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习惯已经变了。我们需要培养一种新型「双重大脑」,既能满足高效的数字阅读,又能在传统阅读中进行最深层次的思考。

—— 认知神经科学家 Maryanne Wolf

大声

05-12 01:11

现在我们怎么阅读?

iPad 上的故事可以让孩子们不哭。

手机上的读物能让学生「听书」。

购买 Kindle 上的电子书是大人们获取新知的流行方式。

这是数字时代不可避免的转变。

人类 6000 多年前学会阅读和书写,这两种能力让我们的大脑有了新的变化,我们可以从数一群羊开始理解复杂的思想。

这是神经学家早就有了的结论。现在,塔夫茨大学认知神经科学家 Maryanne Wolf 对阅读如何促进人们智力和情感,进行了更深层次的研究。

▲ 图片来自:Medium Forge

她发现,当人们进行数字阅读时,基本的「深度阅读」都会遭到威胁。

深度阅读所需的就是极其专注的注意力,它能够培养一个人发展所需的类比推理能力、批判性思维、观点理解和同理心等能力。

而且,当指尖触摸纸质书籍时,读者也可以更强地感知文字,增强对信息的理解,并将它们吸收到大脑中。

但当承载文本的媒介变成各种屏幕,除了阅读之外,人们还能查资料、处理多任务、获取其他信息,不仅我们的阅读习惯也会随之改变,大脑结构也会因此改变。

▲ 图片来自:Glamour

圣何塞州立大学的刘子明也进行了一系列研究,表明当代习惯的阅读方式就是扫读,看完第一行,就只关注段落里的关键词,他说道:

当大脑这样掠过文字时,我们不再花时间到深度阅读上,不会去研究其中的复杂性、了解他人的感受、挖掘文字中的美,并创造自己的想法。

英国文学研究学者兼老师 Mark Edmundson 也表示很多大学生都会避开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经典文学,因为他们没有耐心去阅读更长、更密集、更困难的文本。

这种不耐烦,背后潜藏着更深层的含义:

大量学生已经不再具有足够的批判分析的阅读能力,以理解内容中思想和论证的复杂性,但是这种对文本的苛刻,无论是在人文还是科学领域,还有遗嘱、合同、公投问题中都必不可少。

同理心和批判性思维的萎缩,将会影响到我们所有人。Maryanne Wolf 认为:

它会影响我们抵抗信息轰炸的能力,让人们撤退到熟悉的、未经检验的信息孤岛,这些信息孤岛上不要求人们进行任何分析,而被各种虚假信息和煽动性内容所捆绑。

▲ 图片来自:Medium Forge

我们正在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的过渡期。

当纸质阅读淘汰来临之际,我们也需要提前预知其中会衍生的各种问题。

认知科学家 Tami Katzir 的研究发现,数字阅读最早会在四五年级的学生中产生负面影响,他们的理解能力和同理心都会有所缺失。因此我们要在孩子们还没有正式阅读之前找到解决办法。

但值得注意的是,Maryanne Wolf 并不是要把纸质阅读和数字阅读简单对立起来。

她表示,正如麻省理工学院学者 Sherry Turkle 所写的那样:

我们科技创新不是一种错,但我们不能忽略创新中会遭到破坏的事物。

▲ 图片来自:The Guardian

神经科学中有这样一条古老规则——你的大脑不会因为年龄而改变,只要你使用它就不会失去它。

这代表着就算在数字时代,我们依然有选择的权利。

Maryanne Wolf 相信未来阅读习惯改变我们大脑的故事还会继续:

我们要明确意识到现在拥有的科学和技术将会让我们失去什么东西,带来什么新能力,我们兴奋的理由和谨慎的理由一样多。我们需要培养出一种「双重大脑」,既能满足高效的数字阅读,又能在传统阅读中进行最深层次的思考。

在这种能力之下,我们就能拥有自己的观点以及辨别真相的能力、欣赏和创造美丽的能力、超越现有的海量信息,来实现社会发展所必需的知识和智慧的能力。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规划 5G 产品的第一天,(我们)就把 5G+5G 双卡双待加入产品系列中。

查看全文 —— MTK 无线通信事业部 粘宇村

AR 和 VR 设备在不断迭代,迭代到今天,我看到了实验室里展示的效果,已经非常接近我们理想型的 VR 体验了。

查看全文 —— 荣耀总裁赵明

我们核心是把基础性的能力打造好,未来更多的智慧全场景是围绕着 HiLink 和分布式操作系统的能力,让更多的合作伙伴加入进来。

查看全文 —— 荣耀总裁赵明

教育是 Apple 公司的基因。

查看全文 —— 葛越

在不确定性的时代,角色扮演是一种健康的逃脱模式。

查看全文 —— 角色扮演组织 RPG Research 创始人 WA Hawkes-Robins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