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comScore 应用排行榜的前十五名中,苹果只占了两个应用,而 Google 占了六个,苹果是否有兴趣改变这种现状?

—— BGC 分析师柯林 • 吉利斯

大声

2016-01-29 11:41

在所有人都在关心苹果 iPhone 销量增长几乎停滞的时候,只有投资机构 BGC 分析师柯林 • 吉利斯关心苹果是否能在硬件之外做出好的互联网服务。为此,他在给客户的信中写道

“苹果面临的大问题,并不是 2016 年第一季度能否出货 5700 万台或 6000 万台 iPhone,而是下面几个问题。”

在这封信中,柯林 • 吉利斯给苹果提了五个问题,其中有一个对比苹果和 Google 的:

“在 comScore 应用排行榜的前十五名中,苹果只占了两个应用,而 Google 占了六个,苹果是否有兴趣改变这种现状?”

其他四个问题则是:

  1. 苹果的视频流媒体内容战略在哪?
  2. 苹果打算如何提高苹果支付的使用量,让它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
  3. 为什么苹果的 iAd 广告平台如此不景气?
  4. 苹果将手机定价模式转变为订购模式,其效果如何?

从这些问题和话语中,我们可以看到柯林 • 吉利斯的基础认知是,他希望苹果成为一家服务型的公司,以构建显著的循环收益,而不简单是一家硬件公司。在当今市场条件下,服务型公司的市值或者估值会比硬件公司高。

如果再翻一下过往柯林 • 吉利斯的言论,就不难理解他这么认为的理由了。在 2014 年十月的时候,他声称 Google 将会在 2020  前超过苹果,成为第一个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公司。他对《纽约时报》说

“如果你看看 Google 的项目范畴,你就会发现,这些不同的项目表明,Google 拥有的机遇规模大大超过了苹果。我们能从苹果公司获得什么?难道就是更薄的 iPad?”

那个时候,苹果的市值约为 5990 亿美元,Google 市值约为 3720 亿美元,看起来有难以逾越的差距。而到了现在,苹果市值回落到了 5518 亿美元,而 Google 的市值则到了 5016 亿美元,其中的差距大大缩小了,由于股价实时波动,他们之间的差距还小到过 305 亿美元。

由于原来的 Google 公司已经改组成为了新的 Alphabat,所以若有一天这家公司的市值超过苹果的时候,我们应该称之为 Alphabet,不管如何称呼,从现在的情形来看,科技界市值第一公司的争夺战已经燃起了硝烟。

 

题图来自:fastcompany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为了让机器人更好,我们要让它怕死。

查看全文 —— 《自然・机器智能》杂志

有些人认为收集隐私数据才能推动技术进步,但这两者不可以拿来权衡。

查看全文 —— 苹果 CEO Tim Cook

VAR 的案例证明我们应该警惕,技术不一定能够提供更客观的答案。

查看全文 —— 作家 Kenan Malik

在开放空间中,「第四面墙」规范迅速传播。

查看全文 —— 哈佛商学院组织行为学教授 Edward W. Conard

我发现很多情侣都会一起购物,并确定买的化妆品的色调俩人都适用。美容产品的中性化绝对在变得越来越主流。情侣和另一半分享,甚至搭配化妆,是大家一起享受美妆产品的方式。

查看全文 —— Jessica Blackler,美妆品牌创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