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家长发现,算法批改文章的方式没有让自己的孩子更懂写作,只是鼓励了他们用各种浮夸的词语来换取高分。

—— 《Vox》

大声

10-25 10:43

读书时,我们向老师递交上自己的作文,通过参考批改的分数和建议改进自己的写作。而现在,美国至少有 21 个州都有学校利用算法来为学生作文评分。

这个做法引起了一个讨论,算法能帮助学生优化写作技能吗?

大部分人听到这个事情时,首先会担忧批改作文的算法会不小心带着偏见去批改。

作文批改算法并不会真的去分析写作的质量。它们由数百篇示例文章训练出来,在文章和人工教师评分中寻找关联模式。它们会基于这些模式来预测人类教师会对文章评多少分。——《Motherboard》

有家长就发现,算法批改文章的方式没有让自己的孩子更懂写作,只是鼓励了他们用各种浮夸的词语来换取高分。

对此,相关学者表示,这个情况的确有可能。他们在研发算法时会参考研究写作和教写作的人会考虑的方面,而词汇的确是其中一样,但好的写作是多种技能的结合。

《Recode》指出一个人工算法批改的重要差异——当文章是由人工批改,当你遇到困惑或不同意的结果,你可以去问改这个文章内容的人为何会作出这样的决定,但如果换做是算法,我们永远无法知道它的评价标准和原因。

与此同时,小说作者 Sigal Samuel 却分享了写作算法对她在创作时的帮助。

出于好奇,她试用了 OpenAI 的写作算法 GPT-2。她向算法输入了自己原有小说中的几个句子,算法为这些句子创建了联系,将内容连接了起来。

她发现,虽然很随机,但算法能产出一些她意想不到的内容,而那些内容反而能激发她的灵感。现在,她如果在写作新小说时遇上「灵感便秘」,有时会用 GPT-2 进行「畅想」。

作为一名作家,你没法随时都身处创作研讨会或找到合适的朋友讨论想法。所以有这样的人工智能做参谋兼合作者还挺好的。

▲ 图片来自 Whiskey River Soap

她的新小说故事围绕了两个女孩,她们发现了一家拥有无限房间的酒店,而且里面还有个黑洞。俩人跳进了这个黑洞,发现里面有超级多虫洞。

接下来,她将小说里的一些内容输入了算法,结果算法「提出」了一系列有趣的问题:

虫洞开着还是关闭的?虫洞稳定吗?当你看着它(虫洞)时,它们会展示出某种形状吗?还是它们更像是液体状态,你得挤它一下才行?

这些问题为她提供了不少思考的启发。在 Samuel 看来,算法虽然在零散和局部的内容创作上表现有趣,但它们并不擅长于更宏观的故事构建,没法生成完整的叙事弧(narrative arc)。

也有人说,所有文学作品就只有六种主要叙事弧。我可以想象到 AI 能在学习这些基本模板后,套入特定的角色、语言和情景。不过,我还是觉得如果 AI 在脱离人的干预下创作的作品很难能拿普利策奖。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