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没有意义的,很多都是职场权力和地位之争的衍生物,完全没有经济功能。

—— David Graeber,人类学家

大声

2018-08-29 14:11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工作是否在为公司,或者社会创造经济价值和意义?

如果答案是「否」,你也无须感到失落,因为跳出了狭义经济学的人类学家 David Graeber 告诉我们,很多工作真的没有经济意义,这只是一个我们忽视了的常态。

Graeber 在新书 Bullshit Jobs: A Theory 中指出,人们对资本市场本应高效的迷思,蒙蔽了人们——有些工作只是职场权力和地位之争的衍生物,完全没有经济功能。

Bullshit Jobs: A Theory 已于今年 5 月出版,图自 Simon & Schuster

Bloomberg 指出,「工作无意义」这个概念不算新鲜,早在 30 年前,经济学家 William Baumol 就曾推测,资本主义的未来就是属于效率不高的企业。在不造福社会的情况下,它们会用权力和影响力获得利益,收购对手或是借力政策优势来成长,就是经济发展的寄生虫。

一份英国政府于 2012 年发布调查报告指出,许多金融机构就是在玩零和博弈游戏,将投资从有用的企业里吸走。和过去相比,现在的大公司也更愿意投钱去游说政府,或是以慈善投资等手段来增加自己的收益,而非通过创新和生产带来价值。

▲ 图片来自《电讯报》

Graeber 称这类工作为「bullshit jobs」。更有趣的是,大部分向他反映说自己工作没意义的人,都是「专业人员」,他们来自人力资源、公共关系、游说、金融、咨询等服务类行业。

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中层管理职位的数量经历了大爆发,这类小小总监、经理、监管等职位(占了无意义工作的大部分)。

很多这类职位的工作每周花个一两小时就能完成,但他们却会花一周才做完。他们中也有很多超级忙的,但仍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对企业和社会没影响。

Graeber 对《Market Place》说道

即便从员工切身体验出发,情况也不乐观。2015 年,英国的一份报告指出,37% 的员工认为他们的工作「对世界并没有产生有意义的贡献」、「少了我的工作世界啥也没少」。随后一份来自荷兰的同类调查指出,那儿 40% 员工也有同样感受。

这些工作不仅没意义,同时,还会让觉得自己工作没意义的人郁郁寡欢:

非常有趣的一点是,我们都以为大家都想做少点,赚多点。但我的调研却指出,如果你给一个人高工资和极少责任,他会感觉很糟糕。

他会感到非常焦虑和抑郁。当他们换到一个有责任的「真正工作」时,这些难过的感觉都会立即消失。

▲ 图自《彭博社》

在 Graeber 看来,我们离真正的高效的资本市场还有很远。如果真得比喻一下,现代企业发展大概就还是在「中世纪」吧,因为公司资源重点都不在于创造新事物或是解决问题,而是在于玩权力游戏,争夺资源。结果就是,大家越来越忙,但经济意义却少得可怜(如果真有的话)。

要解决这个问题,Graeber 认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也许是个出路,当大家都无须为糊口奔波,他们就能够拒绝这些让他们难过的无意义工作。

不过,Bloomberg 也建议大家可以考虑换个角度来看。

我们在丈量现代企业时,或许不应该只看生产力,因为它只能反映企业利润最大化的成果(正如上文讨论,并不是唯一重点),没有体现到人类为了解决自身遭遇到的问题而做出的努力。接下来,这就要求我们重新思考资本市场的根本定义了。

但那些郁郁寡欢的员工们又咋办?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