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宁,不只是一块大猩猩玻璃的故事

公司

2014-08-15 15:40

“没有你我们做不成这件事情。”

在康宁公司 CEO 维克斯(Wendell Weeks)办公室里寥寥可数的纪念品中,有这样一张加上外框的便条,它的署名是——史蒂夫·乔布斯。

时间退回到 2007 年 2 月,维克斯突然接到了苹果 CEO 乔布斯的电话,当时乔布斯正在为公司即将推出的 iPhone 做准备,由于不满于搭载在这种新设备上玻璃的耐刮性,乔布斯希望维克斯能为新设备提供一种玻璃保护屏。

这种保护屏就是后来声名大噪的大猩猩玻璃(Gorilla Glass)。

相对于一般的玻璃,大猩猩玻璃拥有更高的强度和韧性。在去年 CES 上,康宁发布了第三代大猩猩玻璃,这种从原子层面进行改进的新型玻璃进一步提高了抗划伤能力,降低了划痕可见度。在一个斜坡落球实验中,康宁的演示人员用 135g 的金属球撞击不同玻璃的中心位置,0.8 mm 的普通玻璃立刻被击碎,但是 0.7 mm 的大猩猩三代玻璃没有任何损伤。在更高的倾角斜坡测试中,大猩猩玻璃的强度甚至高于铝片。康宁的技术人员告诉爱范儿,康宁大猩猩玻璃的强度是普通钠钙玻璃的 5 倍。

corning

实际上,大猩猩玻璃的生产材料与普通玻璃基本没有区别,同样是石灰石、石英砂以及硼酸钠。不同之处在于,康宁在生产时,将生产出的钠钙玻璃放置在硝酸钾溶液中,利用硝酸钾中的钾离子将玻璃中的钠离子置换出来,所生成的新化合物有更高的稳定性和更高的强度。这样,就形成了一层致密的加强压缩层,而钾离子更强大的化学键,也赋予大猩猩玻璃以柔韧性。

“我们发现了这样一个现象,90% 的中国消费者会为他们的手机贴膜,而更换几次贴膜后所花费的价格,通常是大猩猩玻璃价格的两倍以上。”担任康宁大猩猩玻璃全球业务暨技术总监 J.E. Hollis 在接受爱范儿的采访时这样表示。

大猩猩玻璃前传

鲜有人知晓,大猩猩玻璃的前身——Chemcor 玻璃诞生于 1962 年,当时康宁公司在偶然创造出了微晶玻璃并大获成功之后,便启动了一个名为 Project Muscle 的大规模开发项目,旨在探索用于挡风玻璃更高强度的材料。经过大量实验,这种 Chemcor 玻璃的各项性能都比传统玻璃要好上不少。

或许是太过前沿价格高居不下,Chemcor 玻璃的市场反馈并不好。在缺乏销路的情况下,1971年,康宁玻璃厂关闭了这个 Project Muscle 项目,Chemcor 玻璃随之被打入冷宫。然而,技术不会消失,它在等待一个时机爆发。

没有人想到,Chemcor 玻璃重见天日用了 34 年的时间。2005 年,当时摩托罗拉发布了 Razr V3 手机,这部手机成为玻璃显示屏替代高强度塑料的里程碑。受该手机的影响,康宁在 2006 年底成立了一个不大的团队,考虑重启 Chemcor 玻璃,探索在手机上应用的可能性。

Chemcor 玻璃的厚度达 4mm,如何让玻璃更薄是康宁首要攻克的难题。直到乔布斯的电话响起,康宁也没能取得显著的进展。要知道苹果当时要求的玻璃厚度是 1.3mm。理论上说,一款新产品从研发到量产需要数年时间,而苹果留给康宁的时间只有短短几个月。

尽管没能赶上第一批 iPhone 的量产,但是大猩猩玻璃最终成型,并成为康宁一飞冲天的巨大推动力。在 iPhone 首次亮相后的五年里,这条产品线的年营收从零增长到了 10 亿美元。截至今日,大猩猩玻璃已经应用于全球 27 亿台设备。在中国,大猩猩玻璃几乎是所有耳熟能详的手机厂商的默认供应商。

对于一家横跨一个世纪的百年公司,与乔布斯的传奇故事不过是康宁一百年多前那个故事的翻版:1879 年,托马斯·爱迪生发明灯泡的时候,找到了康宁公司,希望找到一种稳定安全的玻璃灯罩。后来,康宁制造灯泡玻璃的制程工艺标准延续至今。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但每一次传奇的背后其实都交错着偶然和艰辛。

