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客户端
下载客户端
关于我们 寻求报道 加入我们
公司 2016-2-25 16:06

人民群众力量大,纽约一帮愤怒的司机自己搞了个打车 app 来对抗 Uber

因为安全性而被乘客质疑的 Uber,在与司机的关系上,也没有特别和谐。在一个名为 Uber Drivers Network(“Uber 司机苦主联盟”)的 Facebook 的页面,你会看到一帮司机们因为 Uber 降低价格大吐苦水,或者组织抗议活动,呼吁大家团结起来反抗这个剥削人的公司。

不过,就像其中一个司机留言所说的,(“真的笑死我了,所有的司机在这里吐槽 Uber,然后我们明天就又继续用着它。要怪的不是 Uber,而是我们自己。我们才是傻不啦叽的人。”)就算他们有多么不满 Uber,凭着单薄的力量,也很难让 Uber 作出什么改变。但是这一次,这帮司机换了个更直接的方式来对抗 Uber:自己做个打车软件。

(SWIFT 演示视频)

这个号称由司机而造、为司机而来的打车软件名叫 SWIFT,在 Uber Drivers Network Facebook 页面的演示视频中可以看到,它可以在 iPhone 和 Android 手机上运行,界面和 Uber 很类似。这个组织的领导者之一 Abdoul Diallo 表示,“这是终结我们这些问题的方法。因为没有司机,也就不会有 Uber。”

Diallo 介绍,这个 app 是组织过去一年和软件开发公司合作设计的,目标就是把利润回馈给各位司机,而且司机们还会拥有这家公司(只有 SWIFT 这个 app 的公司)的股权,“为这个平台工作的每个人都是平等的。”

打开 SWIFT 的招聘页面,姓名、地区、电话等个人信息为必填项目,之后的 6 道题则有关各种对公司的看法、想不想拿股权等等。虽然不知道他们要怎么运营这个计划“0 佣金”的打车平台,但单从这个招聘页面来看,和 Uber 相比确实更看重司机们的想法。

uber4

做出一个合作社一样的打车平台和 Uber 这种巨头 PK 到底有没有戏?虽然很多人对此表示怀疑,但奥克兰一个专攻分享经济领域的律师 Janelle Orsi 却认为这个做法是有前景的。因为这些分享经济类的公司就其实质,也只是一个软件而已。

“像 Uber 这样的公司本身其实是没什么资产的,他们没有车,没有自己的基础设施,也没有自己的酒店。他们只不过是拥有一个平台和影响力而已。如果影响力失去了,那么就只剩下软件。而软件这种东西,大把人可以做出来。”

关于这位律师的看法,我是保留意见的,但不可否认,就算在 Uber 已经做到在独角兽中市值排名第一的今天,想要超越它的打车平台依然在涌现。比如将要登陆纽约地区的 Juno

“很多 Uber 司机的抱怨仿佛都没有被听到,而 Juno 要做的就是解决 Uber 在这些年都没解决的痛点。”

Juno 的创始人 Talmon Marco 表示,他们将会使用特别的技巧来吸引司机入入驻,比如付给司机更多的钱(他们收取的佣金只有 10%),设立一个全天候 24 小时的呼叫中心,接听司机或者乘客的报告(Uber 基本要求司机通过邮件来反馈意见,而且大多是由在菲律宾的外包公司处理的),还打算把公司 50% 的股权分给司机。

juno-uber

另外,Juno 还打算处理一个 Uber 一直以来存在的难题:打车平台公司和使用这个平台的司机到底是什么关系?在 Uber 中国官网,所用的词语是“合作伙伴”,而不是“雇员”或者“合同工”。去年 12 月,西雅图市议会通过新的法令,允许 Uber、Lyft 以及其他汽车共享应用的司机成立工会,间接承认司机是企业的正式雇员。Marco 表示,Juno 对于这个问题的解决办法是,让司机去选择希望被划分为雇员还是独立合同工。

关于共享经济,我最不认同的就是这个部分。如果我负责设定价钱,而你们和我们一起工作,那么你就是公司的员工。

不过,在这个高度发达的商业社会,Juno 想要成功,除了这种乌托邦式的情怀,还是要以产品本身来说话的。

题图来自:nationofchange

插图来自:cnn

有好的产品或者项目希望我们报道,猛戳这里 寻求报道

文章评论(-)
后参与讨论
正在加载中

3D 打印再显神通,帮助高龄患者更换脊椎

2016-2-25 16:23下一篇

过年红包没抢过瘾,有人用微信群玩起了红包赌博

2016-2-25 15:09上一篇