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容易让人想歪的灯,想让人不再谈性色变

玩物志

08-20 17:10

这是一款很难让人不想歪的灯。

当它被外层织物包裹,灯灭:

当外层织物滑下来,灯亮:

当滑上来、滑下来、滑上来、滑下来,灯就层层叠叠地闪起来了……

这是伦敦设计师 Monsby 推出的最新款产品:San Francisco Boner。

一经推出,它就引起了全网热议,不出所料,讨论的都离不开它赤诚展露的造型。

不过这恰恰是设计者所喜闻乐见的——它可以让人们更大方地讨论性,它的背后也可以赋予更有趣和美好的意义。

「世界上最流行的灯」全系列

如果你隐约觉得这款灯有点熟悉的话,没错,它的第一代,早在 2021 年就亮相了。

当时它一面世,就被誉为「世界上最流行的灯」。

毕竟刚发布 3 天,这款灯就走红社交媒体,浏览量超 2000 万,舆论也一片哗然:批评的、调侃的、赞美的,数不胜数。

这款灯尺寸为 25cm x 15cm,由织物、可生物降解塑料、木材和铝制成。

Monsby 称它的灵感来自中世纪的火炬、旧金山的氛围,以及男生的丁丁。

Monsby 设计这款灯花了一年多,当时有想过给它取名为 phallamp、lampenis 等等,但最终,决定叫它「LOVE IN LIGHT」。

因为在 Monsby 看来,它传达了爱、光和生命之间的联系。

丁丁和生命本就是息息相关的,把它用在灯具上也再适合不过,他说,光就是新生命的象征。

瞬间悟了。

因其给人们带来的快乐和理念,Monsby 称它为「有史以来最乐观、最有意义的一个灯」。

当时这款灯还只能摆桌上,而现在的新品都可以安墙上了。

开头介绍的新品,并不是唯一一款,它还有蓝色和绿色款:

同系列还有水晶镶边款,传递着意大利时尚风格:

以及铆钉镶边款,象征着伦敦的朋克摇滚文化:

价格方面,开头的基础款 1000 美元,水晶镶边款和铆钉镶边款都是 1500 美元,第一代灯 5000 美元,不过第二代出了后,第一代降到了 2500 美元。

不过再降也不便宜就对了,基础款折合人民币都要 6807.6 元。

同时它还发售了 NFT 版本,不过这几款灯还都是限量版,只有 50 件。

这款灯的走红,离不开广大网友的激情转发和幽默调侃。

国外网友热门评论: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款灯👇

当我真正使用这款灯时👇

当你晚上在室外看到我的屋子👇

我实际的灯👇

其实性无论在哪里,依然是一种相对隐晦的事物,但同时大家对于它,又有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咱不用细说,咱已经秒懂。

所以,性总是以幽默的样子出现,幽默把大家认为不能登大雅之堂的性,变成了一种快乐的表达。

从古至今,黄段子总是在市井极受欢迎,虽然通常它以一种低俗的形式出现。

人们去买避孕套,也要装作不经意在收银台拿上一盒——因为当它摆在商场柜架上,很多人根本羞于问店员避孕套在哪,当然有了网购后,人们也几乎没有这个忧虑了。

当性元素在日常生活中开始出现,不止以性玩具的样子,而是像 Monsby 这样也能成为家居产品,已经是一个小小的进步。

尽管小荷才露尖尖角,但如他们所说,「光就是新生命的象征」。

让人快乐的性,可以更日常点

我们不谈论太沉重的话题。

只说说近年来,性如何在大众生活中变得越来越日常的苗头。

过去我们看到「性」的存在,可能都是一些前卫艺术家的行为艺术中,或者摄影师大胆呈现的摄影作品中。

▲ 任航作品

离我们生活比较遥远的,在一些对性观念比较开放的国家,如日本神奈川县的传统祭祀,每年 4 月 2 日都会举办「铁男根祭」,人们会举着不同色彩和大小的阳具上街游行。

事实上,自古以来,全世界很多民族都有一种「阳具崇拜」的现象,他们视阳具为一种吉祥的象征,认为它能带来子孙甚至转运。

1997 年冰岛北海岸捕鲸渔村胡沙维建立了一座「阴茎博物馆」,馆内有 276 条雄性动物的阴茎,包括人类、鲸鱼、北极熊、麋鹿、马、牛,甚至小老鼠,每年夏秋季都有数千名访客参观。

