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下一代互联网。

—— David Gelernter

大声

2013-02-20 13:37

耶鲁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 David Gelernter 说,“未来,不光操作系统、浏览器、搜索都将成为历史尘埃——我们对‘计算机’的理解,也将发生改变。”

目前,我们如何组织互联网上的东西?传统的解决方案:用链接来定义网络。通过链接,用户从一个信息单元转向与之相关的另一个。非传统替代性的选择:通过与事件相关的“流”(独立来看,是“lifestreams”;统共来看,是“wordstreams”)。

通过由时间序列的“流”,从一个信息单元转向另一个,而这些“流”将不断流动:它们将不断接触到新产生的信息。

他用一张手绘的图,来解释“流”的意义:

davidgelernter-napkinsketch_wiredopinion_schokshi

如果把这张图横置,“流”像不像一条由无数支流,共同汇合成的大河?而哪些支流到底如何影响整条大河?河沿岸的人,又会怎样的影响?如果把“时间流”比作“水流”,那么不同支流汇总,就会发生“湍流”。

在现实中,“湍流”的产生主要原因有两个,两个原因都相关联,以空气流体力学为例:

  • 当空气流动时,由于地形差异(例如,山峰)造成与地表的“摩擦”;
  • 由于空气密度的差异和气温变化的热效应空气气团垂直运动。

为了得知正确风的流向、天气的变化,物理学家探索流体力学,利用数学工具来预测流体的运动变化——然而,现实中流体的运动相关因素过于复杂,目前数学公式仍然无法帮助我们非常精确的预知天气变化,比如天气预报说下雨却没下雨,开始变冷却没变冷。

不过,数据是可以精确的。换言之,Gelernter 设想的基于流代数学的“流浏览器”。如果能量化流量的大小、信息的权重的话,那么就能精确计算每个人的时间流的相互影响的效果。也就是说,一切都可测量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人与另外一个人的相遇,就并非偶然了。“流浏览器”能够通过测算“时间流”里发生的事情,而预计到我们与另外一个人的相遇几率,甚至可能在冥冥中进行精确地安排。

Gelernter 笃定地说,未来没有搜索——当电脑变成“心理测量师”,所见即所得,真的还需要搜索吗?

 

题图来自 open-ocean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我用照片记录孩子的痴迷创造了一个归档噩梦,现存文件量已超过单人可认真回顾处理的量,我不禁自问,拍那么多照片的意义何在?

查看全文 —— Farhad Manjoo,评论员

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查看全文 —— Sean Cash,经济学家

如果你不在用户手机主屏幕的第一页,如果你不是他们张嘴想起的产品,那你约等于不存在。

查看全文 —— Nir Eyal,《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