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 Barber & Osgerby

大声

2019-05-15 16:52

Barber & Osgerby 是基于伦敦的工业设计工作室,其作品被 V&A Museum、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伦敦的设计博物馆等机构收录为永久馆藏。最近,两人在采访中谈论了两人对未来办公空间的看法。

在 Jay Osgerby 看来,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已经不再必要:

现在和未来的办公室都只会是人们一个碰面的地方。现在的人需要四处走动,坐下和聚在一起,为了的是享受片刻亲密和社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说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没有。

Ed Barber 认为,在办公室面对面沟通,意味着我们不会让科技影响效率:

虽然我们已经尽量多用像 Skype 这类科技产品,但体验还是非常糟糕。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得经常出差,和需要的人进行面对面沟通。去掉了中间那层科技,一切都会变得非常高效和简单。

这也是为什么,在为 Vitra 设计 Soft Work 系统时,Barber & Osgerby 去掉了固有的「办公桌」,打造了一个更为轻松,合适交流的空间,同时也满足需要操作电脑等设备的需求。

▲ Soft Work 系统

除此以外,自由职业者和移动办公的增加也催生了另一个办公空间趋势——公共场所的办公社群。

移动办公虽然很方便,但也让不少人失去了工作的社区感:「大部分不喜欢一直被隔离,所以很多人最后会去类似 Ace Hotel 大堂等地方工作,因为他们在找一种社群感。」

▲ 肖迪奇的 Ace Hotel 的公共区,图自 Milton Gan Editions

此前,Barber & Osgerby 曾为英国肖迪奇的 Ace Hotel 设计了大堂用的中央桌,让客人可更便利地用电脑工作。后来,Ace Hotel 的大堂常常坐满了办公的自由职业者,大多都不是酒店客人。

Barber & Osgerby 并不是唯一一个认为办公空间在走向「轻」量化的设计团队。

英国设计师 Lucy Kurrein 设计的沙发组合同样提供了可移动的桌子模块,同时满足使用者工作和社交的需求。

▲ Lucy Kurrein 设计的模块沙发

该组设计的使用场景同样设置于现代的公共工作环境——酒店大堂、机场大厅等社交和工作交汇的地方。

大部分人会通勤到伦敦,只为了在一个屏幕前工作五到六小时,在现在的语境下,这实在不合理。

Raphael Gielgen 说道,他是 Vitra 的研究和趋势发掘负责人。在他看来,高质量的面对面交流是现在人在工作中寻找的一种新的仪式感:

你得将人们聚在一起,创造一些「偶然时刻」。要创造这些时刻,我们得创造像茶水间一样友善的地方。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在游戏中快人一步,发现有一些骨灰级的玩家比较在意声音的延迟干扰到他们的体验,因此真我 GT 保留了 3.5mm 的耳机孔。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电视是一种可以接收广播电视信号并通过屏幕、喇叭呈现图像和声音的设备,像早前的黑白显像管电视,彩色显像管电视,平板电视,以及近期出现的智慧屏都归属电视品类,是电视在技术发展过程中不断演进的各种形态。

查看全文 —— MediaTek 产品总监 李大腾

特斯拉就是这样的,经常搞一个新闻(Model Y 降价),一下子收割一批订单,我们(蔚来)一般是专注长期稳健的增长,我们不会通过某一个降价获得很多的订单,变成脉冲式的销售行为。

查看全文 —— 蔚来创始人李斌

我们不要做完美的模特,我们要做有性格的演员。

查看全文 ——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张帆

mRNA 疫苗的技术平台在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等疾病防治研究领域也存在很大的潜力。也许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进展将会成为我们终结这些致命疾病的利器。

查看全文 —— 比尔盖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