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 Palm 手机想靠更低成瘾性来帮你解决手机上瘾的问题,但这行不通。

—— David Pierce

大声

2018-12-03 16:08

今年手机中的其中一股清流,当属只有信用卡大小的 Palm。它的创造人希望可通过这款小手机,帮助现代人减轻对智能手机的瘾。经过一段时间试用,《华尔街日报》编辑 David Pierce 还是觉得这不可行。

你可以将一般智能手机上的短信和电话同步到 Palm 上,同时也有一般 Android 应有的 app。但在 3.3 寸的屏幕上看文章刷社交网络的体验,不愉快得让 Pierce 不是很想玩手机。

▲ Palm,图片来自《华尔街日报》

再者,当 Palm 息屏,你所隔绝的就不只是蓝光,而是所有电话信息和通知,不过还是可以用蓝牙听歌。

这听来还算理想,然而 Pierce 觉得 Palm 在操作上过于复杂,而且电池续航短得惊人,体验并不好:「Palm 只能让我更加想念我的 iPhone。」

当然,Palm 并不是第一个替代性手机的尝试。早在 2015 年,我们就已经看到了更极端的 Light Phone。它完全没有屏幕,功能只是将智能手机的电话转接到 Light Phone 上,用户可拨打或接听电话,连信息都没法发。

▲ Light Phone

到了现在,这款其实挺好看的 Light Phone 没有变得火爆,这也是侧面验证了 Adam Alter,书籍《Irresistible: The Rise of Addictive Technology and the Business of Keeping Us Hooked》的观点

要消费者用功能更少的手机,其实是一个要求很高的请求。

此外,Apple Watch 同样让人有种「半离线」的错觉,在 Pierce 看来,AW 反倒让他更「连接在线」了,因为「它无时无刻都绑在我的身体上。」而 Alexa 目前的能力最多就只能取代手机里的天气 app。

即便智能音响和 Palm 这类手机的功能得到优化,体验也升级了,Pierce 仍然觉得用所谓「半连线」电子设备来戒手机不是一个好主意。

Pierce 认为,在未来,数字化对我们的影响可不止手机那么简单。在 MR 或其他一步步将现实和虚拟世界边界揉得越来越模糊的技术下,届时,想「半离线」将越来越难(就只能骗自己吧)。

如果你真的想改变,你必须处理最根本的问题——你为什么需要无时无刻都保持连接在线?

David Greenfield 说,他是康涅狄格大学的副教授,专注研究互联网科技成瘾方向。

所以说,虽然听起来很老土,但唯一能够拯救我们的,还是只有我们自己,只有我们主动「脱网」,才能自由。Pierce 总结道:

现在有很多电子设备都是为了让我们保持「半在线」状态,主要是为了应急。但我们真正需要的,正如 Greenfield 博士所言,是腾出时间完全离线。

有时候,我们最需要的手机,其实是完全不用手机。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Magic OS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OS,它可以理解为是我们对现有安卓、Windows 和 Lite OS 基础操作系统的加速器和催化剂,实现对底层更精准的调度,以及跨设备、跨系统之间的协同。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苹果才是我们做 IoT 真正的老师,它让我们看到了要完成一体化深度产品底层协议的打通,我们的方法不是做生态,出发点是做产品,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