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现在,我不能安静地坐在 Uber 专车的后座里查看手机或浏览报纸。我必须开始努力套近乎了。

—— 莫琳 · 多德

大声

2015-06-08 10:43

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坐 Uber 的之后,乘客不仅要给司机评分,其实司机也会给乘客评分。如果乘客评分过低的话,很可能会遇到拒载的情况,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莫琳 · 多德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一次一个司机告诉她,她的评级只有 4.2 颗星,这是一个很低的分数。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同事在刚开始用 Uber 的时候,很习惯地给司机 3 星,这是因为他觉得司机的服务没有做到最好,属于刚刚好而已。但是在默认体系下,Uber 评星和淘宝给好评类似,在没有过失的情况下,就得给最好的那个评级。

这就像 Uber 的信用记录,当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莫琳 · 多德就开始想着怎样才能挽回自己的评级:

“但是现在,我不能安静地坐在 Uber 专车的后座里查看手机或浏览报纸。我必须开始努力套近乎了。”

这意味着,即使她遇到了一个不认路,浪费她很多时间的司机时,也得跟司机做互打五星的交易。某种程度上说,这是贿赂、谎言和包庇。

当一个评价体系开始充斥谎言的时候,后果就是真话更难讲出,不信看淘宝,给一个差评引来店主报复的新闻不胜枚举。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摩尔定律结束了。

查看全文 —— 黄仁勋,英伟达 CEO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我用照片记录孩子的痴迷创造了一个归档噩梦,现存文件量已超过单人可认真回顾处理的量,我不禁自问,拍那么多照片的意义何在?

查看全文 —— Farhad Manjoo,评论员

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查看全文 —— Sean Cash,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