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车是新的“领英”吗?

—— Alyson Krueger,《纽约时报》作者

大声

07-12 09:41

近来,国内的拼车服务因安全问题成为众矢之的。但在国外,因文化差异等原因,它们却呈现出一副不同的景象,至少在纽约是如此。

《纽约时报》作者 Alyson Krueger 撰文提出,在不经意间,纽约市内的拼车正逐渐成为另一个“领英”。人们不仅在拼车时能交到新朋友,有时还会遇到了新工作和投资等意想不到的收获。

Rori Sachs 是纽豪斯公共传播学院的大一新生。一天,她和朋友相约在校外见面,于是叫了辆 Via 拼车,从学校出发。上车后,她开始和同行拼车乘客聊起天来,那是一位母亲,孩子都上六年级了。还在为考上理想大学兴奋的 Rori Sachs 和这位母亲分享了自己的新闻理想。

没想到,这位母亲原来是纽豪斯的校友,现在于一家出版社工作。行程结束时,Sachs 收到了这位母亲的名片,以及一个到该公司面试实习的机会。

2017 年 4 月某天,纽约客 Isaac Schwartz 一如既往地 Uber 了个拼车去上班。他和朋友一起开了家创业公司,生产一种名为 Complete Start 的低糖早餐饮料。坐车时,他也就安静地喝着自己的早餐。

同行乘客 Richard Hall 好奇地问 Schwartz 这是什么。在了解后, Hall 决定试喝一点,因为他正好在调整饮食习惯,但还没想好早上那么赶,吃什么才合理。结果,Hall 还蛮喜欢这个饮品的,两人在经过数次后续会议后,Hall 决定向 Schwartz 公司投资 15 万美元。

▲ Complete Start 早餐,图片来自 Complete Start 官网

此外,作者例举了其它几段“拼车奇缘”。虽然这些事件看起来只是个别事件,但作者却认为,它们不完全是偶然。

一些乘客表示,“因为整个情景很亲密”,所以大部分乘客都愿意和同行的人闲聊。而且,能成功拼车的人,一般都有着相同/相近的起点或是终点,所以,他们之间有一定共通点也是不奇怪的。这些拼车服务,正在默默地重新连接起陌生人。

除了“拼车奇缘”式相遇,也有人是主动通过拼车来为自己宣传的。Lisa Ann Markuson 的公司 Haiku Guys & Gals 的服务对象是公司,他们会到这些公司派对上为员工现场创作即兴俳句(一种短诗)。

原本苦于无渠道宣传,Markuson 去年 12 月想到了一个主意:既然拼车时我们能闲聊,那为什么我不能为同行乘客写个诗呢?这可比刷推特有趣啊。

于是,她开始在 Lyft 拼车时带上打字机,为同行乘客免费写诗:“有人想写他所经历的长达 20 年的一段恋情,也有人想以花生为主题”。

▲ Lisa Ann Markuson

目前为止,她遇到的 50 位乘客里,没有一个人拒绝她。虽然还没因此获得任何新生意,但 Markuson 希望这些乘客能为他们在网络上带来一些宣传。

乘客之外,也有司机借拼车和不同人“相遇”的机会推广自己的生意。事实上,从 2015 年底就推出了一个项目“ Uber Entrepreneur”。当司机自己是创业家或小企业主时,Uber 会告知乘客。而在拼车行程中推广自己生意的司机,也会自觉察颜观色:

'你今天过得开心吗?'如果乘客只回复了一个词,那他(司机)接下来将保持沉默。如果乘客主动聊起来,大家就会继续对话下去。如果乘客戴了耳机,那就是很明显想安静的信号了。

作者写道。但无论是和同行乘客进行特定主题的交流,还是随意交谈,大家似乎都默认遵守着一个规则:不要强迫对方和你沟通,不要强卖,尊重是最基础的。

但如果交流愉快,又能顺手帮到别人,何乐而不为?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机器人的核心是人工智能,去模拟人的机器,往往不如对机器人进行智能化的升级,来得更加直接。

查看全文 —— 中国工程院院士潘云鹤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

未来的无线耳机,很可能会让你放下智能手机。

查看全文 —— Gints Kliman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