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柴”11 年,一个新 Google 的新 CEO 诞生!

公司

2015-08-11 16:42

11 年的时间,Sundar Pichai 坐上了全球最牛科技公司的第一把交椅。

中国的科技爱好者常常亲切地称他为“劈柴”,玩笑背后隐喻的磨刀、砍柴正如他在 Google 立下的汗马功劳。Google Chrome、Android、Google Maps 等等,都离不开劈柴的付出。佩奇说:

“有劈柴这般有才干的人领导精简后的 Google,我感到很幸运,这样我才有时间继续去规划其他层面的理想。”

生于印度 Tamil Nadu 的劈柴本科毕业于印度理工学院(Ind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取得硕士学位,他又拿下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 MBA。高中曾是板球队队长,曾率队获得 Tamil Nadu 区域板球大赛冠军。

1984 年,劈柴家里有了第一台转盘式电话,这台古老的科技产品开启了他惊人的记忆力。他就像一本人肉电话本,只要拨过一次就不会忘记。30 多年后,他将这个技能用在了 Google,彭博商业就曾提到劈柴在 Google 面不改色口吐数据的风采。

black-rotary-phone

 

带领 Chrome 浏览器力压 IE

事业伊始,Pichai 曾在半导体公司 Applied Materials 任产品管理岗位,后在麦肯锡从事管理咨询工作。2004 年,Pichai 加入 Google,在他的带领下,一系列的软件项目为他在 Google 续写了黄金履历,也为 Google 带来了许多精彩的产品。

首先就是 Chrome 浏览器。

20120628_sundar_pichai_google_io_001

劈柴在 Google 最早接触的项目是 Google 工具栏,就是那个在 IE 和 Firefox 右上角都能看到的,墙内国人视而不见的小东西。从这个边角出发,他说服了自己的领导去加入浏览器这场恶战。后来的几年里,他逐渐接手了 Chrome 浏览器的产品开发,被一个使命驱使着前进:

怎样才能与 IE 和 Firefox 竞争?

最初 Chrome 的发布是场灾难,当时 Google 精心准备了一本 38 页的漫画书,用来解释 Chrome 的与众不同之处。周一是美国劳动节,原计划周一发送这些资料,这样节日之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人们就能收到漫画书。但是,德国不过劳动节,这个粗心的疏忽引起了 Google 好一阵忙乱。激烈而简短的争论后,他们临时决定提前一天发布这款浏览器。

不必说,工程师急忙赶工开放下载,公关部门则赶紧修改公关稿。那时这些人都在放假过节,都被挨个紧急叫了回去加班。当时大概没人想到,半路截杀浏览器市场领导者 IE 的疯狂计划,实现了。

ChartOfTheDay_1438_Browser_market_share_since_2008_n

2008 年 Chrome 上线时,IE 还占有浏览器市场近 70% 的份额,但仅在上线的第一年 Chrome 就从微软的囊中掏走了几十亿。接下来的几年,微软 IE 的体验在代代更新中原地踏步,而 Chrome 则乘势高歌猛进。

先是在 2011 年超底超过了 Firefox,紧接着在 2012 年一举超过了从前的巨头 IE。如今 Chrome 的市场占有率已稳居全球第一,市场份额几乎是 IE 的两倍。Chrome 为 Google 打下了一片可贵的江山,也为劈柴攒下了一枚象征胜利的勋章。

接过 Android 这艘大船,他要开向什么地方

在劈柴经手的 Google 项目里,其中对世界影响最大的就是 Android OS。

2009 年,iOS 设备出货量曾是 Android 设备的 4 倍。后来 Android 的市场份额随着智能手机的需求爆炸迅速飙涨,但无法改变一个事实:管理 Android 是 Google 最艰难的工作。一位业内人士说:

Android 系统的开放和灵活是把双刃剑,由于任何厂商都能自行修改系统,创造和完善一个 app 的任务要比 iOS 费劲的多,这也是 Android 系统最大的挑战。

在上任 Android 之前,劈柴已经开始了对 Chrome 和 Android 两大产品的整合。2012 年 Google 发布了劈柴版的 Chrome for Android,替代了安迪鲁宾为 Android 开发的浏览器,是 Google 一次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友好内部整合”。2013 年 3 月,Android 之父安迪·鲁宾被调离 Android 团队,此时担任 Chrome 和应用部门副总裁的劈柴成为 Android 新的负责人,此举被认为是 Google 有意将 Chrome 与 Android 平台整合的标志。

上任后,劈柴第一个动作就是继续推动 Android 与 Google 其他部门的密切合作:他推动 Android 和搜索部门的合作,使 Google Now 成为 Android 系统的重要功能;在 Svelte 项目中投入了资源,使 Android 可以在廉价、低性能的设备上良好运行;他取消了为触屏笔记本开发 Android 版本的项目,将精力放到了平板、智能电视和可穿戴计算机上;他促成了对 Nest 的收购,然后关掉了 Android 内部智能家居项目,把这块任务交给了 Nest。

Smartphone OS_ global market share 20_ - http___www.statista.com_statistics_2

2014 年 10 月,Google 管理层再次调整,在这一调整之后,除了继续负责核心 Android 和 Chrome 业务,劈柴还接管了研究、搜索、地图、Google+、商务和广告产品,以及基础设施。此时,劈柴已正式成为 Google 的“二号人物”。

其实回过头看,这个时候佩奇就已经开始分拆 Google 了的计划了:尽管他仍继续执掌公司的业务与运营管理,但其工作的重心将转移到更宏观更长远的事情上。换句话说,佩奇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瞄准 Google 的未来,而巩固 Google 当下的任务就交给了劈柴。

劈柴深知,尽管 Android 现在拥有了全球近 80% 的用户,但安逸可能永远不会到来。他说,这就像学冲浪一样,你第一次成功了,下一次可能会栽的很惨。他没有生产 Android,却在掌管 Android 的日子里让这个系统的根系蔓延的更深、更广。

“入世”的科技哲学与下一个“十亿人”

劈柴很自豪,因为 Google 的产品具有很强的普适性,从低端到高端,穷人和亿万富翁都能通过 Google 打开科技的大门。这也是劈柴秉承的“科技入世”理想,那么问题是,怎样的产品能实现这个哲学呢?

在如今 Google 的产品上,其实不难发现“科技入世”的影子。从 Now on Tap,Photo,云端合成的 VR 视频,Project Ara,细想之下都降低了世人相互连接的成本,暗合他的科技哲学。

如今劈柴站上了更高的位置,他获得了更多的施展空间,去用他的科技哲学影响下一个十亿人:

我想打造一个平台,让尽可能多的人在上面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这是一种更强大的方式,压力也更大,但它是我的终极信仰。

题图:ezzconews

插图:9to5googleStatistaheidelblog

 

后评论

评论在审核通过后将对所有人可见

正在加载中

还有什么比无趣更可怕?网友说:无知。我惭愧地低下了头。

本篇来自栏目

解锁订阅模式,获得更多专属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