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现在,我不能安静地坐在 Uber 专车的后座里查看手机或浏览报纸。我必须开始努力套近乎了。

—— 莫琳 · 多德

大声

2015-06-08 10:43

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坐 Uber 的之后,乘客不仅要给司机评分,其实司机也会给乘客评分。如果乘客评分过低的话,很可能会遇到拒载的情况,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莫琳 · 多德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一次一个司机告诉她,她的评级只有 4.2 颗星,这是一个很低的分数。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同事在刚开始用 Uber 的时候,很习惯地给司机 3 星,这是因为他觉得司机的服务没有做到最好,属于刚刚好而已。但是在默认体系下,Uber 评星和淘宝给好评类似,在没有过失的情况下,就得给最好的那个评级。

这就像 Uber 的信用记录,当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莫琳 · 多德就开始想着怎样才能挽回自己的评级:

“但是现在,我不能安静地坐在 Uber 专车的后座里查看手机或浏览报纸。我必须开始努力套近乎了。”

这意味着,即使她遇到了一个不认路,浪费她很多时间的司机时,也得跟司机做互打五星的交易。某种程度上说,这是贿赂、谎言和包庇。

当一个评价体系开始充斥谎言的时候,后果就是真话更难讲出,不信看淘宝,给一个差评引来店主报复的新闻不胜枚举。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如果 Twitter 可以重来,我不会再强调「粉丝数」和「点赞数」。我甚至会删掉点赞功能……可以说,这项功能并没有给互联网带来什么积极健康的贡献。

查看全文 —— Jack Dorsey,Twitter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音乐体验往往都是积极的,为人们带来积极的情绪体验,因此有提高效率的功效。

查看全文 —— 迈阿密大学音乐治疗学者 Teresa Lesiuk

我知道你并不了解占星术,但如果你要接触 20 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那么你需要和她聊这个。

查看全文 —— 占星软件 Co-Star 联合创始人 Banu Guler

(巴黎圣母院)这种损失让人如此沮丧,部分原因是人们沉浸在西方的思维模式中,认为「真实」就等同于完全保留建筑物的原始工艺和原始材料。

查看全文 —— Claire Smith,弗林德斯大学考古学教授

能做 996 是一种巨大的福气,很多公司、很多人想 996 都没有机会。如果你年轻的时候不 996,你什么时候可以 996?你一辈子没有 996,你觉得你就很骄傲了?

查看全文 —— 马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