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大声

08-13 10:24

科学发现,工业应用,人类顺从。

这是 1933 年国际博览会的口号。

著名设计师 Don Norman 于其 1993 年出版的工业设计著作《日常的设计》中借用了这句话,并提议,它应该改成「人类提出,科技服从。」

▲ 图片来自 ExtremRaym

他所推崇的这套设计理念,如今被称为「以人为本」的设计。在那么那么多套设计理念中,「以人为本」似乎有种近乎天然的吸引力,毕竟,以「人的需求」为中心,听着就感觉对人很合理。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Norman 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糟糕设计,一个产业接着一个产业地重复着设计错误。他忽然觉悟到:「我们过去根本治标不治本。」

▲Don Norman,图片来自 NewSchool of Architecture + Design

在 Norman 看来,我们口头说着「以人为本」,但操作上依旧是「服从技术」。

据统计,在工业生产中,90% 的意外都被归咎为人为错误。Norman 认为,如果说 5% 的意外是人类的责任,那还算正常,但当 90% 的错误责任都在人类,那说明机器设计本身肯定有问题, 而这些任务也有违人类天性。

▲ Tesla 工厂里的安全问题一直备受关注,图片来自 Insider EV

报告指出,犯错的主要原因在于「分神(distraction)」。Norman 认为,「分神」的另一个名字是「好奇心」,它明明是人类一个充满创造性的天性,现在却因导致人类无法「降级」去做机器一般的工作而被贬作负面特质。

当我在街上漫步时,我常会停下观察一些我发现的有趣事物。为什么?好奇心啊,这是人类的天性。

我的好奇心经常都为我带来洞见。这样美好的创意之源怎么就成了负面的‘分神’?

更糟糕的是,很多生意人还利用人类这个天性来获利。无论是赌博、电视、还是应用,它们都在利用人类的天性,令用户成瘾,为自己牟利。

Norman 认为,我们要将这隐形的「以技术为中心」观念转为「以人为中心」:

我们应该从人类的能力出发,创造可以提升我们的科技和工具。但怎么现在就反过来了?

与其尝试让「反人性」的技术变得更容易理解和使用,我们还不如将技术作为人类能力的延伸,并解决「以人为本」设计的终极目标:解决人们生活中的问题。

「只根据人类天性来延伸」,Norman 引领的未来世界听起来很美好。但 Argodesign 的创始人 Mark Rolston 却认为,美好的设计没有这么简单粗暴。

(Norman 的观点)有个隐藏的猜测:人的需求是‘纯粹’而不受外界影响的,而设计要做的工作就是去识别人的需求,并围绕需求来设计科技。

▲ Mark Rolston,图片来自 The Verge

在创立自己的设计公司前,Rolston 是 frogdesign 创意的总监,就是那家负责苹果早期外包设计的著名公司。在 Rolston 看来,人和科技的关系很微妙和复杂:

人的需求不会凭空出现,它是由人的生活阅历塑造,其中又涵盖了人类和科技互动的经验,与此同时,科技的形态也受到人的期望影响。

我们对汽车的认知就是一个例子。从前,汽油车引擎发出的声音越大,性能就越猛,长年下来,我们就建立了「声响=性能」的一个联系观念。

如今,我们已经开始期待它(声响),一些人甚至很喜欢它,因为它(声响)就代表着力量。

这个观点根深蒂固,以至于在电动汽车诞生时,人们会对其安静的特性感到不适。

至于人的期望对科技的塑造,我们也能从电脑「桌面」设计找到例证。最开始,设计师以传统的办公文具为灵感,在屏幕上放上笔记本、文件夹和垃圾桶。我们和文具间的关系,是我们过去经历的积累,并成为了我们对新科技的期待。

▲ 图片来自《Fastcompany》

Rolston 认为,我们是时候迎来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在那之前,我们需意识到「我们正在持续使用科技产品的经历中进行自我改变」,这甚至撼动了我们对原本已知概念的理解:

有了手机,我们可以随时随地查询任何东西,这挑战了‘知道’的概念;我们精心编织的网络形象和我们在线下生活中产生的关系,迫使我们思考,到底什么才是‘我’?如果一切都能模拟,‘真’又是什么?

这些略带哲学性的问题,都反映了现代人和科技间难以分割的密切关系。如果要讨论「以人为本」的设计,我们又是否先得退一步,理清在科技驱动下,人真正的需求是什么?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人类将面临的最大考验并非是失去工作,而是失去生活的意义。

查看全文 —— 李开复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