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装界的马斯克」发布新外套,穿到世界末日都不烂

玩物志

11-14 10:00

打开名为「世界末日」的潘多拉魔盒,用成吨泥土做了个巨大泥坑,散发着属于乱葬坑的腐烂气息。

这是巴黎世家前阵子的「末日秀场」。

但如果这就是世界末日,巴黎世家这些设计简直是弱爆了!

裙子、长裤和鞋子都被泥浆浸得湿透了,末日穿的衣服竟然不防水?

更别提勒脖子用的超大配饰、破洞多到数不清的牛仔裤,以及像是被人揍过的安保外套,穿出街都可能受伤,哪能熬到末日?

有人说,服装品牌做末日主题不就是图个噱头,干嘛这么认真?还偏偏有个品牌认真了,一心为世界末日和火星生存做衣服。

这个品牌名叫 Vollebak,是「全力以赴」的意思。

马斯克忙着造火箭时,Vollebak 花了几千美元租了 Space X 办公室门口的广告牌喊话马斯克。

我们的夹克准备好了。你的火箭进展如何?

——Vollebak

▲ 图片来自:Vollebak

到底喊话马斯克的 Vollebak,为火星生存做了什么衣服?

▲ 图片来自:WorldAtlas

最残酷环境的救命衣服

推出一项技术只有唯一的两次时机,要么超前,要么落后。

而 Vollebak 永远是过于超前的那位。

同行还在研究恶劣气候穿什么,Vollebak 已经做出了火星上穿的家居服——「火星连帽衫」在 9 月正式上架。看起来普普通通的黑白两色外套,却戳中我们都还未意识到的需求。

Vollebak 从宇航员会带上熟悉物件到太空,想到未来人类迁居火星,在紧张的适应期必定需要一件极端舒适的衣服,让我们在陌生环境迅速找回家的感觉。

▲ 图片来自:Twitter @astro_timpeake

而且《综合医学杂志》的科研证明,柔软舒适的材料有助于减轻焦虑。

极端舒适而且减压,Vollebak 首先想到床,还有什么比在床上躺平更舒服呢?

▲ Scandinavian 的床垫. 图片来自:Scandinavian

Vollebak 为此放弃了做衣服的机器,与荷兰材料工作室 Byborre 合作,从德国百年品牌 Mayer & Cie 找来这台制作床垫的圆形针织机。

▲ 24GG MJ 型号圆形针织机. 图片来自:Vollebak

超过 2 米高的大机器出来的面料非常特别,不仅有形似火星表面的凹凸纹理,更重要的是它能让你感觉躺在真正的床上。

除了披着羽绒被出门,「火星连帽衫」是最接近能让你 7 天 24 小时躺在床上的东西。

——Vollebak

▲ 图片来自:Instagram @byborre

这简直就是一座「充气建筑」,里外两层面料如同建筑的内、外墙。

两层材料之间除了充入空气,还嵌入了抗菌除臭的银颗粒。

更厉害的是,这座「充气建筑」非常便于调节——袖口、下摆、帽子可以通过绑带和松紧带调节成最贴合我们身体的围度,特制的双向重型拉链提供最快捷的方式走入这座「建筑」。

唯一的缺点就是太贵了——4639 元(645 美元)。

不过就算想买也买不到了,火星连帽衫在上架后瞬间断码,数周内全抢光了。

Vollebak 为太空之旅做衣服,可追溯至 2019 年推出的「深度睡眠茧」。

我们的人体需要克服太多问题才能在太空生存。国际空间站每天需要经历 16 次日出,强烈的阳光照射、持续的噪音干扰使得睡眠成为很大的问题。2010 年的火星模拟任务中,三分之二的成员出现了睡眠问题,并在测试中犯下更多错误。

虽然他们有一个立式橱柜模样的睡袋,仍有 75% 的人需要安眠药才能入睡。药物的依赖,是太空之旅中的潜在危险。

深度睡眠茧将这个睡袋做成了可以穿上身的衣服,而且完全隔绝所有睡眠干扰。

从土虱这种壳状生物获取灵感,给这件夹克加入磁铁做出了方便开合的头盖。

戴上头盖后依然可以看清外面,因为这个头盖由涂黑遮阳板制作,可以去除光线的负面影响同时保留足够的能见度。

价格也不低——6436 元(895 美元)。

为火星生存做衣服,光有家居服而没有工作服怎么行?

