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大部分的工作都是没有意义的,很多都是职场权力和地位之争的衍生物,完全没有经济功能。

—— David Graeber,人类学家

大声

2018-08-29 14:11

你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工作是否在为公司,或者社会创造经济价值和意义?

如果答案是「否」,你也无须感到失落,因为跳出了狭义经济学的人类学家 David Graeber 告诉我们,很多工作真的没有经济意义,这只是一个我们忽视了的常态。

Graeber 在新书 Bullshit Jobs: A Theory 中指出,人们对资本市场本应高效的迷思,蒙蔽了人们——有些工作只是职场权力和地位之争的衍生物,完全没有经济功能。

Bullshit Jobs: A Theory 已于今年 5 月出版,图自 Simon & Schuster

Bloomberg 指出,「工作无意义」这个概念不算新鲜,早在 30 年前,经济学家 William Baumol 就曾推测,资本主义的未来就是属于效率不高的企业。在不造福社会的情况下,它们会用权力和影响力获得利益,收购对手或是借力政策优势来成长,就是经济发展的寄生虫。

一份英国政府于 2012 年发布调查报告指出,许多金融机构就是在玩零和博弈游戏,将投资从有用的企业里吸走。和过去相比,现在的大公司也更愿意投钱去游说政府,或是以慈善投资等手段来增加自己的收益,而非通过创新和生产带来价值。

▲ 图片来自《电讯报》

Graeber 称这类工作为「bullshit jobs」。更有趣的是,大部分向他反映说自己工作没意义的人,都是「专业人员」,他们来自人力资源、公共关系、游说、金融、咨询等服务类行业。

在过去的三四十年里,中层管理职位的数量经历了大爆发,这类小小总监、经理、监管等职位(占了无意义工作的大部分)。

很多这类职位的工作每周花个一两小时就能完成,但他们却会花一周才做完。他们中也有很多超级忙的,但仍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对企业和社会没影响。

Graeber 对《Market Place》说道

即便从员工切身体验出发,情况也不乐观。2015 年,英国的一份报告指出,37% 的员工认为他们的工作「对世界并没有产生有意义的贡献」、「少了我的工作世界啥也没少」。随后一份来自荷兰的同类调查指出,那儿 40% 员工也有同样感受。

这些工作不仅没意义,同时,还会让觉得自己工作没意义的人郁郁寡欢:

非常有趣的一点是,我们都以为大家都想做少点,赚多点。但我的调研却指出,如果你给一个人高工资和极少责任,他会感觉很糟糕。

他会感到非常焦虑和抑郁。当他们换到一个有责任的「真正工作」时,这些难过的感觉都会立即消失。

▲ 图自《彭博社》

在 Graeber 看来,我们离真正的高效的资本市场还有很远。如果真得比喻一下,现代企业发展大概就还是在「中世纪」吧,因为公司资源重点都不在于创造新事物或是解决问题,而是在于玩权力游戏,争夺资源。结果就是,大家越来越忙,但经济意义却少得可怜(如果真有的话)。

要解决这个问题,Graeber 认为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也许是个出路,当大家都无须为糊口奔波,他们就能够拒绝这些让他们难过的无意义工作。

不过,Bloomberg 也建议大家可以考虑换个角度来看。

我们在丈量现代企业时,或许不应该只看生产力,因为它只能反映企业利润最大化的成果(正如上文讨论,并不是唯一重点),没有体现到人类为了解决自身遭遇到的问题而做出的努力。接下来,这就要求我们重新思考资本市场的根本定义了。

但那些郁郁寡欢的员工们又咋办?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我们要在高端市场上真正能够改变苹果一家独大的状况。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苹果才是我们做 IoT 真正的老师,它让我们看到了要完成一体化深度产品底层协议的打通,我们的方法不是做生态,出发点是做产品,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