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 Marc DaCosta,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

大声

07-17 12:02

在假新闻等丑闻的阴影下,近几年来,科技公司从原来“朝气蓬勃”和“创新”的正面形象,正逐渐变得与石油、烟草和制药公司一样让公众反感。

越来越多智库、监管机构和媒体在为更好地管理科技巨头出谋献计。但单靠更好的政策可不足以成事。

我们还需要更好的语言。我们需要新的比喻、新的对话、新的一套符号来描绘这些公司是如何重新连接了我们的世界,而我们又能如何应对。

Marc DaCosta 说道,他是数据技术公司 Enigma 联合创始人,同时也是哥伦比亚新闻学院布朗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员。

▲ 图片来自 Fortune

在他看来,现在的媒体和公众在讨论科技公司时,大多借用了过去的语言和比喻。当人们在谈论 Facebook 上的政治广告时,他们会用电视上政治广告那套方式来谈论;当人们在谈论平台时,他们会以讨论出版媒介那套标准来衡量。

现实是,科技公司和平台和其它媒介在本质上有区别,前者的规模和触达能力带来了新的忧虑。

如果你没法为不公行为命名,或是以语言描述它,想要打击它就变得极度困难。

DaCosta 说。与此同时,科技公司却非常善用语言的力量。他们除了每年会花数千万美元去游说政府,还是用公关影响公众言论,保持一套话语描述。

▲ 图片来自《卫报》

Facebook 将自己描述为“全球社区”,旨在加深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拉进亲近人之间的关系。而 Google 则负责“组织全球的信息”,就跟殷勤的图书管理员一样为你服务。

相比之下,公众欠缺一套可准确描述这些公司对人们生活影响的准确描述和比喻。

▲ 图片来自《卫报》

过去,“章鱼”是一个描述垄断企业的出色比喻——“大章鱼的触手分别抓住小镇工业、储蓄银行、铁路甚至国会。”——它以直观的方式呈现了企业、美国政府部门和经济驱动力之间的关系,还表现出“每个人感受到那份被压榨的感觉”。

但现在,这些影响范围和深度正变得前所未有之广阔的科技巨头,它们应该被描述成怎样的形象?我们该如何去讨论它们?也许这值得我们好好思考。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

在移动设备优先的大环境下,国内互联网公司的内容消费衍生出了多种新的商业模式,它们不仅带来了多样化的营收,还让用户能够更好、更灵活地做出购买决定。

查看全文 —— 硅谷风投公司 A16Z

我只能说明年的巴展(巴塞罗那 MWC 大会)我们还会有更厉害的技术,不只展示一些通过供应链等合作获得的一些能力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沈义人

Twitch 用户一般一天不会多次打开 app,但他们观看时间会更长。我觉得这是健康的。就像我会去看电影,一次花上两小时,但这不意味着我对电影上瘾了。

查看全文 —— Emmett Shear,Twitch CEO

苹果和像麦当劳这样的连锁餐饮业其实都陷在类似的问题中:它们的健康营收增长数据背后都藏着潜在的需求问题。

查看全文 —— Sarah Halzack,《彭博社》评论员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查看全文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