE 创意总监 Jonathan Anderson 和 Paula Ulargui Escalona 的联手杰作。

▲ Jonathan Anderson(图左)和 Paula Ulargui Escalona(图右)

在走秀前 20 天,巴黎郊区的一个温室棚里,这些走秀的衣服和鞋子被摊在架子上,经过撒种、浇水后长成了超过 10cm 高度的草丛。

▲ 巴黎郊区内种草中的 LOEWE 罗意威走秀服饰. 图片来自:Instagram @nssmagazine

这过程中经历了 40 摄氏度的高温气候,LOEWE 罗意威依然冒险继续这样的「种草」,最后才有了在全白舞台上的精彩而有意义的走秀。

▲ 在牛仔裤上的种草过程. 图片来自:Instagram @jonathan.anderson

无论是长草的衣服面料,还是衣服上长的名为猫穗草和奇亚植物,都是 Paula 长达 4 个月的研究测试后才被精心挑选出来的。

▲ 给 LOEWE 罗意威鞋子浇水的 Paula Ulargui Escalona. 图片来自:Instagram @nssmagazine

能与才华横溢的 Jonathan Anderson 合作的 Paula,到底是什么来头呢?

1998 年在西班牙潘普洛纳市出生的 Paula,今年才 24 岁,是刚毕业不久的时装设计师。不过,出生艺术世家的她,自小就开始在艺术工作室绘画、实验和创作,早在中学时期就修习了园艺课程,掌握了在森林中生存的本领。

▲ Paula 创作的植物装置作品《Habit Comensalista》. 图片来自:Instagram @ulargui_escalona

直到在马德里的 IED 大学学了服装设计专业后,她已经不满足于在土壤中种植了——她要把植物种到衣服上。

▲ 长蘑菇的衣服. 图片来自:Paula Ulargui Escalona 个人网站

她的毕业设计也是一系列「长草」服装,在花费 6 个月与植物的朝夕相处后,命名为暹罗皮肤·两性一体(Siamese Skins·Two Natures One Body)的系列诞生了。服装上常见的刺绣、印花、绗线都不见了,米白色柔软的织物上长出了红色、绿色的「草」。

▲ Paula 的毕业设计作品. 图片来自:Paula Ulargui Escalona 个人网站

同时,Paula 还将这些「草」种到了口罩上,美名为「呼吸有光的那一面」。

▲ 图片来自:Instagram @ulargui_escalona

Paula 希望将照料植物的乐趣,转移到我们照料自己的衣服上。衣服也故意设计成可简单拆卸的样式,方便后期照料。

这个系列的衣服制作完成后,通过悉心照料可以穿上几周时间。其中一件衣服的植物,甚至存活了两个月。

▲ Paula 作品《Neon Nature》. 图片来自:Instagram @ulargui_escalona

不过,Paula 对这些「长草」衣服的寿命并不满意。沉醉在看着她们出生、成长和死亡的她,许下愿望——在未来继续研究,以求改进技术,让这些「长草」衣服能更加常青。

我认为对于一个人来说,拥有这样一件你必须照顾的服装,可能是非常治愈的。这是在建立一种联系。我认为这正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消费者需要更有意识,去照顾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并试图与自然重新联系。

——Paula Ulargui Escalona

▲ Paula 与自己创作的「长草」服装合照. 图片来自:Instagram @ulargui_escalona

02. 长草的「时尚」,种到了全世界

将植物穿到身上,在古老仪式中就有了。

意大利巴西利卡塔地区的萨特里亚诺村落中,人们每年都会参加一个可以追溯是中世纪的古老仪式——男人们会用常春藤包裹全身,直到「淹没」到绿色的大自然背景之中。

▲ 图片来自:纪录短片《树》(Alberi)

这是因为在神话中,有一位名为罗米托(Romito)的树状人,因为拒绝移民,他在自己的土地里扎根生长。

直到数年前,由于年轻一代对这些传统的摒弃,这个仪式悄无声色地终止了。不过好在意大利艺术家兼导演米开朗基罗·弗兰马汀诺(Michelangelo Frammartino)将它拍成了将近半小时的纪录短片《树》(Alberi)。

▲ 图片来自:纪录短片《树》(Alberi)

《树》描述了人类对世界和自然的归属感。

——导演米开朗基罗·弗兰马汀诺(Michelangelo Frammartino)

