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05 08:00

东京行感

黄龙中 黄龙中
-

从东京回来已经快两个星期了,再不整理此行的一些感受,可能都要忘记了。

守时

大家都知道日本人守时,他们比较忌讳迟到。如果因不可抗拒因素必须迟到,一定要提前通知。

除去礼貌方面的因素,客观来看,不守时对于日本人来说损失很大——因为整体社会系统都在守时。比如我上周在日本采访 NTT Docomo 总部,对方安排了参观时间,有四个人为此作了准备在等候,如果一个人迟到 10 分钟,就浪费了四个人的 10 分钟——40 分钟。所以为了保证准时,日本人一般会比约定时间提前 10-20 分钟就绪;但他们一般不会提早出现,因为太早出现也有可能打乱对方的安排。

拿我 8 月 21 日参加的“Line 世界大会”来说,下午 1 点举行的会议,到了 1 点整就准时开始。这在国内各种发布会泛滥的今天,是不可能做到的。“被迟到”的因素太多了,要照顾嘉宾、媒体记者的时间,要体谅北京的拥堵交通等等。

webwxgetmsgimg (1)

(图一:日本公交车“时刻表”)

我对日本人“守时”观念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们渗透到日常生活中的交通系统,即公交和地铁的时刻表。如果说东京的地铁因为逐渐由火车系统改过来,它遵循一定的发车周期,那么公交要做到按时刻表来运行(图一),简直太难了。随便一个交通事故、一根水管破裂、一个堵车或车多车少的变化都有可能导致晚点。这是国内公交公司不敢做出承诺的原因。

但据我的观察,日本公交车很准点,即使晚点,一趟间隔 5 分钟的日本公交车较之于时刻表的误差能够控制在 2 分钟以内——日本公交车很少提前到,即使提前到了也会在站内等候。

webwxgetmsgimg

(图二:东京地铁时刻表)

公交车能做到准点,轨道交通就更不用说了。东京地铁的每趟列车都有非常清晰的时刻表(图二)。我记得回国前去成田机场因为等错地方,差点误机,当时向地铁工作人员求助,他根据列车时刻表,在换乘两趟的情况下,他清晰地得出了我到达机场的时间——13:58。在国内,地铁没有运行时刻表,只有一个大致的区隔时间,去某一目的地(包括机场)也只能大致预估什么时候到达。

如何上网?

保持实时在线是在国外出差的最大挑战。

去年在澳大利亚、今年在美国都没有实现“实时在线”,但这两个国家还好,在机场可以办理临时卡,插入当地电话卡就可以上网。日本没有“临时卡”。

我后来去走访了 NTT Docomo、Softbank、AU 的实体店,他们均不提供临时手机卡。如果需要获得 SIM 卡需要签约入网两年,或者签完约后交付高额的解约费。我在 Softbank 的营业厅里找到了一种“租赁手机”的业务,可以交付几万日元押金后按月租用手机;但这个业务只有持有一年以上护照才可以办理,而且租用的手机是功能机,只能打电话,不能上网。

今年 6 月在上海报道上海移动通信展(MAE 2013)的时候,拜访了一个叫“创智空间”(InnoSpace)的孵化器,其中有一个做向出国人士租赁 MiFi 服务的创业团队,叫游友移动。这次出发日本之前,他们寄来一款面向日本目标游客的 MiFi。事实证明带上这款设备是非常明智的(图三)。

61e9ece0gw1e7t63i6c0lj20ki0rc77r

(图三:游友移动国外 MiFi,租金 59 元/天)

在游友移动的网站上看到,这款 MiFi 押金 900 元,使用费 59 元/天,可以连接 Softbank 3G 网络,不限流量,电池续航 5 个小时,临行提前 3 天预订即可。在日本,借助这款设备我得以随时导航,随时 check-in,随时 IM 在线。对于旅行人士来说,保持实时 IM 在线也许不是必需的,但导航却很有必要;对于工作在身的人来说,“实时在线”是最重要的。

