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应该根本意识不到它(可穿戴设备)的存在。可以想象一下那种在医院注射的植入皮下的设备。此外,这个设备还必须帮你解决眼下比较关心的问题。比如你很担心患上糖尿病、或者中风、或者痴呆症、或者其他严重病症,可穿戴设备必须能解决这些问题。

—— 彭特兰

大声

2017-10-12 10:04

作为两三年前的热门话题,可穿戴设备的热度相继被 AR、VR 以及最近的人工智能所抢过,现在讨论的人并不是那么多。而另一方面,又出现了 Apple Watch 3 销售火爆关注度高的情况。

在经历 Fitbit、Jawbone 和 Pebble 等可穿戴设备公司跌落神坛之后,也许我们才能更冷静地去重新思考下可穿戴设备。

最近腾讯《巅锋问答》栏目邀请到了可穿戴之父彭特兰(Alex Pentland)进行对话,话题包括买不买 Apple Watch;什么样的可穿戴设备才会改变人类的生活;为什么运动手环用不久,运动手环的未来在哪里;如何保护可穿戴设备用户的数据隐私等等等。

作为一家聚焦消费的媒体,爱范儿(微信号:ifanr)最关注的是,未来可穿戴设备吸引我们花钱去买的原因在哪里。

作为 MIT 人类动力实验室主任、“可穿戴设备之父”、全球权威大数据专家之一,彭特兰曾经还领导了人脸识别技术、GPS 定位技术的研究。他的见解,或许能帮我们把可穿戴设备看得更清楚一些。

在被问及为什么运动手环总是用了几天就吃灰的时候,彭特兰说:

我认为一款运动手环的使用寿命差不多就是四天。原因也很简单:你买一个手环戴上,然后你就知道“哦我的睡眠状况是这样,这就是睡这么多小时的感觉”,从此就不再需要它了,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现在的状况了。

或许明年,如果我感觉不舒服,可能还会拿出来戴上。但是它并不能时时刻刻为你提供新信息来让你改善生活。而且更关键的是,它不是一个社交设备,而是一个改善个人健康状况的设备,这就使它的兴趣周期大大缩短了。

那么,什么样的运动手环才算理想,能够帮助人们改善健康状况呢?彭特兰的回答是:

你应该根本意识不到它(可穿戴设备)的存在。可以想象一下那种在医院注射的植入皮下的设备。此外,这个设备还必须帮你解决眼下比较关心的问题。比如你很担心患上糖尿病、或者中风、或者痴呆症、或者其他严重病症,可穿戴设备必须能解决这些问题。它必须能确保你身体健康,保护小孩子的生命安全之类的。帮助你提升跑步的能力是很不错的,但毕竟不是必需功能。

目前声量最大的可穿戴设备,不外乎 Apple Watch 3,在添加了蜂窝网络之后,它的独立通话能力被人讨论得最多,但是有 watchOS 4 中有一个点却很少被人提及:苹果还对心率数据进行监控,当静息心率超过某个预设阈值,Apple Watch 就会发出提醒。

这背后的逻辑和彭特兰说的略有相似。但作为大数据专家,彭特兰的想法无疑回更超前一些,除了关心个体健康之外,他也关心大量数据和可穿戴设备交集之下的群体健康:

如果你能够检测社区全体居民的数据,你可能就会看出,整个社区的人都不太健康,是不是有流感疫情?也可能水质或者空气质量不好。因为当人们受到环境侵害时,行为模式就会改变。

这种思维和在各种环境中布满传感器监控环境数据类似,甚至可以说是互补,数据异常发现得越早,问题发现得越早,那么准备的时间也就越充分。

彭兰特的关注点甚至还不止于个体健康以及群体健康,基于对人类行为的研究,他还做了更多的事情:

它(可穿戴设备和行为数据)也可用于城市规划,优化道路设计,推动政策改良,这也很好懂。另外,还可以用它来监测经济压力——当人们为钱发愁的时候,行为就会改变。你就可以看到哪个区域失业率有上升。

 

实际上,我们与一些国家展开了合作,改善了就业状况,靠的就是监测人们行为变化产生的信号。刚才说了,你提早看到问题,就能提早着手解决。

当然,一切的前提都是基于尊重隐私,合理使用数据的情况下,不然的话,《美国队长 2》里面的“洞察计划”可能就会成真了。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累计已发布 2170 篇文章

我觉得现在谈(天文里的)机器学习或深度学习,就好像 20 年前问我们天文里面用不用电脑是一样的,我们现在几乎每一篇论文里面都有机器学习的内容。

查看全文 —— FAST 首席科学家、国家天文台研究员李菂

如果不能诞生比平台更大的东西,那么它就不是平台。

查看全文 —— 微软 CEO 纳德拉

让广汽的产品,以至于品牌具备更多年轻化的识别性,迫在眉睫。

查看全文 —— 广汽研究院副院长张帆

美国百分之八九十的飞机都能够上网,我们也要把国内普通用户的上网习惯移到飞机上。

查看全文 —— 飞享互联董事长 刘伯恒

对于美团及类型企业而言,这(骑手是否是雇员)是系统性、外部性问题,也是绕不过去的必然面对的问题。整体问题,有可能在美团企业的整个生命周期都没有解决完毕。

查看全文 —— 新融渡资本主管合伙人 张国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