偶然和运气

在与 Hollis 的对话中,Hollis 一直说康宁是一家“材料公司”,但事实上,我们很难用一个概念将康宁公司框定在一个领域。要知道,大猩猩玻璃只是康宁公司“特殊材料事业部”下一个年轻的项目,公司运营的其他项目还涉及通信科技、环境科学以及生命科学。除了用于 LCD 电视、移动设备的玻璃基板,康宁的产品还广泛用于通信网络的光纤光缆、移动排放控制系统的陶瓷载体和过滤器、药物开发的光学生物传感器等等。

Hollis

与很多上游技术厂商一样,康宁相信“耐心资本”,这是一种押注于未经验证的技术的理念,它可能因为找不到市场应用领域而被雪藏数十年,直到一个适当的时机促使它爆发。除了大猩猩玻璃,康宁还拥有不少这样的故事,比如原本设计用于制造铁路信号灯罩的抗风化的硼硅酸盐玻璃催生了 Pyrex 耐热玻璃厨房用具。

商业上看似的运气和偶然其实都孕育着其必然,正如康宁没有一种玻璃工艺被视为一场偶然的发现抑或真正的失败。作为一家技术主导的企业,康宁会将每年总收入的 10% 的用于技术研发。在纽约州的同名小镇,康宁设立了一个全球的研发基地,由于玻璃制造的学科跨度非常大,这个基地聚集了化学家、物理学家和各领域科学家,包括陶瓷、光学、机械以及材料工程师。据 Hollis 透露,康宁公司遵循者研发管线式的管理方式,即公司会从内部员工收集形形色色的创意,并从中选择出最具市场商机的机会。

对于大公司而言,如何平衡未来的投入和当下的业务是一门艺术。风云变幻的科技行业,每一项突破性的技术的诞生都可能快速进行行业洗牌,大公司必须高瞻远瞩发现未来的趋势,但它们又不能不顾现有客户的需要,因为他们支撑着公司的利润和成长。Hollis 说,康宁的技术研发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在现有业务框架下的,公司将技术人员分配成不同的研发小组,与现有的事业部紧密配合,开发新材料、新制程工艺。另一种则属于前瞻性、探索性的研发,旨在探索未来可能出现的新技术新趋势,但不受制于现有业务。

“无论勃兴还是衰落,康宁绝对不会在研发上有一丝松懈,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能够走过 163 年。我们始终在寻求一个平衡点——着眼于未来,同时能够立足于现有的发展。这也是我们继续下一个 163 年的方式。” Hollis 说。

没有一块玻璃可以透亮如初

在历史风向和浪涛的冲击打磨下,没有一块玻璃可以透亮如初。

如日中天的大猩猩玻璃正在离它的对手越来越近。蓝宝石玻璃,一种莫氏硬度达到 9、仅次于金刚石的玻璃材质正在受到业界的广泛关注,它无惧石英的威胁,从理论上讲,蓝宝石玻璃拥有比大猩猩玻璃更好的抗磨损性。从 iPhone 5s 的摄像头到 Home 键,蓝宝石玻璃正在逐渐应用于消费类电子产品。

不过,蓝宝石玻璃目前也拥有很多问题,诸如制造成本、生产工艺过高、折射率高导致亮度方面表现不足,但作为手机业界风向标的苹果,每一次动作都可能引导行业进行一个重大的变革,在自主研发、技术改进以及大批量采购的情况下,很难说蓝宝石屏幕会不会成为新的行业标准。有消息称苹果可能在即将推出的 iWatch 以及高配版的 iPhone 上应用这一玻璃技术。

因为市场风向的转变,康宁公司曾几次陷于危难之际,但又因为及时转向新技术而奇迹般地幸存下来。2001 年互联网泡沫破碎重创了光纤通信行业,让以此为主导业务的康宁亏损 55 亿美元,股价一度从 113 美元跌至 1.1 美元。后来,公司液晶屏幕的业务拯救了公司。2011 年,液晶屏幕出现了供大于求的情况,康宁股票暴跌 50%,2012 年液晶玻璃业务的利润下降了 32%。再后来,大猩猩玻璃的业务成为新的助推器。

拥有九条命的康宁,在面对新的形势,能否演绎一个新的传奇?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