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1-9-02 07:00

N9 背后的诺基亚设计变革

黄俊杰 黄俊杰
-

“现在你知道我当时说的是什么了吧?”

这是周二和 Marko Ahtisaari 见面后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第一次见到 Marko 还是去年 7 月,我和 Echo 代表 ifanr 在上海采访他。当时 Marko 已经开始主管整个诺基亚的设计工作。他在采访中说尽管 iPhone 已经非常出众,但主宰设计(dominant design)尚未到来,智能手机用户界面依然有继续提升的空间。他还透露说未来的 MeeGo 手机正面将被一块巨大的屏幕所占据,不会有按键。此外 Marko 当时还强调了“抬头式(heads up)”的概念——使用者不需要过度关注屏幕画面就能顺畅地使用手机。

我当时并不确定 Marko 所阐述的设计理念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Marko 经历非凡、口才一流,但这些特质并不能保证一个人在诺基亚这样的巨轮里作出改变。大约一年后我才知道,就在那段时间,诺基亚——特别是 MeeGo 部门在设计方面的许多改变已经开始。

设计压倒一切

去年六七月份的一天,Marko 来到位于赫尔辛基的 MeeGo 部门进行演讲。一位在场的工程师后来告诉我,Marko 当时非常严肃地说自己已经收到大量抱怨 MeeGo 用户界面的邮件、很清楚这东西很烂,接下来他需要建议而非单纯的抱怨。随后 Marko 现场任命来自诺基亚设计部门(Nokia Design)的设计师 Duncan Lamb 指挥 MeeGo 部门的设计工作。

Duncan 于 2008 年加入诺基亚,之前曾在 Skype 负责产品设计。Marko 介绍完之后,Duncan 当即宣布详细安排,对 MeeGo 部门的设计师进行分组。这和诺基亚的传统风格非常不同,一般来说当高管公布调整或新任命之后,总会拖上一段时间才开始执行。

诺基亚设计力量曾经非常分散,Symbian、Maemo 部门都有自己的设计团队,各部门也对自己的用户界面设计拥有决定权。这些部门的设计师和诺基亚设计部门没有很好的配合,设计部门对界面设计细节影响力有限。S60V5 和 Symbian^3 的界面设计正是诺基亚传统“技术决定设计”结构下的典型失败产物。

从 2009 年年底开始,诺基亚决定改变这种模式,将 Maemo/MeeGo 用户界面的所有重大设计,例如图标、界面布局、交互逻辑交由诺基亚设计部门决定。MeeGo 部门自己的设计师主要负责交互细节。但就和诺基亚之前无数次失败尝试一样,具体执行不是高层拍下脑袋这么简单。Duncan 的前任来自微软,平时常驻伦敦、很少来芬兰,和 MeeGo 部门的设计师没有很好的沟通,双方的合作效率并不高。

Duncan 不同,他常驻赫尔辛基,每天都和 MeeGo 部门的设计师一起工作。此外从那时起,开发者也开始与设计师进行更多交流,真正参与到用户界面,特别是交互逻辑的改进当中。诺基亚 N9 和刚发布的 Symbian Belle 都是设计成为主导、两个部门紧密合作后的产物。

Marko 对设计部门内部结构也有所调整。周二的演讲中他说现在诺基亚工业设计、用户界面设计早已经被合并起来协同工作,设计人员也不像之前那么分散。目前诺基亚设计部门主要有四个设计中心,分布于伦敦、赫尔辛基、北京和洛杉矶。N9 就是软硬件协同设计优化用户体验的好例子,屏幕四周的非显示区域拥有弧度、方便 Swipe 用户界面下核心的手指划动操作。

Nokia N9 Screen

Marko 自己无疑是 MeeGo 项目的支持者,他去年曾在多个场合说诺基亚有义务打造一个“基于欧洲的生态系统”。可惜诺基亚的新 CEO Stephen Elop 觉得微软是一个更好的选择,在今年 2 月宣布智能手机转向 Windows Phone。不过 Elop 的决定也进一步加强了设计在诺基亚的地位——设计将成为诺基亚与其它 Windows Phone 实现差异化的重要因素。改组后 Marko 加入诺基亚最高管理层(Nokia Leadership),直接对 CEO 负责。同时诺基亚设计部门继续扩张,变成诺基亚最为重要的部门之一。

打造 Swipe 用户界面

回到 N9,我们最终看到的界面被称为 Swipe 用户界面(Swipe UI),是经过两次大改版的结果。第一版设计没有截图流出,只在 2009 年 Maemo 峰会公布过概念图,当年即被放弃。

Maemo 6 UI concept

等 Marko 接管设计团队的时候,MeeGo 用户界面已经是第二版,一段演示视频在去年 8 月初被人泄露到 Youtube 上。如果说这版设计有什么风格可言的话那就是东拼西凑

Old MeeGo UI App Launcher Old MeeGo UI Mutli Tasking

  • 和 Android 如出一辙的通知栏;
  • 和 iOS 如出一辙的分屏应用列表;
  • 和 webOS 如初一辙的卡片多任务。

我问及之前被砍的用户界面,Marko 不愿谈论细节,只说砍掉不够好的设计是正常的取舍。不过 N9 在新加坡发布当天,Harmattan 应用程序框架项目经理 Konttori 就在自己的博客里披露了 MeeGo 团队正式启动 Swipe 用户界面开发的日期——2010 年 9 月,设计方面开始的肯定更早。

