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到,很多事件报道是来自不同的维度,甚至有些报道的观点是完全相左的。这让我有时也不免怀疑,在巨大的新闻资讯面前,是否能找到自己信任的内容。

—— 腾讯 COO 任宇昕

大声

2017-11-18 13:31

《柯林斯英语词典》有“现代英语权威”之称,编撰人员调查了 45 亿个词汇后,发现 fake news 这个词的使用频率比去年增长了 365%。因而今年《柯林斯英语词典》选择了“假新闻”(fake news)为 2017 年年度词汇

这绝对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而在 2017 腾讯媒体 + 峰会上,Storyful 首席执行官 Sharb Farjami 分享了一组数据:2016 年美国新闻大选当中,大概有 3800 多万人分享了假新闻,而其中有大概 7.6 亿点击并且阅读了这种假新闻。以至于很多人认为,如果没有假新闻,特朗普很可能不会胜选。

作为峰会的开场演讲者,腾讯 COO 任宇昕则也分享了自己作为媒体读者的感受:

我看到,很多事件报道是来自不同的维度,甚至有些报道的观点是完全相左的。这让我有时也不免怀疑,在巨大的新闻资讯面前,是否能找到自己信任的内容。

就“假新闻”这个点,路透(牛津)新闻研究院主任 David A L Levy 谈到了,今年的主要关注点之一就是信任问题和假新闻。调查结果显示,人们对社交媒体的信任度相当低,仅有 24% 的用户认为社交媒体在辨别真伪方面表现良好。

即便如此,社交媒体对新闻而言仍至关重要,社交和搜索使人们有了更多的新闻来源,但品牌认同度较低。

关于社交媒体和新闻这两个关键词,又衍生出两个新的名词“回音室效应”和“过滤气泡”:

在一个相对封闭的环境上,一些意见相近的声音不断重复,并以夸张或其他扭曲形式重复,令到处于相对封闭环境中的大多数人认为这些扭曲的故事就是事实的全部。在现代社会中,由于互联网的应用,社交媒体的发展,令到这个现象更加深刻,因为部分商业网站会根据搜寻结果记录提供相类近性质的网站资料。

 

网站针对个人化搜寻而提供筛选后内容的结果。网站内嵌的算法会透过使用者的地区、先前活动纪录或是搜寻结果来给予使用者想要的或是观点一致的结果。这种结果可能会导致使用者越来越看不到他们不同意的观点或资讯,使得认知过于单向,并处于他们的文化、意识形态气泡之中。

因此,一种观点认为,老是刷社交网络看新闻,会让人狭隘。通俗一点儿说就是,多刷朋友圈看新闻会变蠢。

David A L Levy 则持有另外一种看法:

我们发现,与那些不使用社交媒体和搜索来获取新闻的人相比,通常情况下,使用社交媒体和搜索来获取新闻的人每周都会使用更多的新闻来源,同时新闻来源也更加多元化。这表明 “回音室” 的说法未免言过其实。

即便是在学院派新闻研究者眼里,同一事件也有着两种完全不同的结论,也符合任宇昕的切身感受。

但至少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多元化的消息源和语境,可以抗击“假新闻”的侵蚀,这也是 Sharb Farjami 的演讲主题。

因此,当大家发现针对江歌案,朋友圈刷屏的文章全是咪蒙提供的时候,也许就该反思一下,自己社交网络的消息来源,是不是有点儿千篇一律了。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人的需求」不是纯粹、不受外界干扰的。它由人过去的经历塑造而成,其中,也包括了我们和科技之间的互动。我们需要一种更成熟的「以人为本」设计理念。

查看全文 —— Mark Rolston,frog design 前创意总监

即使(Uber 先合并一家打车公司)这样做,我觉得到最后也改变不了结局。因为中国互联网从来没有输过。

查看全文 —— 程维

科技公司成了最大的投资者,这可以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它们体量之大,哪天泡沫破了,对社会和经济的影响也会比想象中严重。

查看全文 —— 《经济学人》

我们都是数据奴隶。

查看全文 —— Jennifer Lyn Morone,艺术家

如果 NEX 把竞技模式触发以后,其实就是一个相当极致的一个游戏手机。内部对比测试下来,包括内部用户使用下来,完全不输于某些游戏手机。

查看全文 —— vivo 创意创新领域总经理王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