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军方对顶尖人工智能技术有着强烈的需求,而研究这些技术最厉害的人,很大一部分在 Google。

—— Alphabet 董事会成员埃里克 · 施密特

大声

2018-04-20 15:38

4 月 19 日,Google 母公司 Alphabet 董事会成员埃里克· 施密特(Eric Schmidt)在美国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听证会上,回应了硅谷科技公司与美国国防部合作的“不情愿”。

这个“不情愿”,指的是今年 3 月,Google 被披露与美国国防部在一个被称为“Project Maven”的军事项目上合作,Google 为其提供利用人工智能技术分析由无人机拍摄的影像。随后有超过 3000 名 Google 员工联名给 Google CEO 桑达尔 · 皮查伊写了一封公开信,要求 Google 退出这个项目。

虽然 Google 回应员工该次合作只会被限制用于“非进攻性目的”(non-offensive uses only),但这并不能说服他们。毕竟战争充满谎言,他们担心这种技术一旦被军方获取,除了会用来搜救、侦查,也有可能用来发射武器。

对此,施密特说:

在人工智能的行业里,将会形成一套原则性的共识,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我还推测,在这个行业里的关键玩家,会达成共识。

施密特坦言自己并没有参与到 Project Maven 中,他认为 Google 会重新评估所参与的军用人工智能项目。

Google 员工在联名上书中,明确表明了他们的反战意愿:

我们相信 Google 不会参与战争有关的生意。

我们要求取消 Project Maven 项目。并且要求 Google 起草,公开以及执行一个清晰的道德政策,那就是无论 Google 本身还是 Google 的合作商,都不会发展战争技术。

他们还认为参与到类似 Project Maven 的战争项目,将会对 Google 的品牌产生负面影响,也是对道德准则的一种妥协,这会让 Google 难以招聘到优秀的人才。

为 Google 服务了 17 年的施密特,在 2017 年年底卸任 Alphabet 董事会执行主席后,依然在董事会中任职。在任期间,他让 Google 从一个搜索工具变成了向企业提供各种搜索服务的供应商和互联网世界最大的广告平台之一。

这个教会了 Google 怎样赚大钱,还间接地影响了互联网格局的人,跟美国政坛的关系也相当密切。早在 2016 年 3 月,他就开始担任美国国防创新委员会主管,帮助五角大楼与硅谷的高科技公司合作。2008 年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期间,他还担任非正式顾问,并在 2011 年获得美国商务部长的提名。

在科技界和美国政坛都混得很开的施密特,也说出了五角大楼的心声:

美国军方对顶尖人工智能技术有着强烈的需求,而研究这些技术最厉害的人,很大一部分在 Google。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在今年 3 月,美国前国防副部长 Robert O. Work 宣布,将与美国安全中心合作,再拉上学术界、商业公司的代表,组建 Project Maven,将美国的人工智能技术运用到国防和信息安全领域。同时他还向美国民众表达了对中国人工智能技术崛起的担忧,他认为中国将投入数十亿美元用于技术研发,目标是在 2030 年成为人工智能的发达国家,而美国有可能会在这次技术竞争中落败。

Project Maven 认为,美国硅谷用于全美最顶尖的科技人才,国防部在使用人工智能上,需要硅谷科技公司的助攻,解决让顶尖科技人才参与到国家安全事务的问题上来。

硅谷的技术和人才,让五角大楼也有点眼馋。2015 年,时任美国国防部部长的阿仕顿· 卡特(Ashton Carter)访问硅谷,并宣布成立“国防创新机构”,想要建立五角大楼与硅谷之间技术对接的通道。同时,五角大楼还在硅谷开设了首家办事处,向科技公司提供风投,以挖掘用来开发先进武器和情报系统的商业技术。

(特朗普与 Peter Thiel,图片来自 Getty)

但是近几年来,硅谷科技公司与五角大楼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起码表面上是这样)。在特朗普参选美国总统期间,硅谷只有一位大佬宣布支持特朗普,就是 PayPal 创始人 Peter Thiel。

《福布斯》曾列举硅谷高科技公司不愿意与五角大楼合作的多个原因:利润不高,知识产权有风险,监管负担不堪承受,官僚们不相信市场力量,以及与五角大楼做生意的真正客户是政治系统。

虽然硅谷的多元化和反战,以及员工的请愿让 Google 开始重新思考与五角大楼的合作。但是从科技史看来,很多先进的技术往往最先应用在战争中。战争一直是科技向前发展的强大驱动力,先不论飞机上的涡轮喷气技术、核能、雷达这些基础技术。

(ENIAC)

世界上的第一台电子计算机 ENIAC,源自于二战期间,美国军方快速计算导弹弹道的需求。

互联网则诞生于冷战。1960 年,美国国防部高等研究计划署(ARPA)出于冷战考虑创建了 ARPA 网,这引发了互联网技术进步,并使其成为互联网发展的中心。

然而,技术在道德上是没有好坏之分的,一项技术就算是由战争催生,也可以在民用领域持续为公众带来价值。我们可以控制的,是现有的技术以及正在被研发使用的技术,它们将会被运用在何处,为了何种意图。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认为 realme 未来的品牌优势一定不是它的价格,而是这个品牌本身对年轻人的文化认同感。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疫情以后,(护肤品)消费者对于专业人士意见的信任度极度提高,皮肤科医生成为了最信任的信息渠道。

查看全文 —— 欧莱雅中国副总裁 马岚

XDR 带来的不仅仅是高动态,从主观效果上还有画面的立体感。

查看全文 —— 海信视像科技产品经理部总经理 黄飞

Find X3 我感觉相当于华为的 Mate7 的阶段,因为都是(高端)刚刚起步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迪信通广州高管党明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在游戏中快人一步,发现有一些骨灰级的玩家比较在意声音的延迟干扰到他们的体验,因此真我 GT 保留了 3.5mm 的耳机孔。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