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3-9-18 02:16

小米王川:像 iPhone 一样改变电视

黄龙中 黄龙中
-

王川是小米电视项目负责人,他是一名果粉。

2007 年苹果改变世界,iPhone 重新定义智能手机。在 iPhone 诞生前,按键是手机的标配,少数的触屏需要触控笔辅助;iPhone 诞生后,键盘没了,手指成为最好的触控介质。这是大众对于 iPhone 最大的惊叹——乔布斯在那场发布会上很聪明地抓住了人们的关注点。

王川对 iPhone 的惊叹不止于外观,他感到震惊的是 2008 年诞生的 App Store,竟然蕴藏着那么多可能性。“你的手机跟我的手机不一样,不是因为手机不同,而是因为里面装的 Apps 不同。”

在 iPhone 的逻辑里,ARM SoC 是技术平台,iOS 系统调度中心,电话和短信是一个“App”。这在 iPhone 前的智能手机世界观里,对待“电话”的态度是不可想象的。手机等于电话,拨号始终是第一位需求,通话质量和硬件做工是衡量一部好手机经久不衰的标准。这里包括了智能手机。

类似认知在过去两年智能电视概念中再次重演。智能电视等于电视,看电视直播始终是第一位的需求,直播和液晶面板依然是评判智能电视好坏的标准,而直播之外的内容像当年 Windows Mobile 智能机上需要辅助触控设备的触摸屏一样,难用却没有人想做一次彻底的改变。

wangchuan1王川在思考这样的改变。1998 年的时候,他就意识到在摩尔定律的作用下,计算机会越来越小,最后嵌入到所有设备中,每一个设备都是强大的计算机。毫无疑问,小米电视就是一台被嵌入强大计算能力的电脑,以电视形态展现。可惜一等就等了十几年。

王川说外界还需要几年时间才能真正认识小米,概因为这种通透的产品哲学,谋定而后动。雷军反复强调过他创办小米之前对“手机是未来世界中心”已有清晰认知,同样是一以贯之的产品哲学。只是由于其营销手段带来的争议性,产品本质反而被忽略了。

小米电视的本质是一台电脑。“电视”是一个 App,“互联网内容”是一个 App,处在同一层级的还有游戏、音乐、地图、教育等等 Apps。这是小米电视与其他电视最本质的区别——它不是一台电视,而是披着电视外衣的计算设备。它与 iPhone 的产品逻辑相同:底层是高通的四核芯片,MIUI TV 版是调度中心,电视和互联网内容是一个“App”。

这一次,王川跟上了苹果的步伐。只不过他没有乔布斯那种骄狂,而是中国人惯有的谦恭:“我知道电视会被重新发明,大家都没做好,我觉得我们有机会来做,对行业有所贡献”。

但作出这样的“贡献”实在太难了,从成果来看,王川以实践提供了智能电视实际意义上的参考设计。为了发起底层交互革命,小米电视几次差点夭折,最终产品发布时间也延长了近半年(原本有望今年 4 月发布),错过较好的发布时间窗口,最终加入 9 月混战。

miui TV os

(雷军在 9·5 发布会中解释小米电视底层逻辑与普通智能电视的差别)

所谓参考设计,是芯片厂商向合作厂商展示芯片能力的蓝图。英特尔、高通和 MTK 都会向设备厂商提供参考设计。其中 MTK 多是提供 total solution(完整解决方案),所以 MTK 核心的手机比较便宜——几乎没有研发成本。在电视领域,MTK 2012 年 6 月收购的 MSTAR 是智能电视 total solution 提供方,使用 MSTAR 芯片几乎没有研发成本;当然,这也导致智能电视“千机一芯”,厂商难以在芯片配置上作差异化宣传和竞争。

小米电视使用高通骁龙 MPQ 8064 芯片,跟 5 月份发布的乐视电视芯片 APQ 8064 差不多,处理器更加高级一些。但两个产品的交互体验几乎完全不同。原因是小米电视把系统交互逻辑推倒重来,把 SoC 芯片为系统底层,在此基础上建立 Android OS(MIUI TV 版),再往上建立应用层。这套交互逻辑的改造,让小米电视团队“至少多花了 10 倍精力”。

在理解小米电视带来的交互革命前,需要了解此前的电视交互是什么逻辑。普通的智能电视,“TV”是最底层的东西(就像 iPhone 之前的通话功能),它是现成的成熟产品。在不动“TV”的前提下,通过电视机的 HDMI、RF 或 USB 接口连接一套 ARM 芯片的智能电视系统,由此称为智能电视。

wangchuan2小米电视进行的革命是:它拿到高通的芯片后,重新设计电路板、开发底层驱动、优化软件设计。“我们拿到的高通参考设计也是传统的智能电视解决方案,即底层是 TV,通过各种输入源引入智能内容”,王川说,“这种架构被我们推倒重来了。我们选择的道路之前没有人走过,于是花了很多精力做调整优化”。

在王川看来,电视作为一台计算设备,它应该具有丰富的应用场景(包含“电视”),这些应用需要交由 OS 统一指挥。而不是交给“TV”外挂的一个接口来处理——即使在原 TV 基础上稳定性要更好。如果要让智能电视真正变得“智能”,它需要一个智能的“芯”——Android OS。由 Android 来协调各个 Apps 是要比一个外挂系统更高效的。

推倒重来是值得的。就像 Symbian 怎么改都不适合触屏一样,智能电视如果希望真正智能起来,用 Apps 来区别电视与电视的区别,必须理顺 OS 层的逻辑。“MIUI TV 版也许不是最好的交互,明年 9 月份苹果发布电视产品后也许大家会觉得苹果做明白了”,王川说,“但 MIUI 是最好的 Android 系统,从底层调整交互逻辑,为将来的扩展做好了准备”。

王川在底层做的调整,反哺过来,可以是一份智能电视参考设计。这份参考设计被广泛借鉴,既可以认为是一种抄袭,也可以认为是一种致敬。王川有接受后者的心态,而且对此有信心:从“多看 for Apple TV”的“十”字形交互设计,到小米盒子平面设计,都被人抄去了。未来小米电视发货后,你看看到时候人们会不会抄。

不过,在高通改变参考设计之前,由于传统电视厂商自主研发实力限制,及其他互联网企业不得要领,即使这场抄袭将会如期展开,也只是表面 UI 的借鉴。根植于王川用户体验品味中的产品哲学,并不一定每个人都学得会。而他在这个领域已经浸泡十几年——早在雷石做 KTV 点歌系统就知道如何做“用最傻瓜式的体验提供最丰富功能”的交互系统。这恰王川之于雷军最强大的吸引力。

 

注:文内图片由多看提供

爱范儿已经拿到小米电视工程机,由于机器数量有限,不是每个人都可以亲自体验小米电视。我们稍后带来的产品评测会突出交互体验评测,敬请期待。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