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向埃隆 · 马斯克学习。特斯拉具有强大的象征意义,因为它是第一个让人们相信,完全围绕电动汽车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公司。我们不打算创造中国的特斯拉。

—— 长城华冠科技公司创始人陆群

大声

2017-03-15 08:36

早年中国智能手机刚刚发展的时候,国产厂商们大多都对国际厂商颇有敬畏,即便是嘴炮也基本上是国产手机厂商之间的事儿。现在在国内市场上,国产手机厂商们在市场份额上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不过面三星苹果的时候,OPPO 华为们还是表示出了足够的尊重和敬畏。比如 OPPO 副总裁吴强之前表示“三星 Note7 出事儿了,不要落井下石,以三星之体量和积累,相信很快会恢复过来”,再比如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认为“华为需要跟苹果学习的有很多,尤其是产品体验方面”。

到了国产电动汽车这块儿,事情就变成了另外的模样,还在早期阶段的国产新锐电动汽车厂商们面对传统车企和特斯拉的时候,并没有表现出如上的尊重敬畏,而是颇有“我要么是取而代之,至少是平起平坐”的自信。

比如不久前造电动汽车的长城华冠科技公司(跟出爆款车哈弗 H6 的长城没关系)创始人陆群就说

我可以向埃隆 · 马斯克学习。特斯拉具有强大的象征意义,因为它是第一个让人们相信,完全围绕电动汽车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公司。我们不打算创造中国的特斯拉。

看,连学习都这么不情愿。

(前途 K50)

那么之前主要做汽车设计外包的长城华冠的产品是什么样的呢?他们旗下的前途汽车约两年前已经造出了这辆名为 K50 的电动汽车:百公里加速 4.6 秒,最高车速超过 200km/h,续航里程 300 公里。即便它整体性能全面落后于 Model S P90D,不过它还是要到今年下半年才能量产,并且售价也不会便宜。

(蔚来 EP9 自动驾驶汽车)

前几天在美国发布了自动驾驶超跑的蔚来汽车也谈到了他们的市场愿景,他们的创始人李斌说

我们不会发布一款年销量在 10 万辆以下的车,量产车的销售价格是不会超过 100 万的。

整个 2016 年,捷豹路虎、雷克萨斯和凯迪拉克这些国际知名高端品牌在国内的销量均在 10 万辆上下,注意,是品牌旗下汽车总销量,而不是单车型。单车型在中国年销售 10 万辆的高端车型,只有奥迪 A6L 和 Q5 这样的爆款了。

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技术演进趋势,以及国内政策导向都支持国产电动汽车的发展。那么还在早期阶段的国产电动汽车参与者们为什么对自己的技术和市场前景如此自信呢?汽车之家创始人,车和家创始人李想早前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番话

大家总说造车难,造车难,造车难。确实,造车非常难的。但是,历史上从来没有像今天的中国汽车产业,给初创企业这么好的条件。供应链极为完善,几乎所有全球一流的供应链品牌都已经全面在中国本地化,而且是汽车和电子供应链双重具备。

总之,李想认为,现在中国造车需要的供应链,人才,技术和资本资源都非常齐备,远比当初李书福(吉利董事长)和魏建军(长城汽车董事长)造车的条件好。

另外,李想还说,如果以三五年规划去做事的话,会焦虑的一塌糊涂。如果以十五年做规划,眼前的困难就不是个事。

(乐视投资的法拉第未来年初刚发布 FF91 就陷入各种危机)

的确,别说三五年赶宝马超奥迪,百万豪车一年卖出十万辆了,连能不能把厂子建好,把车交给消费者都不一定。不信就去看看乐视造车运动如今的进展。不过要是预测十五年后的话,电动汽车取代燃油车,自动驾驶取代人类司机是个大概率事件。如果类比成智能机取代功能机的浪潮,中国智能手机厂商和苹果三星扳手腕,国产电动车可能有戏。

不过隔行如隔山,造车和造手机完全不一样,这种类比并不能指向未来。

 

题图来自:前途汽车官网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我们在 90 年代犯的错误,如今被重新「发明」、重新犯错。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员 Karsten Nohl

机器人比赛在国内或是全球可能都会有个问题:老师帮学生做的太多,在我们定位中老师是一个教练,真正上场踢球的应该是学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军

我的建筑主题之一就是人与地球的连接方式,当人们与地球连接时内心会充满平静。就这种联系而言,我觉得运动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

如果现在的科技趋势是将我们推向「一切都特别棒,但没有任何东西是我们的」,那些「真正是你的」科技产品也许能成为下一代的反潮流趋势。

查看全文 —— Alex Danco,作者

我们对虚拟角色的喜爱,并不在于其「逼真」。

查看全文 —— 《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