在不限流量的前提下,使用通过 Line 拨打实时电话的手段,也可以实现“打电话”的功能。我在 Softbank 的营业厅里也看到手中这款设备,押金是 57000 日元(约 3800 元),日租金 1575 日元,另有 315 入网费,约合人民币 120 元/天。价格比较贵,唯一的好处是可以在同等价格下,可以拿到支持 4G 的 MiFi。

tokyo hot spot wifi

(图四:Wi2 300 管理的无线热点可以覆盖城市的每个地方)

此外,日本的公共 WiFi 非常发达,一个叫 Wi2 300 的网站(英文)也提供了 380 日元包月 WiFi 服务,东京大部分地方 Wi2 300 的热点都已经覆盖到了(图四)。380 日元的价格是很便宜的,这主要是因为日本 2011 大地震以后运营商希望通过 WiFi 来减轻网络负担,很多公共场所(如餐馆、机场)因不需要支付费用很热衷于把运营商的 WiFi 发射器领回来安装,这种众包模式增强了 WiFi 的覆盖能力。

国内除了游友移动这样的创业公司提供 MiFi 租赁服务外,携程也提供日本 MiFi 租赁,价格与游友移动一样。不过游友移动覆盖的国家多于携程,已经达到 17 个国家和地区。

交通问题

日本交通出行的一条戒律是:不要打车

据说从东京成田机场到东京市区,70 公里左右的路程,打车费用约为 30000 日元,约合人民币 2000 元。这么高的费用是因为阶梯定价,里程越多,单价越高。

上周采访 NTT Docomo,由于采访深入几次拖延时间,几乎赶不上卡西欧的采访,临时打车前往。8.5 公里费用是 2700 多日元,约 200 元人民币。根据我观察,日本出租车起步价为 710 日元,单价是 90 日元/公里。

高昂的打车费用,倒是节省了日本人对出租车资源的使用。与国内各色人等出行都可以打出租车不同,日本出租车被日本商务人士和较高收入阶层使用得多,而学生人群几乎都被挡在门槛之外。

日本出行的第二条戒律是:一切以轨道交通为先。

日本东京是亚洲最早拥有地铁的城市,1927 年就开通了地铁线路(银座-浅草寺),目前东京地铁系统有 13 条线路,280 多个车站,路线总长 304 公里。日本东京地铁人流繁忙程度居全球地铁系统第一位,平均每天客运量 870 万人次。

jr station

(图五:日本在地铁线路上清晰标注了乘坐地铁的费用。点击查看大图)

不过中国所熟知的“新干线”不是东京地铁的线路,它是 JR(Japan Railway)辖下的快速线路。东京地铁系统由于历史原因有两个公司在运营:东京地铁公司(Tokyo Metro)和都营地铁公司(Toei Subway)。而 JR 公司管理的线路则不局限于东京市,它覆盖了日本全国(分为 JR 东日本/JR 西日本)。与 JR 平行的,会与东京线交汇的线路还有:小田急公司,京王公司等。

subway station

(图六:日本地铁站出入口非常小,即节省地面面积,又与生活更贴近)

上面说到东京地铁线路多,车站多,覆盖地区非常广,几乎任何一个角落都可以乘坐地铁到达。但东京地铁更受欢迎的,是他发达的入口/出口系统。一般的地铁站会有 10 个以上的出入口,这些出入口非常小,仅容上、下两人通行,矗立在市区几乎没有明显的标识(图六)。经历过国内地铁站招摇入口的人,在日本经常会忽视身边的地铁入口。发达的出入口系统,很方便是把地铁融入到人们日常生活中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日本出行的第三条戒律是:迷路请使用中文汉字。

与韩文不同,日文中保留了大量汉字,我们日常使用的汉字日本人基本能够看懂,只是读音不同。如果你迷路了,用书写汉字的方式沟通,远远高于口头英语对话。

 

