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2-6-17 21:40

社交电视峰会:“第二屏”之于电视是什么?

黄龙中 黄龙中
-

6月16日,爱范儿和墨子科技在上海举办上海社交电视峰会,探讨这一产业的现状和未来。就行业发展水平而言,社交电视是一个非常新兴的领域,甚至可以说是“概念化”阶段。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在这个领域,一个 app 的装机量能够到达 3 万是非常了不起的水平。

但是由于业界普遍认为客厅是互联网发展的下一个中枢,围绕客厅的一举一动都受到投资者的关注,由“社交电视峰会”现场到达的投资机构数量—— 20 多家——可见一斑。除了投资机构外,上游如电视台、电视机厂商、码流技术服务公司、平台服务提供商,下游如遥控器解决方案公司、社交电视增强功能的 app 开发者等悉数到场。

“社交电视峰会”分为两大环节,一是主题演讲,以实际案例来介绍嘉宾所处行业对社交电视的理解,演讲嘉宾有上海 SMG 新娱乐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李勇、墨子科技创始人蒋泊聿、新浪微博流媒体总监田翔、Civolution 亚太区总经理 Harrie Tholen  等等;第二环节是 DEMO 演示,探讨社交电视的未来方向,及这些最直接地面向消费者的开发者们对未来的担忧和期待。

社交电视产业:“第二屏”之于电视是什么

在嘉宾演讲环节,新娱乐传媒总经理李勇的演讲非常精彩,妙语连珠。

(李勇)

新娱乐传媒是 SMG(上海文广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近两年比较火的《中国达人秀》《武林大会》等就是由其参与制作。在演讲中,李勇称自己所处的行业——电视产业——为夕阳产业,“传统电视如果按照传统的路子继续走下去,那柯达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怎么才能不被潮流抛弃?李勇认为电视应该顺应全媒体发展的主流趋势,电视媒体应充分发挥出自己的优势,做一个全媒体平台的娱乐内容提供商——而不是电视节目生产商。

就拿 SMG 来说,在移动时代潮流下,新娱乐传媒对新闻导语作了一些有趣的限制——字数需要限制在 140 字以内。这样经过审核之后,新闻导语就可以直接发布到新娱乐微博上,利用社交网络进行传播和互动。

李勇还调侃称新娱乐传媒是国营单位,国企的弊病他们都有,但他们真诚是希望和各路开发者合作,“以前我们只播自己录制的内容,现在任何人采集的东西都可以作为我们的内容”。他说 SMG 可以提供平台、资金、机会,只需志同道合。“就创新产业而言,市场为王。”

关于“娱乐至上”的说法,第三位来自新浪看点的演讲嘉宾田翔,持有相同的观点。他认为“微博从来不是自媒体,微博只是娱乐场”,微博上的围观没法改变世界,只是填补了自己的空余时间,改变了娱乐生活。

(田翔)

田翔在新浪微博负责流媒体业务,他透露一个数据说所谓“长微博”点击量其实很低,它只是公共知识分子强制输出信息的方法。在这样一个平台里,操作系统永远只是一种工具,创业者们在社交电视领域里做,应该强调它的媒体化,而不是用户需要什么功能,在电视上复制一遍就可以了——这样你做的就不是“社交电视”,而是“社交电视机”。田翔认为社交会增强电视媒介娱乐致死效应。

在今年 3 月一个北京举行的行业论坛上,已经有开发者向新浪喊话要求开放更多 API 接口。在“社交电视峰会”论坛上,田翔带来了确切的时间——7 月 13 日,新浪将在上海与 SMG 共同发布社交电视 API,开放内容包括 EPG(收视指南)信息、截图信息、Clip 自动发布、社交关系推荐引擎、自定义行为 Feed 等。田翔说新浪未来在社交电视领域的目标只是“搭平台”,不会参与竞争。

大会的第二个演讲嘉宾是来自主办方的墨子科技创始人兼 CEO 蒋泊聿。在上周的采访中,我们对墨子科技已经有了初步的了解。蒋泊聿的演讲主题是“遥控器和 EPG”,墨子科技的产品也是与遥控器有关的机顶盒外设及 app。

(蒋泊聿)

谈到墨子对遥控器的认识,蒋泊聿认为遥控器是看电视过程中人机交互最重要的一环,大有“四两拨千斤”之力。近几年来,遥控器的外观虽然发生了很多变化,但有一样东西始终没变,那就是遥控器上的数字键和频道“+ -”按钮,这是由按频道看电视节目的方式所决定的。这种传统的方式制约着遥控器的创新,在某种程度上,也制约着电视行业的发展。而反观互联网,按分类来组织内容,则是视频网站成功的重要原因。

那墨子是如何理解 EPG(电视收视指南)的?蒋泊聿说把 EPG 做好了,那它就是看电视的入口,其重要性等同于搜索引擎之于互联网入口的意义。

墨子科技现在的产品分为硬件和软件两个部分,硬件是一个机顶盒外设,将这款外设连上电源后,在手机上安装“我爱电视”应用与之配对,配对成功后就可以将手机变为可按多种方式查找电视节目并点击观看的、内容驱动的遥控器;。蒋泊聿说硬件方面,要实现“手机控制电视(机顶盒)”,可以通过蓝牙转红外或音频口转红外来实现,前者为墨子现有产品使用的技术,后者也刚刚在这一周(6 月 15 日左右)攻克成功,将来通过音频口转红外技术可以使他们的产品更小更便宜。

以下是墨子对未来电视遥控器的畅想。蒋泊聿说至少未来一年内不做“社交”,“集中精力把遥控做好,在真正做大之前不分心来做社交”。

 

