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2-05 23:26

Facebook 12 岁了,当年还在哈佛上学的扎克伯格会预料到今天吗?

生日快乐,Facebook。

2004 年的 2 月 4 日,Facebook 诞生了。经过 12 年的发展,它早已从一个让用户建立个人主页、发牢骚、秀恩爱的社交网络,成长为一家旗下拥有多个产品和业务的互联网巨头。而它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也从一个极客范十足的哈佛学生蜕变为一位成功的商人和父亲。

在这样的时刻,回顾一下 12 年前的 Facebook 和扎克伯格会是件非常有趣的事。下文是 12 年前 The Harvard Crimson(哈佛大学的学生日报)对马克·扎克伯格专访的全文翻译,在里面,我们会看到当年扎克伯格对 Facebook 未来的畅想,以及他为什么会建立这么个网站。

mark-zuckerberg-facebook-ceo

马克·扎克伯格:thefacebook.com 背后的大神

全国成千上万的学生在用它。大公司们蜂拥而上想要购买它。

但是在创造了 thefacebook.com ——一个在 2 月 4 日上线的社交网站——一个学期后的今天,马克·扎克伯格看起来并没有去想这些事。

身穿一件黄色的 T 恤,蓝色牛仔裤,脚踩一对露指的阿迪达斯凉鞋,扎克伯格坐在哈佛大学柯克兰楼其中一间脏乱宿舍的烂沙发上,而在他身边是一堆衣服和半打开的箱子。

就是在这么一个脏乱差的环境中,他露出了微笑。

“我其实就像一个小孩。我经常会觉得无聊,而电脑却能让我兴奋起来。这就是我创造这个网站的两个驱动因素。”

在 Thefacebook.com 上,大学生可以创建个人主页,在上面列出自己的喜好、联系方式、恋爱情况、所上的课程等等。

这个网站本来只在哈佛内使用。但现在它在全国已经有超过 16 万使用者了。

“我经常做些这样的事情。”扎克伯格以一种轻松的口气表示。“事实上,我只花了 1 个星期来做 facebook。”

如果是从别人的口中听到这句话,你可能觉得其中带着傲慢的态度。不过如果那个人是扎克伯格,这不过是他在谈论这个被互联网渗透的世界认为是现象级成功时其中一个不变的行为。

他的脑子充满着各种点子:“我干的事情中有一半都没有展示出来。”他解释说。“昨晚我花了 5 个小时来编程,然后突然想到了一些很酷的事情,于是我把它展示给我一小撮朋友,而除了他们之外,校园其他人永远也不会知道。”

但他做这些事并不是为了钱:“我只是想把它做出来,然后看到它运行起来并且疯狂地成功,这是一件很酷的事。”

而且,他并不知道之后会怎么样:“人们大多数时间都在想类似的事情,“下一件要发生的大事是什么?””他略带倦意地说。

那么他的答案是?尽管 thefacebook.com 已经这么成功,他仍然不太确定。

“我真的不知道下一个大事件会是什么,因为我自己不会花时间去做这些大事。”他说。“我把时间花在做小事情上,然后当时机到了的时候,我就会把他们给组合起来。”

socialnetwork

(电影《社交网络》剧照)

爱好:编程

当扎克伯格开始一个编程计划,所有事都会退居二线。他不吃饭,不睡觉,也不跟朋友聊天。

一月份,当他把自己“埋”在宿舍,全身心地投入到 thefacebook.com 的工作的时候,他的室友们甚至都忘记了他的存在。

但其实所有这些工作基本上是些无用功。

“如果那天我没有把它做出来,我会把这个项目封存起来然后继续下一个我要做的事,”他说。

而就在这么一种不确定的土壤中,facebook 诞生了。

扎克伯格承认,这个网站“差点就不存在了”。但是如果要追溯到它的起源,我们会看到一个更早的项目,它就是很快被扎克伯格放弃的 Facemash。

这个模仿 hotornot.com 风格的 Facemash,会把哈佛的学生拿出来进行一对一的 PK。它会让浏览者看完两张随机从学生名册抽取的本科生照片后,挑选哪个更“性感”一些。