去年 11 月,Vollebak 推出了售价 7155 元(995 美元)的「火星夹克」。

「火星夹克」是按照太空服标准去做的衣服,而且还用上了做防弹衣的材料——弹道尼龙。弹道尼龙被 Vollebak 改造成有弹性的面料,加上内衬采用高弹力防风面料,达到柔软舒适同时方便活动的效果。

除了火星装备,Vollebak 还为世界末日做衣服——包含夹克、裤子的末日系列。

这系列末日产品,用的材料更厉害了——为阿波罗计划研发的防火材料。

1967 年,阿波罗 1 号的三名宇航员因机舱起火而丧生,随即 NASA 请来 Marvel 博士开发高度阻燃纺织材料 PBI。

▲ 图片来自:IMDB

穿上 PBI 制成的末日服装,无需惧怕熔岩、烈火和化学物侵蚀。Vollebak 称其为连僵尸都害怕的衣服。

今年 2 月首度推出的长款末日夹克拥有 23 个口袋,而且内侧口袋都用上了隐形拉链,视觉上可以说是完全隐形,隐蔽性十足。

口袋光用来收纳?可别小看末日夹克了,所有口袋都可以打开塞进枕头、羽毛、棉花等填充物,将衣服变成软乎乎的安全睡袋。

卡其色的外观也是极具考量的——不会显脏,而且很容易与遭到破坏的景观融为一体。变色龙到了末日景观下,恐怕也比不过穿上末日夹克的你。

效果惊人的同时,价格也非常惊人——9312 元(1295 美元)。

觉得这件长款夹克笨重?刚刚在 10 月上架的短款末日夹克以稍低的售价——5717 元(795 美元)提供另一个选择。

两件叠穿,再配上同系列的裤子(即将上架),是不是就可以化身末日战士,无惧行星撞击、火山爆发引发的极端气候,再跟僵尸干上一架?

口口声声要用科技为未来做衣服的 Vollebak,还在官网发话要做有超能力的衣服。

在接下来的 10 到 100 年里,衣服将用来增强我们的力量和感官。它们将帮助我们变得更迅捷、更聪明、更长寿。

——Vollebak

「时装界的马斯克」

Vollebak 的创始人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被金融时报比作「时装界的马斯克」。

头发较为蓬松的这位是尼克·蒂德鲍尔(Nick Tidball),在伦敦大学学了建筑专业,是 Vollebak 的设计总监。

更为严肃的另一位是史蒂夫·蒂德鲍尔(Steve Tidball),被尼克吐槽是「糟糕设计师」的他,却是艺术史专业出身,担任 Vollebak 的首席执行官。

长着相似的他们,性格却南辕北辙。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史蒂夫在说话之前会思考,而尼克不会。性格互补的他们恰好成了 Vollebak 重要的左右脑。

让他们能够做出如此特立独行的户外品牌,得益于他们另外两个身份——极限运动爱好者和前广告人。

▲ 图片来自:Country & Town House

尼克和史蒂夫如今 43 岁,但将时间倒回到 30 岁之前,他们都还是广告行业的打工人。下班之后,害怕生活不够充实的他们,摇身一变为极限运动爱好者,年纪轻轻到鬼门关门前转了好几回。

▲ 图片来自:Apex Running

最疯狂的一次冒险是 7 天时间的超级马拉松,运动量等同于两次攀登珠穆朗玛峰。

在极度高温的纳米布沙漠马拉松比赛中,他们的神经系统遭到了重创——明明环境很热,身体却给了极度寒冷的反馈。停赛 6 小时后,他们在晚上还继续参加两场马拉松比赛,无法负荷的身体出现了种种幻觉。

▲ 图片来自:Redbull

劫后余生之后,他们想到的却是——为什么没有一件衣服来解决问题?

他们也同时发现,能买到的户外衣服在极限运动之后往往有很多破损,因此常常被扔进火里面烧掉。

如果没有这样的衣服,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做一件出来?不管能不能卖,但至少他们可以穿上来继续自己的冒险。

▲ 图片来自:COACH Magazine

2015 年发生一件事,让这对双胞胎有了创业的心。

当时他们在创意广告公司 TBWA 任职,这家公司为麦当劳、阿迪达斯等大牌服务。这一次,蒂德鲍尔兄弟接到了爱彼迎的项目,做出了特色民宿——「浮动房屋」。

▲「浮动房屋」. 图片来自:Airbnb

▲「浮动房屋」讲解视频中的史蒂夫·蒂德鲍尔. 图片来自:YouTube @Airbnb

在项目过程中,蒂德鲍尔兄弟接触了爱彼迎的三位创始人,一改过去对创业者的印象。

企业实际上是由有远见的人构想出来的。

——尼克·蒂德鲍尔

因此在 2015 年,蒂德鲍尔兄弟炒了老板鱿鱼,出来创立了 Vollebak。

用做广告的思路做衣服

广告人做衣服,靠不靠谱?