正是这份与生俱来的对大自然的归属感,亲生物理念在服装配饰设计的运用,吸引来了全球各地的设计师与艺术家,也成就了很多有趣而且很有意义的作品。

将「长草」衣服做成艺术品,还带着这些艺术品将展览办到了全世界的 Bea Fremderman 是一位出生东欧摩尔多瓦,生活在美国芝加哥的艺术家。

▲ 艺术家 Bea Fremderman. 图片来自:Cultured Magazine

Bea Fremderman 办过的个展和群展数量多到可以列出一张长长的列表,而这个连名字都没有的「长草」系列却是她最重要的代表作,出席了她大部分展览。

▲ 展览《Solastalgia》. 图片来自:dis Magazine

这个「长草」系列用的是找来的现成衣服,上面长的植物与 LOEWE 罗意威这次走秀里面卫衣、运动裤和鞋子上的一样,也是奇亚植物。

▲ 展览《Solastalgia》. 图片来自:Bea Fremderman 官网

然而,Bea Fremderman 却是想象着世界末日,人类灭绝后由大自然接管的情况去创作这些作品,她称之为「来自未来的遗物」。所以,这些绿草长势肆虐,丝毫没有来自人类的护理照料痕迹。

▲ 展览《How to Do Nothing with Nobody All Alone by Yourself》. 图片来自:Art Viewer

这条平摊着的内裤,原本白色的面料被团团绿草包裹甚至淹没,不细看还以为是一条绿色花纹的手帕。

▲ 展览《How to Do Nothing with Nobody All Alone by Yourself》. 图片来自:Art Viewer

这些原本可能穿着很久的衣服,都因植物种植的加入而变成保质期很短的物品,在展厅中随着植物枯萎而来到生命的重点。

但作为展品的它们却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因为艺术家在通过它们向观众问话:「如果生态灾难即将到来,我们会以不同的方式对待地球吗?」

▲ 展览《Machine in the Garden》. 图片来自:Springsteen Gallery

同样用奇亚植物做「长草」衣服的还有美国纺织设计师 Elizabeth Esponnette 做的奇亚背心、乌克兰设计师 Dasha Tsapenko 做的连衣裙。

▲ Elizabeth Esponnette 做的奇亚背心(图左)和乌克兰设计师 Dasha Tsapenko 做的连衣裙(图右)

中欧地区的斯洛伐克艺术家 Dorota Sadovská 将植物的时尚实验推向更远。早在 2013 年,她用草籽、萝卜种子和水芹籽种出了不同的「草皮」,当成正常面料裁剪制成衣服。

▲ Dorota Sadovská 的作品《Vivid Dresses》. 图片来自:Dorota Sadovská 个人网站

来自全球的时装设计系学生在做作品的时候,也会心系自然做出一些「长草」衣服——美国帕森斯设计学院的 Jacob Olmedo、瑞典纺织学院的 Sofie Antonsson 和日本 coconogacco 时装学院的咫岗爱莉等等。

▲ Jacob Olmedo 的毕业走秀. 图片来自:Jacob Olmedo 个人网站

▲ Sofie Antonsson 的服装系列《Plastic Fantastic》. 图片来自:Instagram @sofie_designs_

▲ 17 岁的咫岗爱莉穿上自制的苔藓连衣裙. 图片来自:Tokyo Fashion

来自美国纽约 Olivia Rose 是近几年持续产出草类作品的当红艺术家。

毕业于康奈尔大学景观园林系之后,她开设了现代创意工作室 Original Rose。这个工作室几乎所有作品以及社交平台发文都与植物有点关联,可以说是植物爱好者的天堂。

▲ 艺术家 Olivia Rose.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不过,她做的不是「长草」衣服,而是流行款包包鞋子的绿色复刻版,又或是用石膏将这些时尚爆款翻模做成插草的花瓶。

▲ Olivia Rose 制作的苔藓运动鞋.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 Olivia Rose 以路易威登包包为原型制作的「花瓶」.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绿植在她的手上顿时有了 72 般变化,可以变成 Nike 和 阿迪达斯的巨大版 logo,还可以长成迪奥、爱马仕和普拉达的最经典包包。

▲ Olivia Rose 制作的 Nike 和 阿迪达斯的巨大版 logo.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 Olivia Rose 制作的包包.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她还做了一只大小快赶上汽车的 Nike The 10 Air Force 鞋子,不过是绿色的,表面长满了苔藓。

▲ Olivia Rose 制作的 Nike 鞋子.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三年前,她也做了一款类似的大鞋子,上面用鲜花装饰出 Nike 的 logo。当小女孩坐进去的时候,仿佛这不是一只鞋,而是她的绿色「马车」,将要载着她前往童话世界。

▲ Olivia Rose 制作的 Nike 鞋子. 图片来自:Instagram @originalrose

我们时常在谈论元宇宙,仿佛我们已经踏入了这个虚拟科技世界,与自然界开始脱节。但其实不然,我们依然生活在与自然共生的环境中,可持续设计理念和生活方式仍是我们应该去追求的。与自然重新建立亲密的联系,是我们应该去直面并努力的时代课题。

而且,生活多点「绿」,身边的多一点「长草」,心情也会变得更治愈和愉悦。

▲ 艺术家 Karoline Hjorth 和 Riitta Ikonen 的作品. 图片来自:Colossal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