一些科技手段

1. 导航工具

在日本,对于外国人来说,最佳导航工具是 Google Maps(非原生 Android 系统可以下载单独的 App)。日本本土有一个非常厉害的地图导航公司 NaviTime,除了各种换乘选项外,它可以精确到提供“屋檐多的路线”“哪个车厢出来换乘近”“具体时刻表”等功能。但其大多数功能都是收费的,且无英文版本。日常出行使用 Google Maps 足够。

2. 比价网站

出国一般会购物,选择低价,理性消费是必要的。Kakaku 是日本人使用最多的比价网站,日本人购物前一般都会参考这个网站。Kakaku 成立于 1997 年,2003 年在日本上市。如果你要去秋叶原带些电子设备回国,最好先在这里查一下。这次 Line 活动同行的一财一位朋友,就只花 5700 元买了一台 13 寸 MacBook Air 回国。

3. 定酒店网站

HostelWorld 是向全世界旅客提供折扣酒店的网站。通过这个网站可以订到当地比较有特色的酒店,也可以订到廉价的青年酒店。本次在日本住的一个叫“石亭”的酒店和青年酒店都是在 hostelworld 预订的。

4. 饮食类应用

日本有一些点评类网站及应用,它们多以优惠券的形式提供优惠,鲜有“团购”概念。但这些应用全部是日文,不推荐使用。一位日本友人叮嘱,要吃寿司的话最好选择连锁店,价格实惠,品质也有保障。

5. 签到

我出国比较喜欢用 FourSquare 签到,有很理性的原因:一是记录地点,以防走丢。新到一个地方,签到完毕后,外出游玩,一旦忘记回程路线,直接在 FourSquare 上的地图进行导航即可。二是用来记录世界各种美食。FourSquare 对于我来说是一款记事软件。

6. 旅游

日本本土有一些旅游攻略分享社区和应用,但基本上是日文,不太适合国外游客。在出国之前,下载好几套“穷游锦囊”,可以很好地指导人们在目的地旅游——国内移动互联网的火爆催生了很多细分服务。不过穷游的海外覆盖力度比较薄弱,支持的城市不多。

补充:歌舞伎町

应大家的要求,补充一下歌舞伎町的信息。歌舞伎町在东京新宿(su),占地面积很大,纵横几十条街。“歌舞伎”是日本传统的民族表演艺术,源自 17 世纪的江户时期。歌舞伎町就是“歌舞伎区”的意思,是传统民族表演聚集地。但是现在歌舞伎町为世人所熟悉的,不是它提供的日本民俗表演,而是它的色情服务。

首先需要澄清的是,卖淫在日本也是非法的,歌舞伎町的皮条客(无料案内所)干这种勾当的时候,也要偷偷进行,所以他们在新宿只能搭个门店叫“免费介绍所”。歌舞伎町观看表演的价格我不太清楚,因为没有进介绍所问。不过有一次跟日本的留学生朋友吃饭,跟他们询问了一下那类服务的价格,他说一般是 30000 日元(约 2000 元人民币),在某些地方找 AV 女星的价格是 20-30 万日元。在东京做拉皮条客生意发家的中国人是李小牧,大家可以去微博上看看,目前他在国内已然是名人,多次参加凤凰台节目。

gewujiting

 

上月底在日本参加完 Line 活动之后,抽空拜访了两家日本公司,一是 NTT DoCoMo 日本总部,聊 4G 话题;二是卡西欧(Casio)总部,聊卡片机、自拍神器,及智能手表。由于有日本友人陪伴,采访非常顺利,将分别整理三篇文章。另外,“日本人为什么不创业”的话题及在东京的行感,也将分别整理文章。本次东京行除 Line 报道文章外,将再整理 5 篇文章,本周一并发布,敬请大家关注。本文为该系列第五篇文章,已完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