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说:我不会去跟别人分享我的医疗数据,财务数据,不会去跟别人分享我的性生活。但这些只是你现在的观点。我认为,今后人们会去分享这些数据,我们现在还处于分享时代的早期。

—— Kevin Kelly

大声

2016-01-04 12:23

如果你最近关注微博,可能会关注到最近被广大网民指责的那位上海地铁吃凤爪的女性。在视频发酵之后,这位女性的身份职业信息马上会人肉搜索出来,甚至包括几年前几乎同样的事件:也有微博用户拍照揭露她在地铁上吃凤爪然后随地乱吐食物残渣。

作势分析的话,可以写的点有小视频的爆发趋势;互联网的信息留存和群众力量可以抵消一部分的互联网快消属性;或者最老生常谈的,这样的人肉搜索是正义之举还是网络暴力?

古时候圣人对自己的要求是“慎独”,现在来看,现代人更要在公众场合对自己的言行负责,因为说不定自己的一不留神就成为互联网上口诛笔伐的对象,这是被动层面的。

在主动层面,许多人开始在互联网上主动“暴露自己”,分享自己的自拍,运动数据和轨迹,或者非结构化的生活琐碎。在社交网络之前,这可能是只会跟朋友分享的东西,但是在现在的话,这些关于自己的数据可以被搜索引擎抓取到,甚至被分析归类。

比如,前不久巴塞罗那数据透明性实验室网的调查发现,在测试的 600 个网站中,有 26 个网站多次利用 cookie 掌握顾客消费习惯差异,从而给出不同价格,差价平均在 10% ~ 30%,某些商品的差价甚至超过了 100%。

也就是说,许多网站所谓的个性化推荐中,也可能包括价格的个性化。如果自己经常炫富的话,说不定网购的价格也会高一些。

在去年苹果春季发布会上,苹果推出了 Researchkit 来帮助研究,很多人尤其是医疗研究人员为此欢欣鼓舞,也有很多人担心背后的健康数据被泄露,苹果也为此保证不会在用户未允许的情况下获取用户的健康数据,但是,过往太多例子告诉我们,数据没有绝对安全这一说。

在 iOS 9 的更新中,内置健康应用中更是添加了“生殖健康”一项,甚至包括了“性行为”的数据,在大部分国人的观念中,这是相当隐私的数据。现在来看,这些数据的监测像是一种“前夜”。

Kevin Kelly 在斯坦福的一次演讲中提到了未来 20 年的一些趋势,比如:

在不久的将来,我们通过无线网络来传输的信息总量就会超过通过有线网络来传输的信息总量。

未来,数据会更多地在每个人的智能设备之间传输,不会回到发射塔、交换机或者 “云” 里面。到 2020 年,超过 2/3 的信息传送距离不会超过 1 公里。

无人驾驶汽车今后将变成你的新办公室,你用汽车接收的数据将比你坐在写字楼里接收的数据更多。

而在分享和隐私的博弈中,他是这么说的:

“很多人说:我不会去跟别人分享我的医疗数据,财务数据,不会去跟别人分享我的性生活。但这些只是你现在的观点。我认为,今后人们会去分享这些数据,我们现在还处于分享时代的早期。”

也就是说,隐私这件事也只是一个相对概念,而封闭和独立这件事也将不复存在。想一想,未来的社交如果接入了更多的隐私数据之后,人与人的沟通效率会不会更高?直面自己的欲望和思想吧。

自我分享和网络监督之下,人类是不是距离思维透明是不是更近了一步?

 

题图来自:TED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不是那种会因为市值而庆祝的人,这只是一个不稳定的指标。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

我自己觉得 5G 时代,可能手机不是主要的 5G 流量应用的设备,大家更多会回到像笔记本电脑更加消耗流量的产品和设备上面去,将来大家看视频,尤其是比较长时间的视频,更加会喜欢比较大的屏幕。

查看全文 —— 杨元庆,联想集团董事长兼 CEO

我用照片记录孩子的痴迷创造了一个归档噩梦,现存文件量已超过单人可认真回顾处理的量,我不禁自问,拍那么多照片的意义何在?

查看全文 —— Farhad Manjoo,评论员

一样产品的价值,不在于你愿意为其付出多少,而是体现在要你放弃它的成本值。

查看全文 —— Sean Cash,经济学家

如果你不在用户手机主屏幕的第一页,如果你不是他们张嘴想起的产品,那你约等于不存在。

查看全文 —— Nir Eyal,《Hooked: How to Build Habit-Forming Products》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