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 作家 Kenan Malik

大声

2019-11-20 09:00

越位是足球的规则之一,它对进攻方向前传球时接球运动员所站的位置作出了严格的限制。

在足球比赛中,进攻一方在触及球的瞬间,本方队员若比对方队员(不包括守门员)离对方球门线更近,则该队员被视为越位,接球时处于越位位置的球员参与的进球无效。

以前判断运动员是否越位都是靠边裁的肉眼,边裁在场边水平方向跟着运动员移动,一旦发现越位行为即举旗提示裁判。但这个依靠肉眼的判断错误率较高。有了 VAR 之后,错判变少甚至消失了。即便支持 VAR 技术的高速摄像机每两帧之间的间隔时间为 0.02 秒,也可能造成几厘米的误差,但 VAR 已经是现下最公平的辅助技术了。

但在 VAR 正式应用至今的几个年头里,争议从未停止。有人吐槽 VAR 的「选择性失明」,也有人责怪 VAR 影响了比赛的流畅。

事实上,球迷们厌恶 VAR 推翻了一个他们支持的决定,或用技术证明了裁判判罚的正确。不管 VAR 做出的判断到底是对是错,在早就有立场的球迷看来都是不可饶恕的。球迷的怒火不再指向场上的裁判,而是指向了 VAR 裁判——场上的第 12 个球员,垃圾 VAR、XXX 的恩人……

作家 Kenan Malik 说: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在利物浦 2-1 战胜维拉的比赛中,利物浦球员菲尔米诺上半场打进了一粒进球但却被判无效,因为 VAR 显示他越位在先。尽管英足总和前英超裁判均发声维护了 VAR 做出的判断,但依然有不少反对的声音。因为这是一个肉眼无法观察到的判罚,还有解说员质疑 VAR 裁判干预了标志线。

利物浦主教练克洛普在赛后发布会上也质疑了 VAR 的判罚「他是胳肢窝越位了吗?」在他看来,VAR 仍是一个需要严肃讨论的话题。

VAR 忽略了这一背景——试图获得不公平的优势。

它能够找出只有 2 厘米的越位,做出最为精准的判罚,VAR 能做到的都是我们以前都做不到的。Kenan Malik 认为这反而证明人类的判断是不可或缺的。

首先,人类的判断是不可或缺的。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做出更好的决定。但在重要问题上,它很少能取代人类的决策。

其次,VAR 的案例告诉我们,环境很重要。无论是足球还是社会的发展上,我们都不会严格遵守规则。我们为社会如何发展规划蓝图,并使用规则或法律来辅助实现这些目标。但仅仅机械地执行规则或法律,不管其背景如何,这几乎没有意义。我们常常忘记,算法缺乏了对上下文的理解。

第三,要权衡利弊。在足球比赛中,VAR 的判定会破坏比赛的流畅性,也会让庆祝进球的喜悦消失无形。许多球迷宁愿接受老式的裁判失误,以保留老式的比赛激情。类似的权衡始终存在于我们的社会生活中。

最后,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一台机器或一种算法的好坏,取决于它的创造者和数据提供者。这就是算法在工作中往往存在偏见的原因。为什么关于裁判的争论不会随着 VAR 的引入而结束。因为技术可能会放大人类判断的缺陷,而非消除。

技术是一种恩惠。然而我们应该警惕,不要高估它能提供更好的答案,也不要低估人类判断的重要。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们应该淡化 Deepfake 这个词语,它在某种程度上将 Deepfake 的含义商品化了。

查看全文 —— 哈佛-麻省理工学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项目前主任 Tim Hwang

联想的手机业务,绝对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开而有很大的改变。

查看全文 —— 联想 CEO 杨元庆

音乐流媒体服务面临的重大问题,是无法实现真正的差异化。

查看全文 —— Apple Music 联合创始人 Jimmy Iovine

您必须进行数字注册才能「存在」。

查看全文 —— 《纽约客》撰稿人 Jia Tolentino

残疾人不上网的可能性是普通人的三倍。

查看全文 —— 皮尤研究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