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Google 创始人佩奇)没有做出任何降尊纡贵的样子,也没有摆出「你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吗?」的架子,我们就是那么聊着。

—— Lockheed Martin 工程师查尔斯·蔡斯

大声

2016-02-02 10:55

得益于 2015 年第 4 财季的强劲表现,Alphabet(原 Google 分拆而成,现 Google 母公司)以约 5580 亿美元的市值超越了苹果(市值在 5350 亿美元左右),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

在讨论 Alphabet 如何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之前,不妨先来谈一下他们的联合创始人兼 CEO 拉里·佩奇。

三年前,来自 Lockheed Martin 的核融合项目的工程师查尔斯 · 蔡斯参加 Google 举办的 Solve for X 大会,蔡斯坐在沙发上,一个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男士蹲下来跟他搭话。谈论的问题最终落到了“论把人力因素从一项可持续融合反应(这是一项模仿太阳能,制造清洁能源的计划)中剥离出去,需要花费多少时间、金钱与技术”上,这次不太正式的谈话持续了 20 分钟之后,蔡斯意识到,该问下这个不期而遇的谈话对象。

最终的答案是,这个蔡斯没见过的男士,是 Google 联合创始人兼 CEO 拉里·佩奇。

回顾这一段谈话,蔡斯是这么评价自己的感受:

“他没有做出任何降尊纡贵的样子,也没有摆出「你知道自己是在跟谁说话吗?」的架子,我们就是那么聊着。”

相比于面向更广大人民群众的 Google I/O 大会,拉里·佩奇出现在 Google 的各种学术会议上的几率要大得多,比如 Solve for X 或 Sci Foo Camp,再或者是 TED 这样的知识性集会。

“”知识漫游癖”,《纽约时报》这样形容拉里·佩奇,所以他会和核融合项目工程师谈清洁能源,谈原子能等等,也会布局无人驾驶,测试血糖的隐形眼镜,登月计划等等等毫不相关但绝对前沿的研究。

如今 Alphabet 如此成功,盈利能力也在攀升,也印证了拉里·佩奇曾经讲过的信念,即盈利公司可以成为促进社会公益与变革的力量。2014 年,在 TED 大会上拉里·佩奇在与美国著名主持人 Charlie Rose 的对话中表示,比起非盈利组织或慈善机构,他宁愿把自己的钱留给马斯克这样的企业家。

在去年宣布 Google 拆分成新的 Alphabet 之后,拉里·佩奇是这样谈自己和伙伴谢尔盖·布林的定位

“总的来说,我们的模式就是让更强大的首席执行官来运营每项业务,谢尔盖和我在有需要的时候为他们服务。”

由于拉里·佩奇并不喜欢出现在公众媒体面前,关于他的消息并不多见,从这些细碎的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出这样的一个非典型 CEO:平和、渴求知识和创新,经世致用的财富观,以及并不贪恋权位。

哦,对了,这位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 CEO 年薪是 1 美元。

不过,按照 Alphabet 市值突进的速度,和拉里·佩奇所持有的股份来看,他的身家财产又会上升不少。

 

题图来自:wired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

我们目前的产品一定会想办法达到英特尔 Evo 的认证标准,并以此为最高原则。如果认证过了,坦白来讲,这对 OEM 或者 ODM 来讲都是一个非常好的广告和营销的方式。

查看全文 —— 联阳半导体资深经理 王忠贤

当你不专注的时候你就不专业了。

查看全文 —— HAYDON 黑洞创始人兼 CEO Judy

我们没有计划去做专门的游戏手机,我们其实是希望大家能够用一个主力机的同时,就能满足大家对游戏的极大需求。

查看全文 —— 徐起

我们云米的智能会分三个阶段,一个叫 Smart,第二个叫 Helpful。未来是什么?未来叫 Free。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