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 《华尔街日报》

大声

11-04 16:26

虽然此前不少研究都将社交媒体和孩子的抑郁症挂钩,但现在,多点玩社交媒体却成为心理医生开给部分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孩子的「药」。

心理医生 Lauren Hoffman 表示,有焦虑症的孩子很多时候会因为过分焦虑自己发的内容不够好而弃用社交网络,但这样会导致他们错过朋友们聚会的机会和其它信息:「这就是年轻人沟通的方式。」

在治疗过程中,医生会引导青少年练习发信息和自拍,在 Instagram 和 Snapchat 上给朋友点赞和评论,并改变他们对于展示自己会感到的焦虑,也算得上是认知行为治疗的一种。

Mintzer 医生指出,很多焦虑症的孩子很容易陷入思考陷阱,认为别人会觉得「我发这些,别人会觉得我很奇怪」。在一周的训练营里,心理医生会将青少年分组,并让他们互相或在群组里发短信聊天,或者设立私人 Instagram 组让成员发布自拍,让他们知道,其实和朋友沟通没那么难。

17 岁的 Xavier Martinez 就认为焦虑让他不敢在社交网络上分享,虽然他自己很想:「我希望我可以发一些我喜欢的东西,还有关于我和家人的内容。但我就是做不到。」他会担心自己拍照的样子,表情「不对」。

▲ Xavier Martinez 认为练习后,发自拍也没那么大压力了,图片来自《华尔街日报》

进训练营后,最开始 Martinez 也很难动手发图,但随着在导师设立的不对外公开的小组里逐渐联系分享照片,他慢慢更愿意去分享了。此外,他从前也很害怕自己一个人在餐厅里点餐,现在他也在努力克服,先从和朋友一起到餐厅,由他来负责点餐,再到自己去餐厅练习点餐。

如何应对网络上的负面攻击,也是很多心理医生耗时去引导青少年的处理的主题。焦虑的孩子对担心网络上的人会取笑自己,朋友会觉得自己古怪。

心理医生会鼓励孩子去发布自己想发布的内容,很多时候这就足以让他们知道,忧虑只是他们想太多了。如果真的遇到网络霸凌,医生则建议他们屏蔽这些人,有时还会展示自己的社交账号给他们看,让他们知道人人都会遇到这些人,不必太介怀。

17 岁的 Nate Miller 两年前被诊断出焦虑症和抑郁症,他认为社交媒体帮他康复了。他开始在 Instagram 和 Snapchat 上发偏向表达自己喜欢时尚和嘻哈音乐的自拍,粉丝逐渐增长至 1.7 万。他认为粉丝的支持让他感觉很好,与此同时,面对偶尔的言语攻击,他会选择屏蔽。

▲ Nate Miller,图片来自《华尔街日报》

对于焦虑的孩子而言,最让人崩溃的,可能是没人点赞,没人评论,发短信显示了「已读」,却不见回复。这时,医生会告诉他们对方也许正忙/手机没电了,但如果真的很久都不回复,医生也许会建议他们去寻找其他朋友。

说到底,心理医生在改变的只是孩子们和朋友交流以及看待自我的方式,社交媒体,只是恰好是今天的交流工具罢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用 iPhone 8 的我还是不时拿不稳手机。工作邮箱:fangjiawen@ifanr.com

消费已经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信仰。

查看全文 —— 传媒人 梁文道

毫无疑问,反垄断案是微软的一个灾难,倘若能更专注于打造移动操作系统,现在你用的就该是 Windows Mobile,而非 Android。

查看全文 —— 比尔 · 盖茨

网络、云化、边缘,这三个是大的行业趋势。

查看全文 —— 英特尔数据中心事业部副总裁兼网络创新业务部总经理林怡颜

与起初怀抱着改变世界,为世界带来更多不同的期望不一样。现在的求职者更多的是对大型科技公司的价值观感到担忧。

查看全文 —— 《硅谷帝国》的作者 Lucy Green

心理医生在治疗患有焦虑症和抑郁症的孩子时,会鼓励他们多玩 Instagram 和 Snapchat,和同辈建立社会关系。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