这个网站在上线后 4 个小时就已经吸引了 450 个访客,不过在这之后,扎克伯格把它给停掉了。

那是因为这个网站虽然在学生中非常受欢迎,但在学校管理者的群体中,它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产品。

“我是在周日晚上上线 Facemash 的,但在四个小时内我的网络就被强制掐断了。”他说。

扎克伯格之后被带到了学校的管理委员会,原因是他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使用了学生网上的花名册照片,而这违反了学校的安全规定、侵犯了肖像权和个人隐私。

但抛开这些争论不谈,Facemash 确实非常“扎克伯格”。

“我是用这么一个理论来想的,我就像其他人一样是个大学生,所以对于我来说有用的东西应该对其他人也一样适用。”

facemash

在扎克伯格未发表的项目中,包括一个屏幕保护程序,它可以显示用户 AOL 即时通讯的信息,还有一个可以在不同电脑上同步 MP3 播放器的应用。

“最开始的计划是这样的,但我太懒了,一直都没有完成,”扎克伯格说,“那就是让哈佛每一个人可以在同一时间播放同一首歌。我觉得这会非常好玩。”

而就在 Facemash 被“下架”和引起的喧闹消散后,扎克伯格开始了筹划他的下一个计划。

“在 facemash 之后……我就在想——花名册是非常有用的,而我不希望成为推迟展现它用处的罪人。”他解释说。

而在今年的前些时间扎克伯格已经设计了一个叫做 Coursematch 的网站,它可以帮助学生看看还有谁和自己上同一门课。这个点子后来用到了 thefacebook.com 中,而且还能看到自己平时都在跟谁来往。

“这就是我做的东西——一些小小的计划,最后他们都会很好地组合在一起。”扎克伯格说。

都是最爱的音乐:不管我的电脑播放什么

作为纽约州韦斯切斯特镇多布斯费里居民(“我尝试假装自己是城里人但其实我不是”),扎克伯格在当地的 Ardsley 高中上学,之后在高三那年转学到了菲利普斯埃克塞特学院。

“Ardsley 没有很多电脑课程,高数课也没有很多。”

Facebook-and-Instagram-hacked

扎克伯格的编程之路始于他六年级拿到第一台电脑的时候,设计的第一个重要项目则是一个基于 Risk(一种征服世界的游戏) 而来的游戏。

“它围绕古罗马帝国来展开,”他说。“你会和凯撒做对手。他非常厉害,我一次都没赢过他。”

而《C++ For Dummies》(给初学者的 C++ 教程)是扎克伯格第一本正式的编程书,但他说大多数他学到的东西都是从和朋友聊天中得到的。

不过他转学到斯埃克塞特学院的原因却跟电脑一点关系都没有。

对于扎克伯格来说,这间学校最大的卖点是它的拉丁文课程。这位如今专注于电脑科学的年轻人一开始的打算是在哈佛学习古希腊和古罗马文学的。而实际上他确实可以按照他的计划来走——如果那个可以让他成为百万富翁的点子从未出现于他的脑袋中的话。

在他高中的最后一个学期,扎克伯格和朋友坐在一起,思考他的独立项目——斯埃克塞特学院的要求——到底要做什么好。“那时候我看到了电脑上的歌单,于是就想到,“你想,我的电脑不知道我下一首想听什么歌真的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他解释说。“所以我们就决定做这件事。”

Synapse 就这样诞生了。

和同班同学 Adam D’Angelo(现在是 CalTech 的学生而且他们俩依然是好朋友)一起,扎克伯格设计了一个程序,它可以学习听众的音乐品味,然后做出一个符合他口味的歌单。

“这个程序的学习模式是:它通过打分判断你到底有多喜欢一首歌,另外什么歌你会放在一起来听。”扎克伯格说。

这帮同学们还做了可以放到最流行的 MP3 播放器 WinAmp 中的插件,并且免费地放在网上。

但今天,扎克伯格并不太愿意去提这件事。“在这个时候来说,这个软件太老了,根本不值得这样讨论。”他说,试图转换话题。虽然如此,Synapse 这个“杀手级应用”确实是扎克伯格踏入这个世界的敲门砖。

