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 梅琳达·盖茨,盖茨基金会联合创始人

大声

2018-12-05 15:56

盖茨夫妻分享的数据信息不时都颠覆你的「默认常识」。

1985 年,美国的计算机科学毕业生中,女性的占比为 37%,但在 2016 年,这个数字居然下降到 19%。三十年来,女性为何在计算机科学方面的发展会倒退了?

梅琳达·盖茨解释道,这个情况的成因很复杂:一方面,企业倾向于招聘「不懂社交、更倾向数学的男性」,而商家也倾向用这个形象来销售电子产品。与此同时,媒体在描绘擅长计算机的极客时,也是清一色白人男性,而他们最不喜欢的异性就是自己的女同行。

一直以来,大部分人都默认下一个比尔·盖茨将会和上一个比尔·盖茨很像。当社会预设科技人才是某种人的时候,这种刻板印象就会反向打击年轻女性和有色人种加入科技行业。

梅琳达在最近一篇发布于 Quartz 的文章中写道。她自己就是同辈中的特例,因为她遇到了一位坚持教女校学生计算机的老师 Susan Bauer。

说服学校买下一台 Apple II 后,由于没人懂教,Bauer 自己去考了个计算机科学的硕士学位,以教育女学生。Bauer 的榜样让梅琳达看到一种可能性,并最终坚持了走上科技行业这条路。

▲ 计算机课上的梅琳达

在电子计算机行业学习和工作的过程中,她看到很多女性都退出了,她自己也挣扎了很多次:

当我在 1987 年加入微软时,我是我们那届 MBA 里唯一一位受雇的。在那个环境下,我并不是特别自在,因为那是个鼓励好战的环境。我知道很多科技行业的女性都和我一样考虑过放弃。我自己也想过很多次。

梅琳达认为,「Girls Who Code」和「Hour of Code」这类课程的确可让更多女孩和少数族裔培养对计算机科学的兴趣和提供学习机会,但并不足够。

这些年轻女孩还需要看到在行业中的有意义的成功女性例子,我们需要解决「管道问题(pipeline problem)」,驱散所谓「科技行业女性少是因为相关人才少」的说法。

不是每个女孩都能遇到自己的 Bauer 老师。但如果我们能够建立起恰当的支持体系,她们就不需要依赖这种机缘巧合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Magic OS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OS,它可以理解为是我们对现有安卓、Windows 和 Lite OS 基础操作系统的加速器和催化剂,实现对底层更精准的调度,以及跨设备、跨系统之间的协同。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苹果才是我们做 IoT 真正的老师,它让我们看到了要完成一体化深度产品底层协议的打通,我们的方法不是做生态,出发点是做产品,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