去年 9 月正值诺基亚大会,外界对 MeeGo 手机翘首以待,却不知道此时 Marko 已经将失败的界面推倒重来。Marko 亲自将前 webOS 设计团队负责人 Peter Skillman 挖来主导 Swipe 用户界面的开发。Peter Skillman 从美国搬至伦敦工作,经常往返于伦敦和赫尔辛基之间。

我问 Marko 为什么要选择 Peter Skillman,得到的回答很直接——“webOS 设计出色”。Elop 的战略转型公布后 MeeGo 前景渺茫,有人问 Peter Skillman 未来打算,他回答说 Marko 是自己职业生涯中遇见的最好的老板,自己会继续留在诺基亚。

去年 12 月的 LeWeb 大会上,Marko 进一步阐述了自己对智能手机用户界面发展的看法。他用 1890 年的汽车来类比今天的智能手机界面设计。当时方向盘还没发明,但大家一度认为汽车操控方式业已成熟。Marko 列举了两种用户界面模式:

  • 一种是 iOS,非常简单、优雅、易懂,但不论在哪儿都需要回到原点再进入新的应用有点繁琐。
  • 另一种是 Android、Symbian,在桌面放置应用和 Widget,很多工作在桌面完成。同时这两个系统有更多的按键,是一种历史比较长的用户界面模式。

同样在 LeWeb 大会上,Marko 首次对外确认 MeeGo 手机将在 2011 年带来全新的用户界面模式,并且只有在产品做到非比寻常的水平之后才会推出。

有人可能会觉得或许诺基亚勉强把上一版失败的系统推向市场会更好。但这么做的话我们今天只会看到一个平庸模仿者,而且 MeeGo 部门也没时间再实现 Swipe 这样迷人的新界面。“死的活该”可能会是 MeeGo 给外界留下的最后印象,Swipe 用户界面的缺失也会让诺基亚未来在中低端更加被动。

总之从 Marko 选定 Swipe 用户界面作为发展方向到新加坡发布会的这 9 个月里,MeeGo 部门的开发者们重写了整套用户界面和每一个应用,软硬件设计师合作将诺基亚 N9 打造成现在的样子。

传承

Nokia N9

今年 6 月新加坡发布会上,Marko 终于兑现自己在数次演讲、采访中所作的承诺——iOS、Android/Symbian 以外的另一种用户界面模式。Marko 本周在北京再谈设计理念之时也终于可以拿出自己的产品进行介绍。

不过由于 Elop 的战略调整,Swipe 用户界面的前景和诺基亚 Windows Phone 的方向成为比 N9 本身更受关注的焦点。这次 Marko 也透露了这两种设计未来的发展方向。

首先诺基亚 N9 不会是最后一款采用 Swipe 用户界面的设备。Marko 说:“Swipe 用户界面未来将被应用在未来的诺基亚产品设计集中(The Swipe UI will be used in different device portfolios)”。类似的话 Marko 在周二的演讲、采访、会后交流中重复了四次,并强调说 Swipe 用户界面将出现在不同价位的诺基亚手机上。

关于 Swipe 用户界面未来会不会被用到 Windows Phone 上,Marko 不予置否。不过他很肯定地说 Metro 和 Swipe 这两种用户界面模式都将继续进化。此外他还在采访中提到自己希望模糊非智能手机和智能手机的界限。

这里有个非常有意思的地方,不论是诺基亚在新加坡宣布 Qt 将进入低端,还是 Marko 这次谈到 Swipe 用户界面的传承以及 Qt/Qt Quick 未来会覆盖更多设备,都小心地避开了 S40 这个词。希望今年我们能看到 Swipe 用户界面真正的继承者。

回到 Windows Phone,Iconfans 社区创始人董景博在会后交流中问 Marko,诺基亚 N9 和 Symbian Anna 所用的 Squircle 图标设计风格是否会延续下去。Marko 很肯定的回答说未来“所有诺基亚手机”都会融入这样的图标设计。并解释说诺基亚已经在 N9 的各个角落融入 Squircle 图形设计,比如联系人、音乐列表等等。

我问 Marko 这样的图标设计风格是不是能贴合 Metro 用户界面。他的回答很有意思:“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到情况合适以后(Over the time, when it make sense)”。看来诺基亚不会完全沿用微软的设计,同时也不打算硬生生地把 Squircle 图标塞进 Metro 用户界面,而是会对整个风格作出更多调整。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调整什么时候才能到来,两家公司的合作能否顺利。


在这过去的十八个月里,Marko Ahtisaari 已经用实际行动和最终产品证明自己是一位出色的领导者并且对设计有好的品位。诺基亚未来产品的工业设计、特别是高端产品线的工业设计大体是不用担心,N9、N8、N97 就像是来自三个不同时代的产物。Marko 在采访中也提到工业设计将是诺基亚 Windows Phone 与其它同平台产品实现差异化的重要部分。希望 Marko 以及他的团队能够在继续带来更多创造性的设计。

但另一方面,Windows Phone 依然是一款没有经过普通消费者考验的操作系统,它的 Metro 用户界面是不是能得到大众认同依然是未知数。万一事实证明大众不能接受的话,诺基亚、微软能不能及时做出改变?今年 10 月底,诺基亚大会就要在伦敦举行,Windows Phone 届时很可能就会发布。反响如何到时候再看吧。

此外正如 Maemo、MeeGo 曲折的设计、开发经过所暴露出的,诺基亚不缺乏出色的开发者或设计师,但是缺少积极高效的管理者。改造管理层是 Elop 的责任,前两天诺基亚宣布曾负责 Ovi 服务、担任过 CTO 一职的执行副总裁 Tero Ojanperä 即将离职,这或许也是一个开始。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