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vivo 在东莞和重庆两地同步进行生产,日产量接近 10 万台。

—— vivo 副总裁刘宏

大声

2019-12-10 20:29

年初看《流浪地球》的时候,我感慨的是,那 12000 座行星发动机是人类工业化和规模化的杰作。

现在不需要造这么大型的工业设施,当然也造不出,但工业依旧有其魅力,在诸多西方发达国家完成了工业化进程的时候,我们仍然处在工业化进阶的过程中。

即便在每年我国 GDP 里来自工业的贡献比例在逐年降低,同时不可否认的是, 1978 到 2017 年的 40 年里有 17 个年份,工业对 GDP 增长的贡献率超过 50%(3 个年份超过 60%),贡献率小于 30% 的年份只有 9 个,另外 14 个年份工业对 GDP 增长贡献率介于 40%~50%。

在实业难做的时候,如今能继续坚持在制造业的厂商更显得尤为可贵。

IDC 最近公布了 2019 年第三季度智能手机装配供应商出货量排名,其中三星和富士康分列第一和第二名,而作为国内前几大手机厂商之一 vivo 保持了上个季度的排名,位居第三名。

基于 vivo 全球 9 大智能研发中心以及 5 大生产基地,vivo 已经具备年产上亿部智能终端的生产能力。

不同于手机行业普遍的代工模式,vivo 拥有着国内手机厂商中为数不多的自有工厂,自有工厂意味着对于品控和产能有着更好的控制力。

在 vivo 新款手机 X30 系列发布之前,爱范儿等媒体也来到了 vivo 在东莞江贝的生产厂区,零距离地接触智能手机生产的一线。在这场 5G 开放日活动上,vivo 副总裁刘宏说:

vivo X30 的生产已基本完成产能爬坡。我们在东莞和重庆两地同步进行生产,日产量接近 10 万台。这款 5G 手机会在本月发售,届时我们会全量供应。

产能这个词对于消费者来说可能相当陌生,但是最近下单 AirPods Pro 的消费者可能就会发现,发货日期可能得两周后了,这就是产能跟不上需求的表现。日产 10 万,月产两三百万的数量对于一款初期上市得爆款手机而言,已经能够满足首销的那一波需求了。

有人觉得流水线自动化作业枯燥无聊,有人觉得排排坐的产线工人自由受限。然而对于手机制造业这样的细分工业领域来说,一方面,它承载着自动化智能化的前进职责,另一方面,制造业也承载着吸纳就业的重要使命。比如,vivo 总计拥有 122 条现代化生产产线,每个月有超过 1000 万台的生产制造能力。而 vivo 公司目前 60% 的职员为研发人员,拥有 3 万多名产线员工,建立了包括工程师、测试员等在内超过 2000 人的品质管控团队,这些都是实打实的因为制造业带来的就业人数。

所以在 vivo 东莞生产厂区,我们看到两种情景,一种是主板装配流水线上,各种 CPU、闪存和内存等等元器件在几乎完全自动化的流水线上被精密的机器逐一安装到主板之上,整条流水线并无太多工人。另一种场景则出现在了 X30 整机装配的产线上,一字排开的产线工人有序地把多颗摄像头、电池、按键等零部件装配在一起,最终成为一部完整的手机。

日产 10 万部 X30 手机,庞大而精密的产线,这种数字冲击和宏大场景,又和 Exynos 980 这样微观层面先进的芯片相得益彰。作为行业首批双模 5G SoC 产品,Exynos 980 芯片可同时支持 NSA 和 SA 两种组网模式,在 5G 通信环境即 Sub-6GHz 以下频段下,可实现最高 2.55Gbps 的下载速率。

这就是工业的魅力,在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都有着理性和秩序的美感,通过高效率的规模化生产,来满足人类日益增长的各类需求。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疫情以后,(护肤品)消费者对于专业人士意见的信任度极度提高,皮肤科医生成为了最信任的信息渠道。

查看全文 —— 欧莱雅中国副总裁 马岚

XDR 带来的不仅仅是高动态,从主观效果上还有画面的立体感。

查看全文 —— 海信视像科技产品经理部总经理 黄飞

Find X3 我感觉相当于华为的 Mate7 的阶段,因为都是(高端)刚刚起步的时候。

查看全文 —— 迪信通广州高管党明

我们希望用户能够在游戏中快人一步,发现有一些骨灰级的玩家比较在意声音的延迟干扰到他们的体验,因此真我 GT 保留了 3.5mm 的耳机孔。

查看全文 —— realme 全球副总裁徐起

电视是一种可以接收广播电视信号并通过屏幕、喇叭呈现图像和声音的设备,像早前的黑白显像管电视,彩色显像管电视,平板电视,以及近期出现的智慧屏都归属电视品类,是电视在技术发展过程中不断演进的各种形态。

查看全文 —— MediaTek 产品总监 李大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