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每一个我共事过的人,我都曾看过他们桌上的泪痕。

—— 亚马逊员工 Bo Olson

大声

2015-08-17 03:56

亚马逊一直为人所熟知的是电子商务巨头的称号和诸多成功的业务,如 Kindle,AWS 等。但是亚马逊的工作环境却一直被视为机密,原因是亚马逊内部严格的保密政策和对媒体保守的态度。这一点,似乎与乔布斯老爷子时代的苹果公司很相似。对了,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先生对下属也很严苛。

近日,媒体标杆的《纽约时报》刊出一篇长文,详细揭秘了亚马逊这家科技巨头的工作环境。文章很长,内容详实有料,文字功底也很深厚,是不可多得的优秀专题报道,推荐阅读。

里面有一个让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段落,一名亚马逊前员工表示永远定格在脑海的一个画面是员工在办公室哭泣:

“走出会议室,然后你会看到一个成年人掩面而泣。几乎每一个我共事过的人,我都曾看过他们桌上的泪痕。”

在亚马逊,工作压力非常大。员工按照他们的业绩表现来制定职级,每年垫底的那些员工会被清除,高层倾向于在办公室制造不和谐气氛。在他们看来,矛盾激发创新。同时,亚马逊也不像 Google 和 Facebook 那样为员工提供健身房、美食或者家庭福利,而是用赔偿金和股票作为补贴和激励,然后大部分开销需自费。

这篇文章引起巨大反响,纽约时报上将近 2000 条评论,其中有一条编辑精选的评论或许能为我们提供一个新的角度:

工作不是为成年人准备的的托儿所,这个国家也不是建立在每周 40 小时工作日并且办公室还像个社交俱乐部。美国需要更多像亚马逊这样的公司,要求多劳,馈以多得。

是的,我想到了希腊,想到了我国,也想到了自己的工作。

 

题图来自:站酷海洛创意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中国没有经历所谓的桌面互联网的阶段,而是直接拥抱了移动互联网,因此中国消费者的思维里并没有桌面互联网时代的那些包袱,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中国的移动支付占有率如此之高。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蒂姆·库克

扫地机器人加入机器视觉以后,它除了避障功能以外,还可以去做地图的「语义识别」,也就是说它能识别这个环境是厨房,这个环境是卫生间,这个环境是睡房,进入到这些地方就可以有不同的清扫模式。

查看全文 —— 科沃斯副董事长、国际事业部总裁钱程

拿智能音箱举例,国内的竞争激烈程度已经升级到了一个智能音箱 9.9 美元、8.9 美元,也就是单价一美金的竞争。这种发展模式是不是健康的。

查看全文 —— 联想集团高级副总裁贾朝晖

未来的无线耳机,很可能会让你放下智能手机。

查看全文 —— Gints Klimanis

少数 Google 地图制图师的决策,一下子就重塑了拥有 170 年历史的社区的身份,这体现了硅谷在现实世界中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查看全文 —— Jack Nic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