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学生在课堂上「上网冲浪」,部分学生认为责任在老师:他们的教学应更具娱乐性,以保持学生在课堂的专注度。

—— 《Pacific Standard》

大声

07-11 08:00

大学生在课堂使用电子设备是个棘手的问题。

滑铁卢大学教授 Elena Neiterman 和 Christine Zaza 最近调研了500 名滑铁卢大学的本科生,发现有 68% 的学生觉得旁边同学上课玩手机很烦,将近半数学生认为那些用电子设备看课外内容的人会对其他人造成干扰。

密歇根大学的一份报告也指出,学生在课堂上 1/3 的时间都会用电子设备看与上课无关的东西。

不少老师虽然认为这些电子设备会降低学生在课堂的专注度,但他们却不支持强制禁止。一方面,他们认为这个选择是学生的权力,另一方面,这种「管制」行为会影响将课堂打造成一个师生协作的沟通型学习空间。

教育者也许没想到的是,学生认为让那些带电子设备上课的学生上课不走神,是老师的责任。

一些学生说,老师需要更具娱乐性,以保持学生在课堂上的专注度。

这个结论的语境是,学生和教育者均将学术环境看作「市场」。在这个市场里,学生是付钱的「消费者」,老师则是「服务提供者」。

但报告作者并不同意这种观点,在他们看来,讨论这个问题的前提是定义好教室和教学的本质:

如果我们的所有任务就是将知识从老师「传授」给学生,那也许我们应该要开始和 Facebook、Snapchat 和 Netflix 来争夺学生的注意力。

但是,如果我们假设我们在帮助学生准备未来进入职场工作,他们也许得对自己的学习负多一点责任,管束自己,虽然课堂可能没有社交网络信息流那么有趣。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为了让机器人更好,我们要让它怕死。

查看全文 —— 《自然・机器智能》杂志

有些人认为收集隐私数据才能推动技术进步,但这两者不可以拿来权衡。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Tim Cook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