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西方文化的差异让 AI 价值观的制定变得困难

—— 《金融时报》

大声

2019-08-30 20:05

机器没有价值观吗?

恰恰相反,不是没有,只是人类还没有准备好而已,正如基辛格所说:

面对人工智能的兴起,人类社会在哲学、理智等各方面都还没有准备好。

当然,人类已经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去年六月份,Google 决定放弃与美军续签一份 AI 军事合作合同,并在随后表示将会建立军事 AI 价值观原则。

随着 AI 在人类社会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制定 AI 价值观的重要性显得更为重要。事实上,除了 Google 以外,像微软、IBM、百度、腾讯也都正在陆续建立自己的 AI 价值观原则。

所以在 AI 的竞争上,出了技术和应用本身外,价值观的建立,实际上已经成为了一条新的赛道。

然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要形成统一的价值观,所要走的道路还十分遥远。当中中西方文化的差异,也是统一 AI 价值观的一大阻碍。

在最近的世界人工智能伦理研讨会上,来自 Berggruen 研究所的 Song Bing 就表示:

西方在 AI 价值观的建立上更侧重于公平、透明、个人权利以及隐私。而对于中国来说,则会优先考虑开放、包容以及普适性。中西方文化的差异,让 AI 价值观的统一制定变得更加艰难。

其中一个例子,当西方 AI 科技巨头都在大力探索「AI 人性化」时,来自中国的观点则认为「人类是世界上最为糟糕的动物」,AI 应该制定出比人类更高的道德标准。

所以,从目前看来,在探究 AI 价值观的道路上,颇有百花齐放之势。但几乎一致认为的是,如果没有形成广泛的共识,没有形成统一的约束,割裂、分散的 AI 价值观探索所能起到的意义其实并不大。

而来自北京科学研的 Zeng Yi 对此则认为,中西方在制定 AI 价值观时并不存在竞争关系,反而需要相互完善,为人工智能能提供全球视野。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可能是在 ifanr 唯一吃不胖的人 工作邮箱:leijianheng@ifanr.com

美国百分之八九十的飞机都能够上网,我们也要把国内普通用户的上网习惯移到飞机上。

查看全文 —— 飞享互联董事长 刘伯恒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

我们没有计划去做专门的游戏手机,我们其实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一个主力机的同时,就能满足大家对游戏的极大需求。

查看全文 —— 徐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