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特稿 2012-7-23 00:10

从 Sparrow 被收购看独立应用

城里开了一家独立书店,环境优雅,装潢精美,还有一个热爱书籍、热忱健谈的店主。逐渐地,这家小书店成为你经常光顾的场所,不仅仅是为了读书,更是享受那里的环境。直到有一天,当你来到书店门口的时候,发现这里贴了一张通告,宣布此书店已经被某连锁书店收购,书店主人将成为本地区的一位营销经理。这个时候的你是不是有些五味杂陈呢——毫无疑问,书店老板是高升了,但是你心中突然有种“背叛”的味道,一家独立书店又将消失,商业社会冷酷法则的再现。还有,你会员年费找谁去退?

在 Sparrow 被收购的时候,不少人有这样的感觉。

这种类似“背叛”的感觉,这可能限于对 Sparrow 本身,也可能延伸为对“独立应用”前途的慨叹。

拥有智能手机的我们,现在或多或少都依赖于一些应用,甚至已经有了某种感情联系。这其中很可能有不少是独立开发者的应用。在我们下载或购买应用的时候,通常不会考虑到它的寿命问题,直到有一天,开发者突然宣布应用被收购,或者因某种原因(多是无法盈利)关闭,才让我们意识到应用的生命周期,而它的突然消失会让我们迫不及防。

独立开发者的应用为何被收购?或许这真的只是一个金钱问题?作为一个应用开发者,享受着独立和用户拥戴的感觉,这些在金钱的面前真的毫无价值?或许,在光鲜的背后,开发者有着自己的苦衷。在许多时候,拥有大量用户并不意味着应用的前途无限光明,以 Instagram 为例,这个照片分享应用有着上千万的用户,但是它如何盈利?即使能够以某种方式盈利,能够达到开发者的愿望?被 Facebook 收购或许是对自己“百年企业”理想的背叛,甚至是对用户的背叛(Facebook 没有关闭 Instagram,但是未来谁来保证?),但是沦为 PicPlz 是否更加惨痛?

因此,我们每日接触的应用,明天很可能就宣布易主,甚至可能关闭,而最糟糕的是,我们曾经记录的人生时刻,或保存的各种信息,都面临着消失的可能。今天是 Instagram、Sparrow,明天是谁?Path?Pocket?

在 Sparrow 被收购之后,Instapaper 的开发者 Marco Arment 说自己收到过大公司的收购意向。他没有接受的原因是:不想关闭 Instapaper;不想搬家;大公司付钱不够多,他们想要雇用他本人,但是不想为一个立刻关闭的服务和应用付钱。

换句话说,Instapaper 被收购的可能性是有的,但是目前还没有合适的买家。对于应用开发者来说,维持还是卖掉?其实只是一个权衡利弊后的选择?

我能够拒绝这些提议的原因仅仅是因为 Instapaper 是一门很健康的生意,而且 Instapaper 提供给我,以及我的家庭的生活,好过大公司提供的条件。如果你希望自己喜欢的软件和服务能够维持,尽己所能使他们的生意足够成功,让(软件和服务的)持续运营与被大科技公司收购比较起来更有吸引力。

在 Marco 的文章发表之后,Rian van der Merwe 在自己的博客谈到 Sparrow 被收购后,他失望的真正原因。他主要谈到的是用户的心理,并把问题引向了付费的独立应用能否维持生存的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突然感到的无力,那就是我们关于独立应用开发的一个理论失败了。

Rian van der Merwe 认为,在使用免费应用的过程中(Facebook、Delicious,广告支撑的站点),我们不是真正的消费者,而是卖给广告商的产品。因此,我们决定不再做免费用户。“我们做了决定,我们想要直接付款给独立开发者,因此他们能够有一个可持续的生意,幸福的生活”。而 Sparrow 被收购,似乎证明这种理论出现了裂缝。

我为每一个版本的 Sparrow 付了全款。我告诉每一个人去购买它。如果我想要做的话,我还可以给他们更多的钱。做为一个用户,我还要做什么才能使他们独立运营?

对此,Marco 认为,在这个快速前进、繁荣和萧条交替的行业,即使来自用户的强大支撑也不足以让一些公司维持业务。

  • 他们可能不会要你的钱。在许多情况下,比如提供社交服务的网络和服务,首先需要吸引大量的用户,然后才去寻找盈利模式,通常会是广告。
  • 他们可能得不到足够的钱。一些开发者和公司商业触觉很差,或者羞于要价。更多的人担心高价会赶跑潜在的消费者。
  • 可能没有足够的用户。即使一个产品有固定的用户群,也乐意付款。但如果用户数量不够多的时候,同样不足以支持公司的发展或值得独立开发者全职投入。

Sparrow 很可能就是处于第三种情况,他们的盈利或许并不足以支撑自身的发展。

Sparrow 想要在一个非常困难的市场取得成功,显然他们失败了。用户一直在支持他们的努力,但很可能没有足够的用户,足以使他们拒绝 Google 的要求。

Sparrow 被收购还引起了另一个有趣的思考。作为平台提供商的苹果,能够为开发者做些什么,才能保证它们的独立性呢?显然,App Store 需要顶尖的开发者,每次收购对于应用商店都是一种损害。Selligy 的 CEO Nilay Patel认为,苹果可以做两件事情:

  • 允许开发者接受月付费/年付费。应用开发者只能收一次费,这个价格必须低到不吓跑用户,高到能够支撑运营,在效率类应用上,我们看到的更多是前一种情况。
  • 允许开发者跟踪社交上以及互联网广告营销上的成功。独立开发者拥有的广告资金很有限,而效率类应用通常是没有社交功能的。开发者需要做一些小实验,以证明那些营销行为是有效的,苹果拥有坚实的数据,它应该给开发者提供此类信息。

Sparrow 的被收购只是无数商业案例中的一个,但是这件事的确给我们带来许多思考。无论是用户还是平台提供商,都希望看到更多的独立应用能够顺利运营,毕竟这是无数创意发生的地方,但是如何维持它们的生存,却是一道难题。明天被收购的会是谁呢?

图片来自 cantorchilus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扼杀明星应用:巨头们的“购物癖”

2012-7-23 08:12下一篇

Beats 回购 HTC 股权,宣告合作失败?

2012-7-22 18:40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