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大声

11-19 09:00

▲ 图片来自:hbr. OLALEKAN JEYIFOUS

18 世纪的法国哲学家 Denis Diderot 在其书中写下了「第四面墙」的含义:

想象舞台前面有一面巨大的墙,把你(演员)和观众隔开,就像幕布从来没有升起过一样。

第四面墙理论延伸了虚构作品和观看者之间的虚构界限。演员当观众不存在,观众也不会想要和台上的演员进行互动。他们身处一室,中间却隔了一面看不见的墙。当台上的演员开始和观众进行交流的时候,第四面墙的「破开」还能营造一种戏剧效果。

▲ 漫画中的第四面墙

「第四面墙」的存在创造了一种独特的「空间」,有些人称之为公共独处。有一种我在人群之中,却与人群毫无关联的感觉。

当观众越多,「第四面墙」就越重要。

以前我们大多只能在剧院、影视、文学、游戏中体会到「第四面墙」的存在。而随着开放式办公环境的流行,「第四面墙」也开始出现在开放办公环境之中。

▲ 图片来自:unsplash. AllGo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就表示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开放、灵活、以活动为基础的开放式空间正在取代小隔间成为新的办公场所,让人们交流更方便。

但最终的数据证明,当公司转向开放式办公室时,面对面地交流反而更少。人们开始选择短信、邮件、办公软件等进行一对多的消息通知,这相较面对面的沟通更有条理,也更高效。

▲ 图片来自:Inverse

Edward W. Conard 和自己搭档对此进行了一次数据监测。他们的学生斯蒂芬在越南的富布赖特大学工作,正好要经历从格子间变开放式办公室的过程,因此成为了这次测试的研究对象。

他和同事身着先进的可穿戴设备,让设备获取同事间电子互动及现实互动数据。椅子、地板,胸卡和智能手机上的传感器也在以摄像机的形式跟踪记录员工和谁在一起,以及他们在办公桌前工作的时间。他们的照明系统中还配有 WiFi 传感器,可以监测整个建筑和工作场所的面对面互动行为。

为了更准确地获取数据,Edward 和搭档先采集了员工在格子间工作的三周数据,又采集了转为开放式办公场所后的三周数据。最终发现,在公司转型为开放式办公室后,面对面的互动减少了约 70%,而电子互动的增加弥补了这一损失。

▲ 图片来自:Gallery Stock

这是因为开放办公室的员工自己创造了「第四面墙」。即使没有了物理的「墙」,同事们反而开始尊重无形的「墙」。如果有人戴着耳机工作,人们就很少走到他身边打断他,更多选择线上沟通。如果有人对话过于大声,在被同事眼神抗议后就会减小音量或转移阵地。

虽然开放式办公环境没了隔间挡板,但无形的「第四面墙」反而保护了个人在公众场所的概念边界。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回到过去 10 年,大家也会觉得我们做手机晚了,其实也不晚,我们做手机做到现在也是行业里前几名。把未来的时间拉近看,也许我们今天的节奏是很及时的节奏。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刘畅

我们在 90 年代犯的错误,如今被重新「发明」、重新犯错。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员 Karsten Nohl

机器人比赛在国内或是全球可能都会有个问题:老师帮学生做的太多,在我们定位中老师是一个教练,真正上场踢球的应该是学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军

我的建筑主题之一就是人与地球的连接方式,当人们与地球连接时内心会充满平静。就这种联系而言,我觉得运动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如果现在的科技趋势是将我们推向「一切都特别棒,但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的」,那些「真正是你的」科技产品也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反潮流趋势。

查看全文 —— Alex Danco,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