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失望,至今我仍是最后一位在月球上行走的人。这告诉我们,我们没做到的非常多,做到的不多。

—— 最后的登月者 Eugene Cernan

大声

2017-02-06 12:03

人类就多久没有再次登上月球了?

45 年。

相比于第一位登上月球的阿姆斯特朗,最后一位从月球离开的宇航员尤金 • 塞尔南 (Eugene Cernan) 知名度要小一些,不过他们对探索太空都充满了热情。尤金 • 塞尔南在上个月去世,但是他生前说的一句话犹在耳畔

我很失望,至今我仍是最后一位在月球上行走的人。这告诉我们,我们没做到的非常多,做到的不多。

作为人类登月的第二人,当年随着阿波罗号踏上月球表面的 Buzz Aldrin 对于现在人类探索抱也有不满的态度他说

你允诺我殖民火星,我却得到 Facebook!

罔顾现实状况,强求登月并不可取。不过尤金 • 塞尔南的失望也不是没有道理,不光是四十多年过去人类再也没有登上月球,许多折磨人类的疾病仍然缺少有效疗法,面对全球气候变暖,人类也是一筹莫展,甚至一些政客还宣称“全球气候变暖是一个骗局”。

与此同时,数字革命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以至于移动互联网在这几年几乎等价于“科技”和“商业”。

但是,全球市值前几名的科技公司其实都对“登月式”项目意兴阑珊,前些年总是有异想天开项目出现的 Google 被改组成 Alphabet 之后,慢慢地也越来越务实,先前各种前沿研究项目有很多被腰斩,或者提前毕业,总之就是各种不顺:2016 年年初开始,Alphabet 前沿项目的明星高管迎来了离职潮:首先是高空热气球 Wi-Fi 项目 Project Loon 的负责人 Mike Cassidy 离职;8 月,Google 无人车项目的负责人 Chris Urmson 也离开了公司;11 月,无人机项目的高管 David Vos 和他的上司 Sean Mullaney 一起辞职了。

虽然 Google 之前就擅长砍项目,终止服务闻名,也总是被说“好大喜功,不切实际”,不过当 Google(Alphabet)对前沿项目不再那么上心的时候,新的罪名出来了:Google 不过是一家彻底的广告公司而已。

没有任何道德规范或者法律要求 Google 一定要造登月飞船或者战胜艾滋病,不过或多或少的,Google 的领导人们在各种场所都表述过类似的企业愿景和价值观。

麻省理工学院 (MIT) 校长拉斐尔 • 赖夫 (Rafael Reif) 说,在开发他所称的 “攻关科技” 方面,存在着普遍的市场失灵。简单说,就是很多科研是看不到或者短时间里看不到商业回报,赚不到钱的。

在华尔街和硅谷关系越发紧密的时代,大企业面临的财务压力非常之大,以 Google(Alphabet)为例,他们搜索之外的业务在去年每个季度要亏损大概八九亿美元。

在后乔布斯时代,马斯克成为了新的硅谷偶像,在赚钱方面,马斯克其实并不是硅谷最强的,不过在探索新技术方面,马斯克却是硅谷企业家里最积极的,并且也是最具计划性的,比如他目前正在筹划把人类送上火星,嗯,比登月更进一步。

当然,相比于能直接卖钱的电动汽车,我们几乎看不到移民火星能够带来短期的经济利益,甚至这项前人没有进行过的工作存在失败的可能性。

在“会飞的汽车”和“140 个字符”之间,硅谷企业家们各有取舍

但硅谷不是科技的全部力量,比如 MIT 就将“用知识去解决世界重大挑战”作为学校使命,这家工科世界第一,计算机科学世界第二,生命科学和物理学世界第四的大学可能不会把教授发射到火星去,但很可能造出更精密的机器人,或者率先攻克某种疾病。

再比如创新能力逐渐提高,并且擅长集中力量干大事的中国,也正在太空探索等领域发力。

 

题图来自:ancientufo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博客其中一个美好的部分就是,你总是希望寻求反馈却没法即时获得。

查看全文 ——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

在我看来,我们往太空发展的原因是为了拯救地球。

查看全文 —— 贝索斯,亚马逊 CEO

时间偏长的电视剧单集不仅被认为是高质量的标志,同时还成为权力的表现。

查看全文 —— Sophie Gilbert,《大西洋月刊》

为什么大家还是会设不安全的密码?因为我们对自己设计密码的系统会产生感情。

查看全文 —— Karen Renaud,网络安全教授

这个世界还有很多比广告算法更重要的科技创新。

查看全文 —— Ashlee Vance,《硅谷钢铁侠》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