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为数字化削弱了我们去体验事情的能力。(屏幕上)图片一张一张地出现、消失,却不会在我们脑海里留下任何痕迹。

—— Dieter Rams,博朗前首席设计师

大声

2018-10-29 17:08

不少读者都知道,苹果首席设计官 Jonathan Ive 深受德国工业设计师 Dieter Rams 影响,后者设计的经典博朗家电也备受乔布斯喜爱,我们在早期的苹果产品中能找到不少「致敬」的影子。

▲ 博朗 T3 便携收音机和 iPod

虽然 Rams 在设计纪录片《Objectified》中曾表示,「在我看来,今天只有甚少公司真正会认真地做设计,但美国的苹果公司却是(认真做设计的)。」

但如今,当他走进伦敦的一家苹果商店,看着桌上的平板时,却透露出一种忧伤,并感叹现在的人都不会和其他人对视了,因为他们的眼睛都只顾着看屏幕。

▲ Dieter Rams,图自 Fastcompany

我觉得数字化在我们生活中的占比越来越大了。我认为它削弱了我们去体验事情的能力。(在屏幕上)图片一张一张地出现、消失,却不会在我们脑海里留下任何痕迹。

一切都快得发疯。也许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可以,并希望消费那么多东西。我觉得,能通过感官来感知的世界,会散发出一种无法数字化的气息。

我们现在得注意,要去控制数字世界,而不是被它控制。

这一幕来自导演 Gary Hustwit 以 Dieter Rams 为中心拍摄的电影《Rams》。Hustwit 和 Rams 结缘于纪录片《Objectified》,那是 Hustwit 执导的《设计三部曲》中其中一部(其它两部为《Helvetica》和《Urbanized》,分别探讨了字体设计和城市化议题)。

▲ Gary Hustwit 的《设计三部曲》,图片来自 Shedoesthecity

拍摄《Objectified》时,Rams 曾透露,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不会选择做设计师,因为设计作为一种工具,已经被滥用来制造过多东西:「在未来,我相信更重要的并不是有很多东西,而是更多地去关心我们生活的环境和考虑我们生活的方式。」

现在,Rams 似乎的这个看法似乎并没有改变,并在这部属于他的电影中表达了出来。

我超喜欢苹果公司和 Facebook 的人都在(参加首映),然后看着 Dieter Rams 在屏幕上说着:「你们这些人做出来的东西都糟糕透了!」

Hustwit 在接受《Fastcompany》时说道。原来,当电影《Rams》在旧金山首映时,苹果的整个设计团队都买票入场了。看到这幕时,他们都笑了起来。

但导演还希望,听这位 86 岁老人唠叨一个多小时,说他们设计的东西有多糟糕时,这些到场的设计师也会重新考虑自己所设计的东西,并反问自己:「我们真的需要这些东西吗?」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

现在一切在设计上都是为了让你可即时获得下一阵兴奋。孩子尤其容易受影响。

查看全文 —— Mark Bertin,发展儿科医生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