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要「手机 + AIoT」,小米快应用也要升级为「小米生态的快应用」

小程序

11-20 18:54

「小爱同学,我想点外卖。」

说出这句指令后,客厅里的电视画面上弹出语音助手,并跳转到了必胜客的点餐页面,接下来当我用语音指令选好套餐、说出「结算」后,我的智能手表上适时收到了付款的提醒,在手表上完成支付后,外卖就在配送中了。

这是我在 11 月 19 日的 MIDC 小米开发者大会上体验到的服务,在客厅场景中,我甚至完全不需要拿出手机,就能点好一份外卖,而当外卖员送餐到门口按下门铃后,小米的智能门铃还可以将监控画面实时传输到电视上,确认外卖员的身份后,我可以直接选择开门。

今年初,小米确立了「手机 + AIoT」的双引擎战略,上述场景的实现,就得益于拥有多轮对话能力的升级版的小爱同学 3.0,以及小米 IoT 设备间的联动。而必胜客的点餐服务、卡片式的智能门铃的实时视频,又是通过小米快应用的形式在电视端呈现。

雷军在大会上透露,小米 IoT 平台已经链接 1.96 亿台设备,同时拥有 5 个及以上小米 IoT 平台设备的用户达到了 300 万。当 IoT 设备越来越多,设备间的联动越来越紧密时,过去简单的开关、传感器条件触发事件已经无法满足用户越来越复杂和高级的需求,这个时候,就需要一个统一的上层应用框架,来完成应用的跨设备运行,以及多设备、多场景的联动。

小米快应用诞生的背景是用户下载 app 的意愿降低,移动互联网流量向「超级 app」积聚,它为中长尾应用带来了更多的流量机会,也为头部应用补充了一些场景化入口。而现在,小米快应用正试图融入更多的设备、场景中,除了手机,车机、笔记本、平板电脑、电视、音箱、手表、耳机……一切智能设备都可以借助快应用满足用户更复杂的需求。

小米快应用正在成为小米生态的快应用。

「快应用框架天然适用于 AIoT 场景」

这个判断来自小米新生态总监董红光。

董于 2010 年加入小米,从最初负责小米主题商店的建设,到参与 MIUI 底层技术研发,再到全面负责小米快应用,他面对的业务复杂度和相关方的量级都有质的提升。但相同的是,这些工作都要从 0 到 1,建立一个多放参与和共赢的生态。

他也在大会上分享了快应用联盟的最新数据:15000 + 开发者,2 亿+ 月活。不过,他也告诉知晓程序,对小米快应用来说,目前更关注的不是开发者数量这样的数据,而是给开发者带来的实质的价值,例如在快应用入口侧成本降低和转化率的提升。

雷军善于制定中长期的战略规划,自成立以来,小米已经多次先于行业发展提前布局。「手机 + AIoT」是雷军为小米未来五年选定的「双引擎」,所谓的 AIoT,包含了手机加智能设备,它的提出背景,源于 5G + AI + IOT 三个技术点当前的交汇,以及在此基础上诞生的大量新的用户需求和新的场景。AIoT 可能成为下一代超级互联网。

董红光介绍,过去,IoT 的开发者主要是智能设备的开发者,基于设备的能力进行用户需求的挖掘,但随着智能设备性能的提升和种类的丰富,只靠智能设备开发者是很难满足用户更复杂的需求。

这个时候,AIoT 生态就需要互联网开发者的参与,基于在移动互联网上的积累,他们可以在设备之外挖掘用户需求。

但在很多场景下,并不能直接将手机上的服务搬到智能设备上。例如用户在使用智能音箱的语音助手时,通常是直接选择服务,而不是像在手机上先找到一个 app,然后在 app 中查找服务。

在 AIoT 场景下,应用需要在不同设备上工作;同时要在多设备间协同工作;而且,应用需要支持多种类型的交互平台,比如触摸之外的语音、遥控器等。

在小米看来,快应用正好可以满足这些要求:比如,快应用有比较完善的能力,能提供大量的设备能力和开发工具,让开发者以更低的成本将应用移植到不同设备上;快应用即点即用的特点,正好能满足应用在不同设备上的协同,比如它能有效避免某个设备上没有安装原生应用的尴尬;最后,快应用服务直达的特点,能让细粒度的内容和服务直接呈现,更利于与不同设备的交互。