这些我们日常难以接触,把时间线从过去拉回来——

草间弥生近年在全球举办「无限镜屋」特别展览,把大约 20 间「无限镜屋」的作品展示给大众,其中就包括了知名的《无限镜屋:阳具原野》(Infinity Mirror Room–Phalli’s Field)。

这个空间的四周全是玻璃镜,地上布满阳具雕塑。

在镜子折射而生成的无限循环空间中,这里释放着欲望、迷幻、恐惧、不安与诱惑。

虽然这个作品 1965 年就诞生了,还被誉为最早的沉浸式展览作品,但放到现在来看依然很大胆。

而草间弥生可谓是众所周知的艺术家,回顾展更是每到一个城市就掀起一股打卡热潮,这也让更多人随时能够去感受「阳具原野」的魅力。

一种先锋的趋势,如果有大牌带动,流行也能顺理成章许多。

2018 年,Saint Laurent 就直接把阳具作为时尚饰品,发布了项链、耳环,看起来复古、奢华,独特,又引人注目。

此前 Saint Laurent 也推出过银饰阳具项链,不过不及这次的直接赤裸,Tom Ford 同样也出过阳具饰品,他们都让性本身成为一种出挑和闪耀的存在。

近年来包括 GUCCI 等大牌也开始在设计单品中加入性相关的情趣元素,今年 1 月时装品牌 SUNNEI 就推出艺术情趣用品系列。

▲图片来自:Vivienne Westwood

5 款新品采用意大利的 MURANO 玻璃进行手工吹制,做成充满情欲气息的艺术作品,让人们可以摆放在家里。

同样在今年,荷兰设计师 Mark Sturkenboom 发布了一个特别的骨灰盒——它名为「21 克套装」,里面包括一个阳具造型的骨灰盒,里面还有一个小金罐。

有句传言说,人的灵魂重达 21 克,设计师想传达的理念,就是希望人们可以把已故爱人的骨灰放进里面。

阳具的意义,在于能让他们永远记住彼此最亲密的关系。

如果说文化、艺术、潮流、家居、生活用品,这些还没进入你的生活圈子里。

城市大型建筑,就是人人都难以回避的一个存在。

▲图片来自:dezeen,Wolfgang & Hite

几年前,人民日报办公大楼修建时曾被人议论说外观像一根阳具。

建筑大师扎哈·哈迪德为 2022 卡塔尔世界杯建设的体育馆 Al Wakrah Stadium,也被人认为很像阴道。

丹麦知名建筑事务所 Bjarke Ingels Group(BIG)去年为 OPPO 做的一栋大楼,虽然寓意是莫比乌斯环,但也因其形状也引起了极广的热议。

人民日报大楼设计者周琦在曾针对这类话题回应道:

好的设计是抽象的,我没有设计它像什么,像什么一点都不重要,建筑的魅力在于是它隐喻的,有象征性,但这不是设计者给的,是观者的体验,美是可以体验的。房子盖好以后产生各种各样的说法,那都是非常好的事,包括阳具和性暗示,也挺好,这些我从来没有想过,在某个角度看很有意思。

尽管这些建筑有的初衷并不是为了表达性,但当它们通过性的方式被关注、被热议、被推崇,被批评——

越来越多人也会逐渐意识到,我们是否缺乏对性的了解,以及可以尝试对性更包容一些。

▲ 图片来自:Dmytro Nikiforchuk

一个有意思的故事是,在 《赛伯朋克 2077》游戏的夜之城中,大量的假阳具可以作为战利品,这里是一个性非常开放的地方,设计师也表示:

按照今天的标准,这些东西可能会显得很禁忌或淫乱,但按照 2077 年的标准,这是非常正常和司空见惯的。

▲ 图片来自:CD Projekt Red

这是一个想象中愿景的侧面。

现在,大多数人心中都有一个克服不掉的隐秘欲望,那就是性。它从青春期开始出现,一直阴魂不散,让无数人感到惊恐不安,手足无措。

李银河曾在采访中提到,压抑是文明不得不付的代价。没有压抑人就无法相处。「但是我坚信,一个比较合理的社会是一个压抑较少的社会」。

或许第一步,就是让性在日常生活中,不再像一个隐秘的炸弹。

大家都可以一笑了之,可以大大方方,可以理所当然。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