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管理培训是现代社会中让人对职场决策感觉良好的新工具。

—— 《The Outline》

大声

2019-09-02 12:58

前段时间,Talespin 推出的一款用于培训管理层的 VR 软件引起了不少讨论。在这个软件中,参与培训的人需要负责和虚拟角色 Barry 谈话,并最终解雇他。

虽然对话内容是「选择题」,但如果选择的内容太委婉,Barry 会趁机发火,大闹一场;但如果你态度过分强势,Barry 又会现场崩溃,哭给你看。理想中,好的管理层人员能从中学习到如何抓住两者间的平衡,并将这种人际处理能力应用到实际工作中。

▲ Barry

VR,自诞生以来,就被赋予能够帮助一个人沉浸地去亲切感受或是通过体验理解另一个人感受的期望。它也因此被称为「同理心机器」。现在像沃尔玛和警队等机构都开始用 VR 来对员工进行培训,帮助他们更好地理解其他人的感受,以为工作中的高压情景做准备。

我们简单地将一个观点作为真相接受——一个更具同理心的管理层会带来和现在显著不同的管理效果。

《The Outline》写道,并对此提出质疑。

文章援引了一个 2015 年由导演 Chris Milk 主讲的 TED 讲座的例子。在这次 TED 分享中,Milk 播放了一段视频,其中展示了一位达沃斯讲座的参与者,通过 VR 观看了一部关于叙利亚难民营的纪录片,并露出了微笑。当时 Milk 说道:

这些人原本没可能会坐在难民营中,但在瑞士的某一天下午,他们突然全都(通过 VR)身临其境了。

但《The Outline》质疑,虽然这个视频足以让 TED 现场观众拍掌叫好,但是否真的能带来实质改变?因为在达沃斯播映这个视频后,无人去讨论为何叙利亚人民无法安全地住在自己的家园,也无人考究达沃斯现场的人能如何帮助难民。

而回到解雇 Barry 的视频游戏事例中,文章同样认为学习更友好地解雇 Barry 的确能让大家都好过点,但是否真的应该解雇 Barry 或是否还有其它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则是游戏在预设中省略的。

同理心机器到底是帮助人更好地去理解一个他人情绪,还是只是帮助更好地管理他人的情绪,这仍值得思考。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应该淡化 Deepfake 这个词语,它在某种程度上将 Deepfake 的含义商品化了。

查看全文 ——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项目前主任 Tim Hwang

联想的手机业务,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有很大的改变。

查看全文 —— 联想 CEO 杨元庆

音乐流媒体服务面临的重大问题,是无法实现真正的差异化。

查看全文 —— Apple Music 联合创始人 Jimmy Iovine

您必须进行数字注册才能「存在」。

查看全文 —— 《纽约客》撰稿人 Jia Tolentino

残疾人不上网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三倍。

查看全文 —— 皮尤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