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没有瞄准那些会购买苹果或三星产品的最高收入消费者。

—— 传音 CEO 竺兆江

大声

2017-11-21 09:45

在山的那头海的那边,非洲大陆上的大多数居民,都用不起最新的 iPhone X 或者三星 Note8,勇于开拓海外市场的华为小米以及 OPPO 和 vivo 也会觉得这里的消费能力不足,而没有在非洲大陆上开拓市场的动力。这都是不争的事实。

另外一个事实是,有一家中国公司将在今年出口 1.2 亿部手机,成为按出口量计算的中国最大手机出口商,这家公司不是华为,而是传音(旗下有 TECNO、Infinix、itel、Spice 等品牌 )。

虽然是一家位于深圳的手机企业,但是传音在国内的名气远远比不上苹果和三星,以及国产系的华米 OV,这是因为它出品的手机只供海外市场,其中大部分都销往了非洲。据 IDC 统计,去年约有 2.16 亿部手机在非洲销售,其中 57% 是功能手机。这其中传音贡献了超过 6000 万部功能机,和 2000 万部智能机。

而在今年上半年,传音在非洲已经卖出了 1100 万部智能机和超过 4000 万部功能机,成功的超越三星,成为非洲地区最大的智能手机厂商。

总部同样位于深圳,同样擅长做出口生意,传音有时候会和华为一起被比较,不过二者最明显的区别是,传音手机的售价要低得多,功能机占比非常高。这一点传音的 CEO 竺兆江也有很清晰的认知:我们产品销量大,但是华为产品的价值高。

(肤色不同,相应的美颜算法也相差巨大)

之前传音被报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的产品针对非洲市场做出了很大的优化:针对黑人皮肤进行美颜优化、推出四 SIM 卡手机、针对非洲人民热爱歌舞进行音乐和铃声优化等等。

因此,也不能因为传音手机的价格低配置低就说他们没好好做手机,能在非洲市场打败三星成为第一也说明了它的实力。

还有一个侧面信息是,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要求华为重视低端市场,表示“这世界百分之九十几都是穷人”,这句话的意思很可能指向华为将用低端机争夺非洲市场。以肯尼亚为例,华为在这里的份额排名第三,在它前面的正是三星,和传音旗下的 Tenco。并且,华为在这里主要推出的是中高端机,包括旗下的 Mate 系列。

(Infinix Note4,MTK6753+3GB 内存+32GB 存储+1080p 屏幕,售价 8999 印度卢比,约人民币 918 元)

传音的打法和华为三星明显不一样,即便是旗下定位“高端”的子品牌 Infinix,其旗下产品的售价也多在人民币千元左右。传音 CEO 竺兆江说:

我并没有瞄准那些会购买苹果或三星产品的最高收入消费者。

在非洲之外,拉美、印度和东南亚的大多数人民也都用不起苹果和三星的旗舰机,中日韩欧美的智能手机市场是一番景象,这些富庶市场之外的地方,又是另外一番景象,传音的故事说明了,在苹果三星华米 OV 之外的天地,也比我们想象中宽阔很多,能把公司做到伟大固然可贵,把公司做到巨大也不容易。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在命运的塑料大棚里,每棵被喷了过多农药的白菜心中,都曾经有一个成为无公害有机蔬菜的梦想。

Magic OS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OS,它可以理解为是我们对现有安卓、Windows 和 Lite OS 基础操作系统的加速器和催化剂,实现对底层更精准的调度,以及跨设备、跨系统之间的协同。

查看全文 —— 荣耀 CEO 赵明

与最终取得的成功相比,发明的过程中失败更多。我们应该欢迎失败,而不是避免失败。工程师、科学家或其他任何人都不应该害怕它。

查看全文 —— 戴森工程师胡宏飞 Brian

外界有一部分用户觉得,一加与 OPPO 融合后被拿了很多东西,比如哈苏。但从我们内部真实情况来看,一加从 OPPO 拿回了更多的资源,包括 Ace 系列上的很多技术, 150W 超级闪充、散热材料等等。

查看全文 —— 一加中国区总裁 李杰

有时候谈论可持续的概念让我感觉有点羞耻

查看全文 —— 2022 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 Diébédo Francis Kéré

苹果才是我们做 IoT 真正的老师,它让我们看到了要完成一体化深度产品底层协议的打通,我们的方法不是做生态,出发点是做产品,做一站式解决方案。

查看全文 —— 云米科技创始人、CEO 陈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