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 Barber & Osgerby

大声

05-15 16:52

Barber & Osgerby 是基于伦敦的工业设计工作室,其作品被 V&A Museum、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伦敦的设计博物馆等机构收录为永久馆藏。最近,两人在采访中谈论了两人对未来办公空间的看法。

在 Jay Osgerby 看来,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已经不再必要:

现在和未来的办公室都只会是人们一个碰面的地方。现在的人需要四处走动,坐下和聚在一起,为了的是享受片刻亲密和社交。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说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没有。

Ed Barber 认为,在办公室面对面沟通,意味着我们不会让科技影响效率:

虽然我们已经尽量多用像 Skype 这类科技产品,但体验还是非常糟糕。所以,我们最后还是得经常出差,和需要的人进行面对面沟通。去掉了中间那层科技,一切都会变得非常高效和简单。

这也是为什么,在为 Vitra 设计 Soft Work 系统时,Barber & Osgerby 去掉了固有的「办公桌」,打造了一个更为轻松,合适交流的空间,同时也满足需要操作电脑等设备的需求。

▲ Soft Work 系统

除此以外,自由职业者和移动办公的增加也催生了另一个办公空间趋势——公共场所的办公社群。

移动办公虽然很方便,但也让不少人失去了工作的社区感:「大部分不喜欢一直被隔离,所以很多人最后会去类似 Ace Hotel 大堂等地方工作,因为他们在找一种社群感。」

▲ 肖迪奇的 Ace Hotel 的公共区,图自 Milton Gan Editions

此前,Barber & Osgerby 曾为英国肖迪奇的 Ace Hotel 设计了大堂用的中央桌,让客人可更便利地用电脑工作。后来,Ace Hotel 的大堂常常坐满了办公的自由职业者,大多都不是酒店客人。

Barber & Osgerby 并不是唯一一个认为办公空间在走向「轻」量化的设计团队。

英国设计师 Lucy Kurrein 设计的沙发组合同样提供了可移动的桌子模块,同时满足使用者工作和社交的需求。

▲ Lucy Kurrein 设计的模块沙发

该组设计的使用场景同样设置于现代的公共工作环境——酒店大堂、机场大厅等社交和工作交汇的地方。

大部分人会通勤到伦敦,只为了在一个屏幕前工作五到六小时,在现在的语境下,这实在不合理。

Raphael Gielgen 说道,他是 Vitra 的研究和趋势发掘负责人。在他看来,高质量的面对面交流是现在人在工作中寻找的一种新的仪式感:

你得将人们聚在一起,创造一些「偶然时刻」。要创造这些时刻,我们得创造像茶水间一样友善的地方。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