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生动物的一年一度喜剧大赛,果然人类还是输了

玩物志

10-31 10:30

有一个摄影比赛听起来很不正经的样子,却是全球知名、意义非凡,每年吸引数百万人围观,它就是搞笑野生动物摄影大赛。

今年这届比赛进入了尾声——决赛的入围名单已公布,能从数千个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以下这些动物们的精彩表现,绝对能为你再增添几分愉悦。

野生动物的有趣灵魂

▲《大家好》- Miroslav Srb

这是在佛罗里达州海滩上的一只浣熊,在吃过摄影师的投喂后,它举起来手似乎在回应。

第一次见面,给在座各位大哥大姐问好了。

《电眼》- Kevin Lohman

一只狐狸在树下悠闲地散步,突然转过身眨眼放了个电。还没来得及反应这个回眸的意味,它就消失在丛林中了。

摄影师估计一生都会记住这个三目相对的时刻。

▲《借过一下… 原谅我》– Ryan Sims

一只小鸭使用海龟作为桥梁蹒跚而行,虽然勇气可嘉,但它最后还是从海龟背上摔进了水里。

不要害怕,你本来就会游泳!

▲《跳跃》- Alex Pansie

一场暴雨中松鼠欢乐蹦跶的画面被永恒定格,溅开的水珠被冻结了一般。

现在播放的是《卧虎藏龙》松鼠版吗?

▲《猴子康复中心》– Federica Vinci

柬埔寨一座寺庙附近,有两只野生猴子看起来很像在扮演护士和病人。其中一只躺在地上彻底地放松,它的朋友正在温柔地照顾它。

《不舒服的枕头》– Andrew Peacock

正在亲密贴贴的海象,这胖墩墩的脸蛋,谁能忍住不去蹭蹭?

▲《反击》- John Chaney

比起成为对方的午餐,这条鱼更想绝地反击——用尽全身力气狠狠地抽捕食者一巴掌。

战啊孤勇者!

▲《我有在笑!》- Alison Buttigieg

勉强的职业假笑原来不只存在于人类中。

▲《浪漫》- Valtteri Mulkahainen

「记忆是阵阵花香,一起走过永远不能忘……」

咦,怎么图片会有声音?

▲《吐》-Paul Eijkemans

大兄弟,我没猜错的话,昨晚又喝多了吧!

▲《与鳍交谈》- Jennifer Hadley

这段感情只有我一个人在强撑。

▲《你看不见我,对吧?》- Lukas Zeman

偷看人类。

▲《我可以明天再还你的蜂蜜吗?》- Valtteri Mulkahainen

再偷看人类。

▲《谢幕》- Dave Shaffer

一只黑熊幼崽从树干后面挥手,姿态很是优雅,像一位舞台剧的演员在谢幕。

再见了您,走好不送。

其余入围作品同样诙谐、灵动,你可以登录官网细细体会,还能为最能打动你的那张照片投上一票。

公开投票将于 11 月 27 日结束,今年年度总冠军以及所有类别的获奖者,都将于 12 月 8 日公布。

去年的获奖作品,你也许早已见过,因为趣味十足,而在互联网广为流传。

2021 年总冠军:

《哎呀》- Ken Jensen

陆生生物组别获奖者:

《忍者土拨鼠!》- Arthur Trevino

空中生物组别获奖者&人民选择奖:

《我猜夏天已经过去了》- John Speirs

水生生物组别获奖者:

《上学时间》- Chee Kee Teo

互联网最佳人气奖:

