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世纪 10 年代的变化与其说是新技术的到来,不如说是商业模式的快速演变,即注意力的货币化。

—— Oliver Burkeman

大声

11-26 17:14

2010 年,现在在英国《卫报》做记者的 Oliver Burkeman 刚加入 Twitter,没人说互联网可能是会入侵你一切的毒瘤,那时候网络和科技的前途一片光明;那时 iPad 才刚刚问世,Uber 和 Airbnb 还在飞速发展,乏味的琐事因游戏化变成了有趣的数字挑战;那年《卫报》新闻博客的一篇短文标题是「唐纳德•特朗普正考虑竞选总统」,这是一条讽刺新闻。

那是 2010 年,一个我们现在回看过去有很多不同的时代,一个一切仍以一种可理解的方式运行的世界。

是什么让一切变得如此迅速,在 Oliver Burkeman 看来,这是因为注意力经济正处于超速驾驶状态。

21 世纪 10 年代的变化与其说是新技术的到来,不如说是商业模式的快速演变,即注意力的货币化。

注意力最早的货币化案例是十九世纪的黄色新闻。夸张而引人遐想的故事勾住了无数读者,有无限想象空间的封面抓住了数不尽的视线。不管内容是什么,广告商愿意为此付费买单。而在互联网的时代,一切重现。重要性和真实性让位于最引人注目的故事,它总是抓人眼球,最能引发观者的强烈情绪。

在 Oliver 看来,「社交媒体向我们展示了我们的敌人最无耻(也最令人信服)的糟糕行为。」

在社交媒体中,我们用夸张的语言谴责「异见者」。在这过程中,我们的「部落」更加忠诚,直到那些我们的对手变得像是另一个物种。

社交媒体并没有使公共领域民主化,而是用一个全球性的「弗洛伊德式的 ID」取代了它。在这个 ID 中,每个人最黑暗的冲动发生了碰撞,理智的辩论变成泡影。事实证明,一个健康的民主制度需要人们保留自己的某些情绪,并在表达它们前仔细考虑。但在网上,人们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了那些反其道而行之的人身上。

▲ 图片来自:unsplash. Marc Schaefer.

在现实生活中,离心力这种虚拟力让旋转的物体远离了它的旋转中心。而社交媒体的离心力则是将每种观点都推向极端。

迪士尼的 CEO Bob Iger 就说:「社交媒体正在扩大人们心中最深的恐惧,同时也不断地证实了我们的信念,这造成了一种『每人都持有同样观点』的错觉。」

美国法学家 Cass Sunstein 则认为互联网在建立新的壁垒,有越来越多的人生活在「回声室」中,发出同样观点的声音越来越大,直到淹没其它声音。

虽然有数以百万的人在使用网络扩展眼界,很多人却恰恰相反,他们根据自己的利益和偏见创建了一份《我的日报》。

▲ 图片来自:Aeon

在这种情况下,两个回声室的人始终说服不了另一方的人,但他们却始终会喜欢这种「友好讨论」。社交媒体上永远充斥着相矛盾的证据,互相的争论永不停止。

德国社会理论家 Hartmut Rosa 将这成为「狂热的停滞」,即现实生活中的一切都在加速前进,但变革的可能性已经在锣鼓喧天的社交媒体中彻底消失。

Oliver Burkeman 表示这一切都值得警惕。

我们应该警惕技术决定论,这并不全是社交媒体的错。如果政治一定要介入,我们甚至可以控制硅谷。但我们也应该小心那些乐观的技术鼓吹者,他们总在我们耳边说这一切都是小题大做,说前几代人也会担心早期的技术发展问题。

题图来自 unsplash. Vidar Nordli-Mathisen.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回到过去 10 年,大家也会觉得我们做手机晚了,其实也不晚,我们做手机做到现在也是行业里前几名。把未来的时间拉近看,也许我们今天的节奏是很及时的节奏。

查看全文 —— OPPO 副总裁刘畅

我们在 90 年代犯的错误,如今被重新「发明」、重新犯错。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员 Karsten Nohl

机器人比赛在国内或是全球可能都会有个问题:老师帮学生做的太多,在我们定位中老师是一个教练,真正上场踢球的应该是学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军

我的建筑主题之一就是人与地球的连接方式,当人们与地球连接时内心会充满平静。就这种联系而言,我觉得运动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如果现在的科技趋势是将我们推向「一切都特别棒,但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的」,那些「真正是你的」科技产品也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反潮流趋势。

查看全文 —— Alex Danco,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