说起广告,我们想到的是效果差强人意的的产品,被广告人赋予「包装」推到大众面前。设计师讲的那些听不懂的话,经过改头换面也会变成一个个吸引我们掏腰包的卖点。

但广告终还是广告,到手后还得拼产品实力。

▲ 蒂德鲍尔兄弟给阿迪达斯设计的 Jump Store

曾为广告人的蒂德鲍尔兄弟又一次提出了爆炸性的想法——如果每件衣服都像广告一样起作用呢?

Vollebak 的每件产品,都有一个连小孩都能听懂的故事。

我们判断很多事情的标准是「我可以向我的孩子解释清楚吗」。

——尼克·蒂德鲍尔

▲ Vollebak 工作室

就连每件产品的名字,都非常通俗易懂。产品会以它的特质和作用命名。「时尚圈黑话」如牛角包、法棍包、马鞍包,在 Vollebak 都不可能存在。

翻开 Vollebak 的产品列表,会看到「100 年运动裤」、「垃圾手表」、「全金属夹克」这些名字。

即使是上榜《时代》杂志 2020 年最佳发明的可以抗击病毒的外套,也仅仅被称为「全金属夹克」。

▲「全金属夹克」. 图片来自:Redbull

▲ 图片来自:Instagram @vollebak

产品描述也是惜字如金,即便有再多厉害功能。

世界上第一件可以储能和发光的太阳能夹克,这是多么超前的发明——将可穿戴设备从眼镜、手表这些载体转移到服装本身,吸收太阳能转化为电能,并在黑暗的地方发光,同时获得《时代》杂志的最佳发明和 WIRED 的年度运动装备。

到了 Vollebak 的产品页面,依然要被压缩成最实用的描述——「可以在上面写」、「可以在上面画画」和「可以穿着跑步」。

广告经常会出现产品测试的画面,以强调产品的厉害之处。

广告人出身的蒂德鲍尔兄弟更是将这套本事发挥得淋漓尽致。参观研发工厂时候,必然要搞搞破坏——泼水、放火不尽兴,还要撕东西。

这免不了要被专家们阻拦,但专家说不行的事情,反倒燃起了他们发明的热情。

当专家对我们的建议说不时,我会感兴趣,这意味着他们以前没有做过这些事情。

——尼克·蒂德鲍尔

这经常发生在选材料时,恰恰材料是 Vollebak 出奇制胜的关键。

▲ 被 Vollebak 用来做服装的藻类

每每被问到如何创新,史蒂夫都会说,他们并没有创造任何新东西,这些都是以前用过的材料,只是没有用在衣服上。他们喜欢人们告诉他们不可能用这些材料制作服装。他们享受证明反对者错误的挑战。

▲ 用废弃消防服和防弹服做的「垃圾毛衣」

▲ 由比钢强 15 倍的材料制成的「坚不可摧的羽绒服」. 图片来自:The Manual

尼克的建筑师基因,也让他坚信世界上所有的材料都可以做衣服,例如「陶瓷连帽衫」采用喷气发动机和导弹上的材料。

2010 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石墨烯,过去用于半导体等高科技领域,但 Vollebak 却用它来做衣服,利用快速吸收热能的特性使穿着者暖和起来。

▲ 石墨烯材料

▲ 两面可穿的「石墨烯夹克」

最近石墨烯又被 Vollebak 拿来研发隐形斗篷了,编程后的石墨烯贴片可以让衣服在红外线前隐形。

广告人给自己的服装打广告,舍得花钱同时做法特别。

最近 Vollebak 花了 100,000 美元做广告,但这笔钱没有给任何广告商和任何平台,而是给了自己的忠实粉丝。

原来,Vollebak 在 10 月 12 日将一个装有 100,000 美元衣服的大箱子扔到了某个地方,以 3 分钟视频开启了 48 小时的寻宝大赛。

最终,策略顾问 Nicholas Ning 凭着植物、车辆、路标等细节找到了这个大宝藏。

▲ 寻宝过程. 图片来自:Twitter @nicholaskning

Vollebak 正在应对一个世纪后将面临的挑战——气候环境都会发生变化。如果我们知道天气恶化并且疾病传播,那么让我们为这些事情设计。世界并不缺另一件防水夹克或白色 T 恤。

——史蒂夫·蒂德鲍尔

▲ Vollebak 的终极折扣卡

用《Esquire》杂志的话来说,Vollebak 的目标是为户外服装做特斯拉为汽车做的事情,利用科学、智慧和想象力创造出无人能想到的产品。

▲ 图片来自:Techunter Magazine

时髦的服装会有很多人前仆后继来设计,但面向未来的服装同样也需要像 Vollebak 这样的品牌来搞搞事情。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