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 时代过去了,但智能手机的可玩性其实不高,不是因为爱折腾的年轻人少了,而是智能机开放性是对开发者而言的,对用户来说它的开放程度还不如 Win PC。

—— Uglee

大声

2013-10-14 16:07

这几年,关于智能手机的开放性问题我们一直在讨论,那么这个开放性是对谁而言的?作为用户,我们感受到了智能手机的开放性了吗?

早前在爱范儿网站写过周年庆专稿《The Fusion – 无法预见的未来和难以割舍的梦想》的牛掰中年 Geek Uglee 在其微博上说了一些自己的看法:

“PC 时代过去了,但智能手机的可玩性其实不高,不是因为爱折腾的年轻人少了,而是智能机开放性是对开发者而言的,对用户来说它的开放程度还不如 Win PC;而开发板对用户来说又过于复杂;这里有没有出现中间产品的可能呢?如果有,关键的开放、易玩和好玩的点该在哪里?你要玩儿它什么呢?”

作为一个精通技术的开发者,Uglee 的话当然靠谱,爱折腾的年轻人当然也不少,一些初中生都可以开发 iOS 应用了。

然而问题是,作为这些爱折腾的年轻人之外的更广大用户,我们为什么要去折腾一个手机?技术 Geek 眼中的可玩性在此也并不等于普通用户眼中的可玩性。发烧友热衷的处理器超频大赛在普通 PC 用户眼里还不如握着鼠标在屏幕前打《使命召唤》好玩。

当然,我也希望能有一个开放、易玩和好玩的中间产品出现,能让折腾水平不高的人也能偶尔折腾一下。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和常识相反,威胁着就业和薪水的不是那些「非常棒」的自动化技术,而是那些「不咋地」的科技,后者只能对生产力进行很小的提升。

查看全文 —— Daron Acemoglu & Pascual Restrepo,经济学家

「离异父母协作」软件可作为家长的「中间人」,减少孩子需承受的压力。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办公桌已死,但办公室仍是必要的。

查看全文 —— Barber & Osgerby

自动化和外包承包了很多公司的「入门级」工作……和过去几十年里的毕业生相比,今年的毕业生被期望承担更复杂的工作。

查看全文 —— 《华尔街日报》

对我们(Google)来说,隐私不应该成为一种奢侈品,不应该只提供给有能力买得起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人群。

查看全文 —— Sundar Pichai,Google 首席执行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