而当科技网站 Slashdot.org 报道了这个学生做的网站后,收购信函就如雪花般飘来。美国在线、WinAmp、微软——还有其他公司——都表达了买下这个程序的兴趣。“一些公司马上就把价钱开到了 100 万,后来我们又收到了 200 万的报价,”他说。不过在刚开始的时候扎克伯格和 D’Angelo 并不打算把它卖掉。

“我确实不喜欢往我所做的东西贴上价格标签。这看起来就不应该是这样的。”扎克伯格说。但是当他们进入大学后,他们决定要接受收购——却发现那些公司已经对此不感兴趣了。

“在这件事上,我们真的是太天真的。”扎克伯格承认。今天,他仍然为这个产品保留了一个法律顾问。

Synapse 可能确实没有让扎克伯格赚到钱,但却让他走上了编程世界的地图。而在两年后,当 thefacebook.com 开始了在全国指数式地增长,这段经历让他对这种产品狂热和收购邀约做好了准备。

而到现在为止,thefacebook.com 已经被《纽约时报》、CNN 和其他主流新闻出版物所报道。扎克伯格还参加了一个 CNBC 的直播电视采访,并且接受了一些重要的软件公司代表邀请,在哈佛广场中受到非常好的招待。

但是,他还是坚持那个不变的策略:thefacebook 不会卖。

“这并不是我们的兴趣所在,”当聊到卖掉 thefacebook 这件事的时候,扎克伯格表示,“我的意思是,我们可以通过这赚很多的钱,但这不是我们的目标……我认为,每一个哈佛毕业的人都可以找到一份赚大钱的工作,但不是每个哈佛人都能拥有一个社交网络。我把 facebook 更多地看成是一种资源,而不是金钱。”

而在上个月,扎克伯格遭到了指控,说他这个哈佛网络名录的创意是抄袭而来的。那是因为三个普尔茨海姆大学的大四学生曾让扎克伯格帮忙做一个叫 ConnectU 的程序,一个在上个月上线、类似于 thefacebook 的网站。扎克伯格曾经短暂地参加过这个项目,但是很快就离开了——之后他推出了 facebook。

但扎克伯格否认这个盗窃知识产权的指控,认为这几个 ConnectU 创始人的说法是无稽之谈。

inside-facebook-take-a-tour-through-the-social-networks-new-york-city-headquarters

俱乐部与工作:工作是给那些弱者准备的

如果说卖掉 facebook 不是扎克伯格的计划,那么他打算怎么赚钱呢?

“我的目标是不上班,”他非常耿直地说。“做我爱做的事,而且没有人告诉我什么事该做,什么时候做好,这就是我所寻求的奢侈生活。”

但是谁为这样休闲的生活买单呢?

“我认为最终我可以做出一些能赚钱的东西来。”

而看回 facebook 这个网站,它其实现在已经在卖广告了,但扎克伯格说这些收入只是用来抵消那些服务器的费用而已。不过我们也可以看到,facebook 的商务经理已经在不同的网站上发布招揽广告的启事,而且 facebook 的广告收费卡也显示它对国内广告商非常感兴趣。

如今,你可以在 Facebook 上看到 AT&T、Wireless、美国在线和 Monster.com 的广告,另外还有哈佛一些组织的宣传,比如 Seneca Club’s Red Party,哈佛的调酒课程与 Mather Lather dance。

“现在在网站上确实有一些广告,这是因为网站本身是要花钱的,服务器也是。”扎克伯格表示。

但是未来 facebook 会卖给那个出最高价钱的竞拍者吗?

“可能当我对它不耐烦的时候,我们会去做别的事,”他说。“但在较近的未来,这件事(卖掉 facebook)并不会发生。”

但之后扎克伯格停顿了一下。

“不过这个“较近的未来”有可能就是之后的 7 到 8 天。”

题图来自:qz

插图来自:incsocialstudentimggoodthehackednews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分享经济下,Uber 司机如何对抗孤独感

2016-2-05 23:26下一篇

索尼面向国际市场推出第一款固态硬盘,价格可能是唯一掣肘

2016-2-05 18:28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