开头提到在电视上点外卖的服务,是这个理念下的典型场景。当然,要适配手机之外的设备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在体验点外卖的场景时,我发现使用更模糊的语音指令,语音修改外卖地址等复杂的操作暂时还无法完成。

小米快应用在试图降低这些难度,例如多设备界面支持、无需全屏显示的快应用卡片、将常用设备组合提供给开发者等。最新发布的小爱同学 3.0,具备了连续多语音对话的能力,它也已经和快应用深度打通, 依赖语音交互的 VUI 和传统的 GUI 结合的一套标准化流程。最后,快应用还希望赋能开发者在 AIoT 设备新场景下的生态建立。目前,这些还处于内测阶段,后续逐步以接口的形式开放给开发者,共同为开发者降低开发成本。

培植生态是一个长期的、需要大量投入的过程,董红光说,小米愿意做这样的角色。

手机端的快应用:建立以负一屏「智能助手」为核心的多场景入口

当然,手机依然是规模最大、性能最强的智能设备,如果说 AIoT 是小米快应用的「星辰大海」,手机就是小米快应用生态当下更重要的阵地。

经过近 3 年的发展,不管是小程序还是快应用,免安装应用平台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场景化入口,比如微信的社交场景,支付宝的生活服务场景,而对手机厂商来说,负一屏正变得越来越重要。

董红光向知晓程序解释了负一屏对手机厂商的意义,虽然从绝对数量来看,手机的首屏是最大的流量入口,但它只是用户查找 app 的基础入口,在用户找到相应的 app 点击后,后续的动作就和手机本身没有关系了。

但是,定位为「智能助手」的负一屏可以成为手机真正的智能桌面:用户可以通过负一屏的快捷方式启动 app 或快应用,也可以通过快应用卡片直接查看一些关键的信息,如快递、赛事比分。最近,小米还在内测在负一屏插入「动态」,它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智能算法、用户行为等,以千人千面的方式分发服务。

这些服务很多以快应用卡片的形式存在,用户无需主动发现和下载,服务所见即所得,甚至支持简单的交互。

小米将负一屏分发的服务分为三类:一是算法建议,基于用户画像和环境状态为用户推荐合适的信息与服务,例如出行、餐饮、通勤、泛娱乐等服务;二是状态追踪,基于用户已经产生的行为,帮助用户持续跟踪更新,比如票务、订单、外卖、电商等等;最后是用户订阅,基于用户主动的行为,出现用户最感兴趣的图和信息,更加适用于股票、球队等等。

董红光将此概括为「服务直达」和「内容前置」,不同的服务可以借助快应用的形式,实现原子化的分发。一个典型的场景是,用户在手机上定了机票后,负一屏的智能助手可以智能识别出用户需求,在负一屏主动显示航班准点状态,当前位置到机场的路况,用户甚至可以直接点击「打车」服务,在负一屏完成叫车。

小米透露,智能助理向 AI 时代下服务新分发的转型已经初见成效,从 2019 年 1 月到 10 月,日活增长了 36%,目前日均分发量已经突破了 6 亿。

除「智能助手」,手机上的全局搜索、浏览器搜索、应用商店、小爱同学、手机管家等为快应用提供了场景化的入口,例如,当用户卸载一个 app 后,系统会尝试推荐大小只有几十 KB 的快应用版本。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用户对于获取服务有了更高的需求,用户的需求已经单纯从获取信息到获取服务,到现在已经升级成为在不同的入口和场景上,对于服务的所见即所得。」

小米快应用团队生态建设负责人王佳凝如此概括移动互联网用户需求的变迁,在她看来,近年来发展迅猛的资讯信息流产品,解决了用户个性化获取信息和内容的需求,小米想做的,是一站式解决用户对服务的千人千面的需求。

当然,不管对小米,还是开发者来说,一个能个性化分发服务的引擎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董红光很乐观,他认为可以类比 Android 生态的发展史和微软借助云服务等的二次崛起,「当未来到来的时候,你已经在那里。」

登录,参与讨论前请先登录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