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仍可发表有争议的言论,但必须用真实身份坚定立场,承担责任。

—— Facebook 创始人 Mark Zuckerberg

大声

10-31 15:00

Facebook 「水逆」了快两年了,丑闻接踵而至,谁都要上去踩一脚。隐私泄露、政治广告、仇恨言论、虚假信息的标签就这样贴在了 Facebook 身上。

不只有外患,还有内忧。相关高管忧心忡忡,普通员工信任危机。Instagram 负责人 Adam Mosseri 就表示他对 Facebook 应对 2020 年美国总统大选的能力感到担忧。而内部员工则向 The Verge 泄露了 Facebook 内部问答环节的完整记录。这个内部问答的习惯已经保持了十年,却是第一次有信息向外界泄露,这也侧面反映出了 Facebook 员工开始怀疑公司,忠诚度降低。

在内部问答环节中,扎克伯格调侃了自家的竞争对手 Twitter「这就是为什么 Twitter 不能像我们一样做得那么好。我的意思是,他们和我们一样面临着相同本质的问题,但他们无法进行投资。因为我们在安全方面的投资超过了他们公司的全部收入。」

▲ 图片来自:Wired

但快乐调侃对手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说的再多也改变不了 Facebook 名声比 Twitter 更差的现实。在内部会议之后,还有接连不断的公开质询,小规模演讲、讨论会议……

在乔治敦大学的演讲中,扎克伯格发表了自己的观点,有关言论自由,有关政治广告。「这是我写过的最全面的观点书,为什么我认为声音很重要,我们应该如何让人们发声并让人们团结在一起,我如何应对更多声音和互联网带来的挑战和全球言论自由的主要威胁。」

▲ 图片来自:The Verge

在那个演讲中,扎克伯格用言论捍卫了 Facebook 的政策,解释了自己对于政治广告的特别观点:「我认为私有公司审查政治人物是不正确的。」也谈论了平台在言论自由和信息安全之间所做的选择。

考虑到政治广告的敏感性,我已经考虑过我们是否应该完全停止。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些争议当然不值得我们为它们所弥补的那一小部分业务。但政治广告依然是声音的重要组成部分——尤其是对当地候选人、崭露头角的挑战者和宣传团体而言,否则它们可能得不到媒体的太多关注。

▲ 图片来自:Oberlo

换句话说就是我们不会禁止政治广告,因为它很重要。紧接着,扎克伯格引出了自己演讲的重点——言论自由。「我们知道言论自由从来就不是绝对的。」

但你的底线在哪里?大多数人都认同这样的原则——你应该能够说出别人不喜欢的话,但你不应该说出让别人处于危险中的话。过去几年的转变是许多人都认为相较以前,有越来越多的言论都是危险的。这就提出了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危险的网络言论?这值得仔细研究。

对于危险的网络言论,扎克伯格提出的解决办法是「关注说话人的真实性,而不是内容本身。」俄罗斯账号分享的大部分内容令人反感,但如果是美国人分享,就会被认为是可接受的言论。

所以一切的关键在于真实,用户需要提供能经政府证明的基本信息,消除虚假帐户,发表真实言论。

您仍可发表有争议的言论,但你必须以你的真实身份站在他们身后,承担责任。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