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糊了,全怪它火了

玩物志

09-07 15:17

当代年轻人都进厂当「纺织工」了?

开个玩笑。

不过近段时间,朋友圈掀起一番纺织热。

无论是当初爱玩剧本杀的,还是酷爱户外运动的朋友,统统都拿起突突枪对着布板,做起了毛茸茸的 Tufting。

你可能早就听过 Tufting,因为今年北上广的 Tufting 新店开爆了,不时就有一家新店开张。

小红书上最新的生活方式趋势——「轻解压」,让 Tufting 作为其趋势下的新宠,又再度被热议起来。

如果你还只是听说过 Tufting,没有试过 Tufting,这次我们带你一文了解它的来龙去脉。

首先,到底什么是 Tufting?

它是一种原本只会出现在工厂里,用来制作地毯的簇绒工艺。

而我们在网上看到的,则是演变出的简易版簇绒。

几坨毛线、一把簇绒枪、一块布板,在老师的指导下,不需要你多有天赋就能快速上手。

确实很简单。

只要你挑选好自己喜欢的图案,接着就用投影起稿进行描绘。

它可以通过丰富多彩的植物创作出想要的图案。

最费劲的只有突突突这个步骤了,十分废手,一幅制作下来可能大半年都不想要再踏进 Tufting 店。

不过它胜在能够满足自己的成就感,即便成品歪歪扭扭,也不妨碍拍张照发上社交平台。

如今只要在 Ins、TikTok 搜索 Tufting ,就会发现上 10 个博主有 8 个都在分享自己的 Tufting 作品,就连明星也在紧跟起潮流。

没尝试过的朋友,是不是很好奇,为什么 Tufting 可以打败成功「剧本杀」,让当代年轻人统一化身为「扎男扎女」?

继续往下看,看完这篇赏心悦目的文章,或许你就会 get 到 Tufting 的魅力了。

仪式感、成就感爆棚

Tufting 起源于 19 世纪的美国,超过了百年历史,只是早就进化成机制工艺,现在纯手工制作的已经少之又少。

如果问 Tufting 是如何掀起热火朝天全民皆「扎」的景象。

那完全归功于艺术家 Tim Eads 。

在此之前,阿根廷艺术家 Alexandra kehayoglou 就为 Dries Van Noten 2015 春夏时装系列创作了一幅长达 50 米的地毯。

耗时一个半月,这幅以莎翁的《仲夏夜之梦》为创作灵感的 Tufting ,实在治愈。

不过当时除了美,并未掀起太大的水花。

直到 2018 年,纤维艺术家 Tim Eads 通过簇绒枪制作地毯、包包感受到了这项手艺所带来的「快感」,所以那段期间,他开始建立了 Tufting 社区,在 Ins 上收获大量点赞。

Tufting 在 Tim Eads 坚持不懈的传播下,越来越多的艺术家纷纷加入了这个行列。

抽象派 Trish Andersen ,将各种错落有致的织物进行结合,传达了以时间为主题的色彩魅力。

还有高阶玩家 Nina K Ekman。

她的 Tufting 作品和别人的不同,Nina K Ekman 更擅长立体制作。

柔软的织物仿佛瞬间支棱了起来,自然界的各种植物,都被她搬进了家里。

同样热爱大自然的视觉艺术家 Claude Como ,则是把 Tufting 当作「墙面挂画」。

强烈的颜色对比却完全不失簇绒的柔软感,不得不说,她的作品具有很强的艺术装饰效果。

Tim Eads 从留言中也发现很多人对簇绒工艺兴趣度极高,为此他在社区上还分享了制作教程,甚至慢慢地售卖起器材。

每个人都是「艺术家」,Tim Eads 认为对于没有接触过 Tufting 的人来说,在短时间里,只要有合适的工具,就能制作出一件艺术作品,实现自己的创作梦。

不过 Tufting 和其它手艺一样,都需要一定的技术门槛。

这也让众多商家看到的商机,选择线下手工坊体验,容错率更高。

整个过程需要耗时几个小时,还有老师时刻指导,手工氛围直接拉满了。

用一把簇绒枪,在布板上钩织出自己心仪的图案,创作自由度极高。

不管是地毯、抱枕还是包包,都能任你操作,即便是小白手残党也可以几分钟就掌握。

Tufting 属于「私人定制品」再加上本身色彩就很丰富出片率极高,更是直接拿捏了当代年轻人的拍照需求。

这项门槛较低的活动,让所有人享受到创作和手工的快乐,同时还获得了成就感,现在预约 Tufting ,都得提前几周了。

不过好玩是好玩,就是很「废手」。

解压,才是它最大的吸引力

或许有很多人都疑惑,Tufting 如此废手,为什么热度还这么高?

其实,它的核心是解压。

首先是在视觉解压,我们所看到的 Tufting 作品,大部分色彩饱和度都很高,眼睛得到了愉悦。

光是看别人分享的图片,也能感到赏心悦目。

其次是材质解压,簇绒的主要组成就是一团团线球,它天生自带「舒适」属性,让人很想触摸。

簇绒枪打出来的成品,更是柔软度爆棚。

除了外在条件给予的解压感,Tufting 还有从心理上释放压力的作用。

如果你去线下体验过便知,虽然突突突占据了 Tufting 80% 的时间。

但实际上,它的关键性心理解压是在于「填色」。

Tufting 几乎是一项无需动脑的活动。

大多数顾客去到店里,只需挑选出喜爱的图案,相当于是有了底稿,根本不用自行创作。

当你专注于填色这件事情,就会在这段时间忘掉外界的嘈杂。

疫情持续反复的时间里,无论是谁都需要释压,而突突突又像是把压力打进了布板里,帮助消除。

在某种意义上,它也代表了你热爱生活的一部分。

手工活向来就能够给人带来仪式感和成就感,同时压力得以释放。

自我展示、社交需求和释放压力统统兼得,在这种多重满足的加持下,也是 Tufting 风靡的主要原因。

年轻人,太需要短暂放下「思考」的时间

打开小红薯,输入「解压」, Tufting 必定是近段时间的热门关键词。

但只要你往下划动就会发现,原来年轻人一直都没有变。

变的,只是各种解压方式。

125w 篇笔记琳瑯满目,他们总是在找寻能够释放、得以放松的活动。

不少人会观看解压视频「小刀刮香皂、修马蹄、洗地毯」,如果以第一视角拍摄的,播放量更是猛增,因为有代入感,好似是自己在操作,压力得到解放。

豆瓣上还有一个小组,叫做解压方式研究会,里面的压力研究员多不胜数。

成员们表示,像当初捏泡泡、解压馆砸东西那些发泄式的方法,已经不足以满足了。

收集现在总总解压方式,便可以看出,剧本杀慢慢淡出的原因,是如今的年轻人在闲暇时间里,更愿意选择一些不用动脑的活动。

大家更喜欢「有意义感」、亲身沉浸式的解压方式,就比如 Tufting ,通过一些细水长流的动作去慢慢舒缓。

有在周末把化妆品一样样按列别归纳整理的,也有跟着视频教程制作出好看的冰块。

线下还流行过制香,称出合适的香粉、搅拌、熔蜡,每一步都得自己一一调配,这个的耗时更长,成就感更高。

当然还有流体熊、奶油胶手机壳……

发条被拧紧的年轻人,在被压力无情挤压后,拥抱起不同的解压爱好。

及时排压,是当下年轻人最需要治愈的消费心理,而在 Tufting 后,还会有无数个「Tufting」继续衍生。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