《泥巴浴》- Vicki Jauron

这个比赛从 2015 年开始,已经走过了 7 年的旅程,捕捉到无数个错过再无的珍贵瞬间。

往年的入选作品也被集结成册,制作成摄影书和日历,在官网就能购买。

近年来虽然人类社会遭受沉痛打击,但动物的世界依旧精彩。我们能借助这些照片进入不同时空地点,走一圈这个蓝色星球,领略世界之大。

穿梭丛林,畅游深海,翱翔荒漠,驰骋草原。与野生动物一起,从赤道到寒带,看遍山川湖海,看太阳冲破云层,看霞光消退,星光渐起。

生命脉动无处不在,看到它们身上流露着粗粝的生机,人类的一团乌糟糟,好像也能暂时忘记。

幽默的比赛,严肃的反思

能创造出这种比赛的人,也与这些野生动物一样,拥有「有趣灵魂」。

创始人 Paul Joynson-Hicks 是一位野生动物摄影师,在过去的 30 年里一直生活在东非,深深地热爱着他的工作、生活以及那儿的人与动物。

除了平日的拍摄,他还努力让残疾人士参与到他的相关工作中来,非常关心乌干达当地儿童,为慈善机构筹集资金,使贫困地区的女孩能够上学。

▲ Paul Joynson-Hicks 摄影作品

最重要的是,无数个亲身进入原生生态的摄影旅程,让他更聚焦于野生动物保护问题。

某日翻看照片,他发现自己无意中拍下了几个动物憨态十足的镜头。Paul 突然意识到,这些照片用幽默的手段传达出动物真实的生存状态,足以引起大家的关注甚至在互联网广泛传播,由此催生了搞笑野生动物摄影比赛。

Tom Sullam 是另一个联合创始人,同时是一位风景摄影师。 Tom 的一头白发似乎能解释人生道路的颠簸:他并非一开始就从事摄影工作,职业生涯的前半段,他就职于伦敦的金融服务部门。

那段时间,他找不到生活的意义,发现自己根本无法腾出多余精力去追求自己的摄影爱好。所以他下了决心,放弃一切,按下生命的重启键,全身心投入摄影的世界。

之后他遇到 Paul,一拍即合,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人生使命。

显而易见,这个比赛诞生于对野生动物的热情。它能跨越文化和年龄的限制,见证自然世界的热闹模样,同时令人类意识到需要做些什么来保护这些可爱生物。

「一张有趣的动物照片没有任何理解的障碍,拟人化的举动能轻易触发人类同理心。要真正了解动物,你需要把它们作为同一星球的居民来看待。」

每年,这个比赛净收入的 10% 都会捐赠给一个特定的保护组织,今年他们选择的是惠特利自然基金会(WFN)。

惠特利自然基金会是一个英国慈善机构,这个基金会已经向全球 80 个国家的相关保护组织提供了 2000 万英镑,为野生动植物、景观和人类可持续发展而努力。

这项比赛不仅面向专业人士,也向野生动物摄影新手、业余爱好者开放,今年的获奖者还能得到为期一周的肯尼亚野生动物园之旅,对能用心拍下这些作品的摄影师来说,也是最贴心的奖品了。

至于今年的比赛评委,也相当有意思,除了两位创始人,还有另外 13 位热情、坚定的大自然保护人士,其中不仅有专业的野生动物摄影师,居然还有喜剧演员!

▲ 喜剧演员 Hugh Dennis 与 Russell Kane

细想也合理,毕竟是正经的喜剧大赛嘛。

摄影师评委阵容更强大,他们走遍世界各地,花了大量时间与动物共处,参与过众多拯救动物的活动,明白对于野生动物拍摄的不易,非常了解怎样的照片能触及人心。

▲ Daisy Gilardini,野生动物摄影师,专门研究极地地区

▲ Tim Laman,《国家地理》杂志特约摄影师

▲ Will Travers ,野生动物专家

专业,向善,精力充沛,奋力追求目标,这才是真正的高质量人类。

这个欢乐的比赛,总是让我们忍不住回想,过往看到的野生动物照片是怎样的?

是动物遭受虐待屠戮的画面,是大量动物濒临灭绝的的场景,是恶劣的栖息地,是流离失所,是跪地求饶。

▲ 由 Aaron Gekoski 拍摄

▲由  Dmitry Kokh 拍摄

令人心碎,甚至想避而不见。

我们被这些全是负面信息的图像所淹没,需要耗费许多能量去消化。苦难看过太多,美好更显弥足珍贵。

▲ Paul Joynson-Hicks 作品

搞笑野生动物摄影大赛反其道而行之,以幽默为工具,在轻松气氛中,我们认识了这些可能永远无法亲眼看见、可能会永远消失的野生动物。

它能让你在笑过之后反思:大象应该是自由自在的,不是铐上锁链、关在铁笼的;北极熊应该是白白絨絨的,不被人类制作的废弃污染脏了毛色。

▲ Paul Joynson-Hicks 作品

宇宙浩瀚,人类微若尘埃。但在地球,人类却几乎掌握了所有生命的生杀大权。

对于野生动物,希望人们能手下留情,也希望它们的可爱傻样,能一直存在。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