活动的其他演讲嘉宾还有来自法电北京研发中心的上海同事罗斯青,Civolution 亚太区总经理 Harrie Tholen,及对 Zeebox 颇有研究的独立观察员廖勇。

罗斯青曾在 5、6 年前参与 IPTV 的早期研发,见证了传统电视向互动电视的转变。他带来了一个法电北京研发中心做的一个 O2O 产品:用手机来识别电视广告产品,并实现快速购买。比如广告中有一双耐克鞋,手机拍摄下来后,法电只需 3 秒中就可以将用户引导向商品页面。他说这可以触发用户去使用第二屏,去了解、购买产品,而不需要“等”看完电视后才来消化广告,“用户的购买欲望是随时间的推移而下降,要通过第二屏来触发用户实时购买”。

(Civolution亚太总经理 Harrie Tholen)

Civolution 是一家荷兰公司,由飞利浦分享而出,公司技术主要是通过音视频数字水印来识别电视和广告内容。飞利浦的音视频数字水印(数字指纹识别)研究始于 1996 年,热门科幻剧《行尸走肉》(The Walking Dead)在英国播放时就已经用上了 Civolution 的水印技术。最近在美国很火的 Zeebox 就是通过 Civolution 技术来识别广告。用户使用 Android 和 iOS 上的 Zeebox 应用,设备会将搜集的电视声音通过云端对比识别技术“认出”当前播放内容,并将广告相关的折扣信息推送给用户。

Zeebox 是来自英国的一款社交电视应用。主要产品功能是社交 EPG(收视指南)、实时节目评估、热门趋势及人性化推荐等。Zeebox 目前已经可以在英国境内实时分析 60 个频道视频,基于情境汇聚、过滤、关联多个信源内容,可以实现秒级实时电视节目内容增强。目前 Zeebox 已经获得 Skyz 1500 万美元投资。

社交电视应用开发:困难及期待

在主题演讲结束后,处于国内社交电视应用开发前沿团队介绍了自己的产品和自己对这个行业的认知。

下图为上台的七个团队(从左至右):视点徐占基,蜗牛爱 TV 李兹,电视 e 族章锋,一起看金颖,电视粉李树群,段落崔浩波,墨子殷志刚。都是非常先锋的社交电视应用开发团队。

这些团队中,电视 e 族首创了“摇一摇截屏”的功能,可以通过摇晃手机,在后台完成电视高清画面截屏,并进行分享。视点则在 EPG 基础上聚合了新浪微博上人们对电视节目的讨论;电视粉也提供了丰富的节目单;一起看除了提供 EPG 和常见的电视社交外,还可以通过“好友动态”来了解好友喜欢/讨厌什么节目;蜗牛电视的节目预告做得比较好,类 Path 的设计界面也显得比较美观;段落则提供一个特色功能“节目签到”;墨子专注于遥控器。以上这些应用均把“预约节目”“节目单”当作基本功能来配备,差异化并不明显。

在谈到自己所认为的“竞争对手”时,由于限定只允许回答坐在台上的七位同行,所以现场比较精彩,但实际上,由于差异化并不明显,诸如节目单、预约、截图、分享等功能成为“标配”。社交电视行业本身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正如峰会主题“跨界、融合、共赢”所说的,抱团的重要性远远大于“竞争”。尤其是这些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有可能成为大平台的“小白鼠”。因此,现场还是有视点和蜗牛将新浪看点这样的平台型选手视作竞争对手。虽然田翔说新浪只搭平台,不参与竞争,但新版 iPad 版新浪微博中新浪用“新浪视野”取代原有的合作伙伴 Flipboard,实在不是很好的“榜样”。

在谈到将来面临的困难时。每个团队都有很多话要说,主要集中在内容源、技术、人才、时间、培育市场等方面。七个团队的回答整理如下:

  • 视点:资源匹配问题,因为我们做 EPG(收视指南)、社交都是从头做,怎么抓住用户的兴趣点呢?用户到底是更喜欢导视,还是需要分享?怎么来分配资源是我们的困扰。
  • 蜗牛:社交电视产业链非常长,现在还是蛮荒期。各方力量多,广电、终端厂商、互联网巨头等参与者带来很多不可控因素。 对于出路的思考,是和终端厂商、机顶盒方面合作。
  • 电视 e 族:最大的困扰来自于时间不够,社交电视还处于非常早期,需要教育市场,需要“教育”电视台——告诉观众有这么一个应用(社交电视 )可以使用。我们也需要投资人支持:电视没死。其实YouTube也在电视化。需要时间让小公司成长起来。
  • 一起看:主要的问题来自于人才招聘。现在的状况是 iOS、Android人才价格虚高,能力不是特别对称。我们的计划是 3-5 年改变这个行业。我们认为电视机消失没关系,电视这块屏幕是不会消失的。
  • 电视粉:我们的困扰来自于产业话语权方面。社交电视要强化社交功能,强调对话题的使用。我们预设的时间点也是3-5年,用这个时间做到极致,找到创新的推广方法。
  • 段落:如何打破在看电视时才使用社交电视这个 app 的带有局限性的应用场景,让所有用户在打开 app 的时候就直接使用起来,而非等到看电视时来开开启应用。这是我们面临的困扰。
  • 墨子科技:我们的最大困难是内容源。希望电视台能够公布他们的一些数据,开放类似 API 那样的入口。现在我们获取这些信息,投入不少人力,靠人盯着保证节目信息的准确性。未来一年我们集中精力把遥控做好,在真正做大之前不分心来做社交。

我们且看一年后,这些勇于吃螃蟹的人们会如何作答,或其他新晋选手会如何理解社交电视这个行业。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