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长发现,算法批改文章的方式没有让自己的孩子更懂写作,只是鼓励了他们用各种浮夸的词语来换取高分。

—— 《Vox》

大声

2019-10-25 10:43

读书时,我们向老师递交上自己的作文,通过参考批改的分数和建议改进自己的写作。而现在,美国至少有 21 个州都有学校利用算法来为学生作文评分。

这个做法引起了一个讨论,算法能帮助学生优化写作技能吗?

大部分人听到这个事情时,首先会担忧批改作文的算法会不小心带着偏见去批改。

作文批改算法并不会真的去分析写作的质量。它们由数百篇示例文章训练出来,在文章和人工教师评分中寻找关联模式。它们会基于这些模式来预测人类教师会对文章评多少分。——《Motherboard》

有家长就发现,算法批改文章的方式没有让自己的孩子更懂写作,只是鼓励了他们用各种浮夸的词语来换取高分。

对此,相关学者表示,这个情况的确有可能。他们在研发算法时会参考研究写作和教写作的人会考虑的方面,而词汇的确是其中一样,但好的写作是多种技能的结合。

《Recode》指出一个人工算法批改的重要差异——当文章是由人工批改,当你遇到困惑或不同意的结果,你可以去问改这个文章内容的人为何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但如果换做是算法,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它的评价标准和原因。

与此同时,小说作者 Sigal Samuel 却分享了写作算法对她在创作时的帮助。

出于好奇,她试用了 OpenAI 的写作算法 GPT-2。她向算法输入了自己原有小说中的几个句子,算法为这些句子创建了联系,将内容连接了起来。

她发现,虽然很随机,但算法能产出一些她意想不到的内容,而那些内容反而能激发她的灵感。现在,她如果在写作新小说时遇上「灵感便秘」,有时会用 GPT-2 进行「畅想」。

作为一名作家,你没法随时都身处创作研讨会或找到合适的朋友讨论想法。所以有这样的人工智能做参谋兼合作者还挺好的。

▲ 图片来自 Whiskey River Soap

她的新小说故事围绕了两个女孩,她们发现了一家拥有无限房间的酒店,而且里面还有个黑洞。俩人跳进了这个黑洞,发现里面有超级多虫洞。

接下来,她将小说里的一些内容输入了算法,结果算法「提出」了一系列有趣的问题:

虫洞开着还是关闭的?虫洞稳定吗?当你看着它(虫洞)时,它们会展示出某种形状吗?还是它们更像是液体状态,你得挤它一下才行?

这些问题为她提供了不少思考的启发。在 Samuel 看来,算法虽然在零散和局部的内容创作上表现有趣,但它们并不擅长于更宏观的故事构建,没法生成完整的叙事弧(narrative arc)。

也有人说,所有文学作品就只有六种主要叙事弧。我可以想象到 AI 能在学习这些基本模板后,套入特定的角色、语言和情景。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 AI 在脱离人的干预下创作的作品很难能拿普利策奖。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疫情以后,(护肤品)消费者对于专业人士意见的信任度极度提高,皮肤科医生成为了最信任的信息渠道。

查看全文 —— 欧莱雅中国副总裁 马岚

XDR 带来的不仅仅是高动态,从主观效果上还有画面的立体感。

查看全文 —— 海信视像科技产品经理部总经理 黄飞

Find X3 我感觉相当于华为的 Mate7 的阶段,因为都是(高端)刚刚起步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迪信通广州高管党明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在游戏中快人一步,发现有一些骨灰级的玩家比较在意声音的延迟干扰到他们的体验,因此真我 GT 保留了 3.5mm 的耳机孔。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电视是一种可以接收广播电视信号并通过屏幕、喇叭呈现图像和声音的设备,像早前的黑白显像管电视,彩色显像管电视,平板电视,以及近期出现的智慧屏都归属电视品类,是电视在技术发展过程中不断演进的各种形态。

查看全文 —— MediaTek 产品总监 李大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