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现在,我不能安静地坐在 Uber 专车的后座里查看手机或浏览报纸。我必须开始努力套近乎了。

—— 莫琳 · 多德

大声

2015-06-08 10:43

有些人可能不知道,坐 Uber 的之后,乘客不仅要给司机评分,其实司机也会给乘客评分。如果乘客评分过低的话,很可能会遇到拒载的情况,

纽约时报专栏作家莫琳 · 多德就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有一次一个司机告诉她,她的评级只有 4.2 颗星,这是一个很低的分数。

这让我想起了我的同事在刚开始用 Uber 的时候,很习惯地给司机 3 星,这是因为他觉得司机的服务没有做到最好,属于刚刚好而已。但是在默认体系下,Uber 评星和淘宝给好评类似,在没有过失的情况下,就得给最好的那个评级。

这就像 Uber 的信用记录,当意识到这一点之后,莫琳 · 多德就开始想着怎样才能挽回自己的评级:

“但是现在,我不能安静地坐在 Uber 专车的后座里查看手机或浏览报纸。我必须开始努力套近乎了。”

这意味着,即使她遇到了一个不认路,浪费她很多时间的司机时,也得跟司机做互打五星的交易。某种程度上说,这是贿赂、谎言和包庇。

当一个评价体系开始充斥谎言的时候,后果就是真话更难讲出,不信看淘宝,给一个差评引来店主报复的新闻不胜枚举。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为了让机器人更好,我们要让它怕死。

查看全文 —— 《自然・机器智能》杂志

有些人认为收集隐私数据才能推动技术进步,但这两者不可以拿来权衡。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Tim Cook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